Load mobile navigation

人类最早的画作与史前人类的洞穴壁画

人类最早的画作与史前人类的洞穴壁画

人类最早的画作与史前人类的洞穴壁画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光明日报》(尹亚利北京外国语大学希腊研究中心主任):2018年9月12日,著名科学期刊《自然》的网站上发表了来自南非的一篇报道,题目为《南非布隆伯斯洞穴发现7.3万年前的抽象绘画》,10月4日出版的第562期《自然》期刊用了16页的篇幅全文发表了这篇报告。整个文章的焦点是一块长不到6厘米、最宽不到2厘米的小石块。石块上有交错的9根红色线条。这块小小的石块2011年在布隆伯斯洞穴出土,虽然其貌不扬,但众多科学家对它研究了长达7年之久,最终得出了一个令世人震惊的结论:这几条红线是人类历史上最早的画作,而且是抽象派的画作。

人类最早的画作

报道引起了国际考古界、美术界的轰动。《自然》杂志向来以严谨的科学态度而著称,其权威性举世公认,很多诺贝尔奖得主的研究成果都曾在这一期刊上发表过。据报道,早在2018年2月这篇论文就提交到了《自然》杂志,直到8月7日才获得通过,可见这一报告经过了重重审核才得以发表,其结论得到了权威性的承认。

有关报道随即越来越多地出现在国际媒体上。据报道,在同一个洞穴中,在同年代的堆积层中,科学家还发现了一些大贝壳,里面装有红褐色的赭石颜料。科学家认为,这显然是古代画家使用的颜料盘。颜料盘和画作相互印证,似乎让人们确信这里曾经有过人类早期的艺术创作活动。

这些线条究竟是有意识的“艺术创作”还是无意识的涂鸦,甚至只是在石器时代的人类削磨石器工具的时候留下的痕迹?

科学家曾用多种试验方法,对这个小石块上的图案进行了“现场重现”。他们分别使用带有锋利边缘的赭石、用画笔蘸着按照比例稀释了的赭石颜料等进行多次模拟,然后对不同的结果进行对比,通过电子显微技术、激光技术、化学分析、物理学分析等等多种手段精心研究,最终认为这些线条不是石块本身的颜色,而是附着在石块表面上的;不是用笔或类似笔的工具将颜料画上去的,而是直接用很锋利的赭石画笔,如同使用蜡笔一样,有意识地在打磨过的岩石上绘制出来的。画笔的笔尖厚度只有1至3毫米。因此,可以确认的是,这几个线条是石器时代的智人有意识地“创作”出来的。研究报告第一作者、挪威卑尔根大学的考古学家克里斯托弗·亨希尔伍德说,“这些线条绝对是人为画上去的,我们重建实验的时候,发现手臂要非常用力才能画上相同的线条”。

随之的问题便是这几根线条究竟画的是什么。

有观点认为,这显然是一幅画作的一个组成部分,因为在石块的边缘部分线条中断得非常突兀,显然是一个大型画作的一个小小的碎片。如果真是这样,那么原作会是什么?

据研究认为,这是人类最早的抽象画作。这种说法也许是与我们已知的洞穴壁画相比较而得出的结论。无论在西班牙、法国还是在其他国家发现的古洞穴壁画里,画面上大多是具象的绘画,如人、牛马或其他动物。此次发现的石块上仅有几根线条,因此,人们很容易联想到抽象艺术。不过,南非历来是野生动物的乐园,既然西班牙、法国的古洞穴壁画里多次出现过牛的形象,我们完全可以想象生活在非洲的古人类也许画的是当地特有的动物斑马,它们四百万年前就已经出现在这里了。当然这只是猜测而已,这几根线条延伸出去究竟会是何种惊人巨作,目前只能去想象。

也有观点认为,这几根线条似乎构成了一个井字符号,如果真的如此,说明人类在7万年前就已经开始使用有象征意义的符号了,而以往的观点认为人类是在4万年前开始使用符号的。符号的出现为人类文明发展的一个重要的标志,语言、数学、艺术等最初都是由的简单符号起源的。也许这是当时人类用于计数、记忆的标志,里面包含了复杂的信息。

这个图案究竟是什么,科学家还很难得出结论,而且很可能最终也不能得出定论,因为已经发现的图案实在太小了。也许将其定义为抽象画才是目前最恰当的说法。我们期待能够发现更多的带有图案的石块,帮助我们揭开这个秘密,告诉我们更多的关于我们人类文明发展的故事。

知名史前洞穴

布隆伯斯的小石块再次引发了人们对史前洞穴壁画的兴趣。至今在世界上包括中国在内的70多个国家数千个地点都发现了岩画,时间从几千年前到几万年前不等。一些洞穴壁画的年代经过研究不断前推,使得人们对人类自身艺术能力发展的前点究竟在何处以及何为史前洞穴壁画之滥觞产生了越来越大的兴趣。

由于自然灾害,残留至今的洞穴艺术只是很小的一部分。这很小的一部分往往得益于该地区的自然环境,加上许多洞穴在地壳运动中崩塌,不受自然的侵害和人为的破坏,得以保持洞穴绘画线条的清晰和颜色的鲜艳。目前最为著名的保存完好的洞穴有阿尔塔米拉洞穴、肖维特洞穴、拉斯科洞穴等。

其中最早被发现的是约1.7万年前的西班牙阿尔塔米拉洞穴。

1879年在西班牙发现的阿尔塔米拉洞穴壁画是现代人对史前洞穴壁画的初体验。当时这一发现并不被认可,甚至被斥为伪造。究其原因,首先是岩洞壁画初次被发现,人们对其存在完全不了解;其次是洞穴壁画风格过于现代,几乎与当时的现实主义绘画风格相同。

人们普遍认为,人类艺术是从简单到复杂、从低级向高级发展的。旧石器时代的人类甚至还不会制造陶罐,怎么可能画出极具现代风格的绘画呢?直到之后史前洞穴壁画不断被发现,这里的洞穴壁画才被认定是1.5万年前旧石器时代的原作。

洞穴壁画中有野马、野猪、鹿、山羊、野牛和猛犸等各类动物,绘画风格写实,以红、黑、紫色为主,采用重彩手法刻画出来千姿百态、栩栩如生的动物形象。洞穴壁画颜料是矿物质、炭灰、动物血,再加入动物油脂混合而成,色彩至今仍鲜艳夺目。阿尔塔米拉洞穴壁画具有丰富的表现力,成为史前洞穴壁画艺术的高峰。

而1994年在法国南部发现的肖维特洞穴壁画,则被公认为是人类史前洞穴壁画中的老大。

首先是规模大。壁画中有14种400多个动物画像,用栩栩如生来描述毫不为过。尤其重要的是,很多壁画中的动物现在都已经灭绝,原来人们只能从化石上去了解它们的模样,洞穴壁画使我们看到了它们的真面貌。

其次是年代久。最初人们认为这些洞穴壁画作于2.4万至2万年前。法国科学家经过长达15年研究,于2016年宣布,这里的洞穴壁画最早可以前推到3.7万年前。他们采用放射性碳测年法对洞穴中的壁画与木炭、动物化石等200多件文物进行对照测年,发现这些文物是出自两个历史时期的。第一期是3.7至3.3万年前,第二期是3.1至2.8万年前。他们的结论巩固了肖维特洞穴壁画作为史前古洞穴壁画老大的地位。

再有就是技艺精。老大地位不仅是久远的年代,更为重要的是高超的绘画水平。3万多年前的画作中包含了现代绘画的基本技巧,如线条勾画、透视原理、利用虚实线条制造动感、利用阴影制造立体感等。生活在茹毛饮血时代的智人在绘画水平上竟然完美穿越数万年的时光,达到现代人的水平。

为了保护肖维特洞穴壁画,法国政府决定岩洞永远不会对外开放,只有进行专业保护的人员根据需要才能每年进洞两次,每次不超过2小时。法国政府采用高精度激光装置对洞穴壁画进行了精准扫描,建立1.6亿个扫描点,并拍摄了6000多幅高像素数码照片。根据这些资料,在岩洞附近建造了一座高仿真洞穴,真实还原了洞穴壁画。仿真洞于2015年8月25日对公众开放。虽然是高仿,依然吸引了大量游客甚至岩洞专家到此参访。

同样位于法国南部的拉斯科洞穴有1.8万年的历史。1940年岩洞被发现的时候,处于战争中的法国已经被德国法西斯占领,发现岩洞的消息没有被公开,直到1948年,拉斯科岩洞才对公众开放,并随即引起轰动。洞中的洞穴壁画有1000多幅,包括多种动物和人形,图案精美。

岩洞内的“公牛厅”或称“圆形厅”绘满了野牛、鹿、熊等,最为引人注目的是一幅长5米多的大型野牛洞穴壁画,用笔简练,形象逼真,姿态生动,被认为是史前洞穴壁画中的精品。令人最感兴趣的是一幅鸟人与公牛的画作。一个鸟首人身的人躺在地上,一只被长矛刺穿的受伤的公牛瞪圆了眼睛怒视着鸟人,旁边是折断的矛和标枪。

岩洞被开放参观后,洞穴壁画很快受到了腐蚀破坏,一些颜色褪去脱落,从1963年起,法国文化部决定关闭洞穴。2016年,洞穴的总体仿真完成,全部高仿洞穴壁画对公众开放,人们得以重见洞内的辉煌。

除了这几个洞穴之外,西班牙埃尔卡斯蒂约洞穴和印度尼西亚苏拉威西洞穴壁画都因年代久远而闻名。

据国际媒体2012年6月报道,在西班牙北部发现了欧洲最为古老的洞穴壁画,距今至少4.08万年。洞穴壁画上有很多手模喷绘,以及点状、棒状绘画。在这一洞穴壁画发现前,人们一直认为法国的肖维特洞穴壁画是人类最早的洞穴壁画。壁画的年代测定没有使用最权威的放射性碳测年法,因为壁画的颜料不是使用的有机颜料。科学家通过使用铀放射性衰变法最终将壁画的年代确认为约4万年前。

另据国际媒体2014年10月报道,印尼苏拉威西岛上7座洞穴内发现距今至少4万年历史的史前绘画,用喷绘手法绘制了一头鹿豚、一只类似猪的动物和一些人类手印。科学家使用高精密方法测定认为,手印有3.99万年的历史,是已知世界上最古老的人类手印。鹿豚的年代至少3.54万年,是世界范围内最早的具象绘画之一。英国《自然》杂志认为,这一发现及研究结果,对认为欧洲处于现代人类智慧和文化演变的关键阶段中心地位的传统观点提出了挑战。

洞穴壁画的目的

艺术家们对于洞穴壁画的艺术手法、表现形式、抽象还是具象等已经进行了非常深入的研究,洞穴壁画的创作给很多艺术家提供了灵感。然而这些史前洞穴壁画隐藏的秘密太多,一系列的密码需要继续被破译。例如,在旧石器时代人类生活条件极为艰难的情况下,这些洞穴壁画是如何创作出来的?洞穴壁画的创作者是什么样的人?洞穴壁画究竟要表达些什么?

破解洞穴壁画密码不但是考古学家、艺术史学家的追求,而且引起更多人的好奇和期待。

考古学家对史前洞穴壁画的使用材料和绘画方式得出了推测性的结论,认为大部分洞穴壁画使用的颜料是天然矿物颜料红色和黄色的赭石,黑色多为木炭,用动物脂肪将其混合后,使用芦苇笔涂刷在岩壁上。在使用喷涂法绘画时,很可能先在岩壁上涂抹上油脂等黏性物质,再用空心芦苇将粉状颜料吹喷上去。

洞穴壁画的创作者究竟是一批什么样的人?这些绘制洞穴壁画的人应该是史前人群中具有更多“艺术细胞”的佼佼者,称其为“艺术家”并不为过。人人都可以欣赏艺术,却不是人人都能够成为艺术家。艺术家具有更加敏锐的感知力、更加深刻的理解力和更加细腻的表现力。创作洞穴壁画的史前艺术家显然就是这样的一群人。他们可以准确地勾画出野兽的轮廓图,懂得配色法,知道如何用不同的手段上色来体现不同的效果。他们甚至懂得透视原理,通过阴影深浅使得画作具有立体感。

史前洞穴壁画创作的目的是什么,这或许是最令人困惑的问题。智人已经懂得如何用贝壳制作项链等装饰,但那些戴着贝壳项链的智人是为了美感还是为了表明其与众不同的身份,我们并不清楚。洞穴壁画创作是艺术家的自我表达、为其他人提供艺术欣赏还是另有其他的实用价值?换言之,史前洞穴壁画这种“艺术创作”是不是“为艺术的艺术”?

旧石器时代的洞穴壁画中很少有植物,人的形象相对较少,最多的图案是动物,因此有专家认为古人绘制洞穴壁画的目的是为了祈求在猎取食物的时候能够更加顺利。然而在大量动物图案中,除了牛、马、羊、鹿以及一些小动物可以作为肉食外,还有大量狮子、熊甚至犀牛、猛犸象等大型动物。因此,也有人认为,这些绘画带有巫术的性质,为了祈祷人类不受到这些猛兽的袭击,巫师们通过绘画与其进行灵魂的沟通。

洞穴壁画大多位于岩洞深处,那里光线幽暗,空气潮湿。可以想象,幽暗之中,智人们聚集在一起,闪烁的火把光下,岩壁上晃动的人影和凶猛的野兽图案交相辉映。岩洞外传来猛兽的咆哮,眼前巫师手舞足蹈发出驱邪的吼声。这种场景在几万年前完全有可能出现。

拉斯科岩洞中倒地的鸟人,也许正是一位作法的巫师。很多洞穴出现的手印图案可能是人类对野兽爪印的模仿,但如果与动物形象在一起,也可能是巫术活动中控制力的表现。直到现在,在一些迷信活动中,手印依然具有特殊的力量。

史前洞穴壁画也许当时是作为巫术出现,但在现今却具有极大的艺术价值。绘制图像的能力是人类独有的。史前的人类能够有意识地绘制出图案是人类进化、文明发展的重要阶段性标志。不是所有的绘画都是艺术,但绘画的能力无疑是艺术的起点。

鲁迅先生1934年在《门外文谈》里说过:“画在西班牙的亚勒特太米拉(阿尔塔米拉)洞里的野牛,是有名的原始人的遗迹,许多艺术史家说,这正是‘为艺术而艺术’,原始人画着玩玩的。但这种解释未免过于‘摩登’,因为原始人没有19世纪的文艺家那么闲,他画一只牛,是有缘故的,为的是关于野牛,或者是猎取野牛,禁咒野牛的事。”这段话对于今天我们应该如何看待史前岩洞壁画依然很有启发。《光明日报》(2018年11月28日 13版)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