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英国伦敦泰晤士河畔出土500年前穿着大腿靴的中世纪男子

专家为该男子的皮靴定年,结果落在15世纪晚期或16世纪早期。 COURTESY OF MOLA HEADLAND INFRASTRUCTURE

专家为该男子的皮靴定年,结果落在15世纪晚期或16世纪早期。 COURTESY OF MOLA HEADLAND INFRASTRUCTURE

伦敦的考古学家正在研究一名30多岁的成年男性骨骸,他已经在地下静静躺了超过500年。 COURTESY OF MOLA HEADLAND INFRASTRUCT

伦敦的考古学家正在研究一名30多岁的成年男性骨骸,他已经在地下静静躺了超过500年。 COURTESY OF MOLA HEADLAND INFRASTRUCTURE

考古学家和伦敦考古博物馆(Museum of London Archaeology)的专家在为泰晤士河潮路管道进行探勘发掘时找出一副500年前的骸骨。 COUR

考古学家和伦敦考古博物馆(Museum of London Archaeology)的专家在为泰晤士河潮路管道进行探勘发掘时找出一副500年前的骸骨。 COURTESY OF MOLA HEADLAND INFRASTRUCTURE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Roff Smith 编译:石颐珊):英国伦敦泰晤士河(River Thames)畔出土了一名中世纪男子遗骨,展示出他艰困的人生与神秘死因。

考古学家在发掘泰晤士河潮流管道(Thames Tideway Tunnel)——昵称伦敦「超级下水道」的巨型管道系统——旁的一处遗址,并找到一名中世纪男子的骨骸,他死亡时连靴子都还没脱下。

「15世纪晚期的靴子极度罕见,更别提还穿着靴子的骨骸了,」伦敦考古博物馆(Museum of London Archaeology)的贝丝.理查森(Beth Richardson)说。 「而且这款上缘往下折的「大腿靴」在当时很少见。这双靴子应该很贵,至于这名男子如何得到它们则是个谜。这是双二手靴吗?是他偷来的吗?我们不知道。 」

在伦敦的大型工程计划中挖出尸骨的情形并不少见,土地在漫长时间中不断被重复利用,许多墓园砌成后又被遗忘。然而考古学家立刻就注意到这副遗骨不大一样。

骸骨的姿势——面朝下,右臂高举过头,左臂折起——显示他并没有被慎重埋葬。他也不大可能穿着皮靴入葬,因为当时皮靴昂贵,可以卖个好价钱。

根据这些线索,考古学家相信这名男子虽然死因不明,但应该属意外身亡。或许他跌入河中却不会游泳。又或许他受困潮间带的淤泥之中而溺毙。
水手、渔夫,或「清沟工」?

500年前,泰晤士河的这段河道——大约在伦敦塔(Tower of London)下游3.2公里处——是个繁忙的水上街区,充满码头和仓库,工坊和酒馆。当时河道两侧立着约4.6公尺高的伯蒙德赛墙(Bermondsey Wall),这是中世纪时为了保护河岸建物免受涌潮水患所建的工程。

依据出土地点判断,这名穿着长靴的男子可能是名水手或渔夫,且有具体证据支持这样的可能性。他的牙齿上有明显沟槽,可能来自反覆咬紧绳索的动作。他也可能是个「清沟工」(mudlarker),这个俚语指称那些在低潮时沿着泰晤士河泥泞河滨寻宝的人。他那双貌似防水长靴的靴子非常适合这种工作。

「我们知道他长得非常强壮,」妮亚芙.卡提(Niamh Carty)说,她是伦敦考古博物馆的骨骼学家。他胸膛和肩膀上的肌肉附着点非常醒目。这些肌肉来自长时间从事大量反覆的重劳动工作。

从事这样的工作得付出身体代价。这名长靴男子虽然才30多岁,却饱受骨关节炎(osteoarthritis)之苦,他的脊椎也因为多年来重复弯腰与提重物而已经开始出现椎体融合。左髋部的伤显示他行走跛瘸,而且他的鼻子至少断过一次。也有证据显示,他的前额受过钝器外伤,已在死前愈合。

「他的日子并不好过,」卡提说。 「在当时看来,30几岁已是中年,但就算这样,他的生理年龄还是更老。」

调查正在持续进行。同位素分析(isotope analysis)将会阐明这名男子在何处长大,他是外来移民或是伦敦在地人,还有他的饮食内容。

「他的家人得不到任何答案或坟冢,」卡提说。 「我们在做的事情是在缅怀他。我们让他的故事终于为人所知。」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