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坦桑尼亚塞伦盖提国家公园摄影师拍到极为罕见的“金毛”局部白化症斑马

一只患有局部白化症(partial albinism)的斑马走过塞伦盖提国家公园(Serengeti National Park)的一个峡谷。 有少数白化斑马被

一只患有局部白化症(partial albinism)的斑马走过塞伦盖提国家公园(Serengeti National Park)的一个峡谷。 有少数白化斑马被人类圈养,但这次的目击确认了至少有一只「金毛」斑马生活在野外。 PHOTOGRAPH BY SERGIO PITAMITZ

看来这只外表特殊的斑马已经被它的同伴们所接受。 斑马大多以声音和气味互相辨认──专家表示一只金色斑马能够正常地融入族群并不令人意外。 PHOTOGRAPH BY

看来这只外表特殊的斑马已经被它的同伴们所接受。 斑马大多以声音和气味互相辨认──专家表示一只金色斑马能够正常地融入族群并不令人意外。 PHOTOGRAPH BY SERGIO PITAMITZ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NATASHA DALY 编译:潘可华 ):摄影师拍到极为罕见的「金毛」斑马,科学家表示:「照片证明患有白化症的斑马能够存活于野外」。

2019年2月17 日,在坦桑尼亚(Tanzania)塞伦盖提国家公园(Serengeti National Park)里,一处安静峡谷中的水坑附近,摄影师塞尔乔. 皮塔米兹(Sergio Pitamitz )正准备要拍摄迁徙中斑马的影像。 但当几十只斑马缓慢地步行到空地中时,他发现了一个不寻常的景象:一个显眼的浅色亮点。

「一开始,我以为那只是一只在尘土里打滚过的斑马,」皮塔米兹说。 但当他看着这只动物涉水而行并开始喝水时,他才意识到「尘土」并未被洗掉。 于是,他兴奋地按下快门。

这只金色的斑马很可能患有局部白化症(partial albinism)。 这种情况在斑马中非常罕见,好几名科学家都同意,包括格雷格. 巴尔许(Greg Barsh)。 巴尔许是哈德森阿法生物技术研究院(HudsonAlpha Institute for Biotechnology)的一名遗传学家。

这只斑马与其它「正常」斑马相比,严重缺乏黑色素(melanin;一种存在于皮肤中的天然色素)。 于是,它的条纹颜色显得非常苍白。

「我们对于斑马的白化症一无所知,」巴尔许透过电子邮件说道。 「这样的动物太难寻得了。 尽管根据报导,有人曾在野外目击过白化症斑马,但只有在圈养的环境下它们的存在是受到证实的。 」有几十只患有局部白化的斑马住在肯亚山国家公园(Mount Kenya National Park)的一个私人保护区内;另外,有一只叫做柔伊(Zoe)的斑马,在夏威夷的动物园出生时也患有白化症,它在保护区内度过了它的一生, 直到2017年去世。

巴尔许还说,这次目睹金色斑马的事件,代表在肯亚以及肯亚附近,导致「局部白化症」的遗传变异影响力可能扩散得比我们之前所意识到的更广泛。

是群体中的一份子

皮塔米兹的照片证明了患有白化症的斑马可以在野外生存,而且它们似乎也被「正常」的斑马所接纳,巴尔许说。

芮恩. 赖瑞森(Ren Larison) 是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Los Angeles)的一名生物学家,他曾经接受国家地理学会的赞助。 他注意到在肯亚山私人保留区的「金毛」雄性斑马,行为「就像拥有后宫的种马」一样,组成标准的「一夫多妻」斑马群。

且在野外,其它颜色特殊的斑马(比如身上有斑点的斑马和黑色条纹特别多的斑马)也能与族群相处融洽,巴尔许说。 这些外表特殊的斑马将头互相倚靠在同伴身上、交配、并做着和普通斑马一样的事。

「虽然在被族群接纳方面不成问题,」巴尔许和赖瑞森说,「但患有局部白化症的野生斑马在自我保护方面可能面临挑战。 我们尚未精确知道斑马身上的粗线条的所有用处(例如: 没有任何证据显示条纹可以制止掠食者、或具有保护色作用 ),但有强而有力的证据显示,它们的条纹可以阻挡吸血蝇。 」

提姆. 卡罗(Tim Caro)──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Davis)的一名演化生态学家,曾经广泛地研究过斑马条纹与吸血蝇之间的关系,他说,浅色条纹有可能无法像黑色条纹一样成功阻挡苍蝇。

虽然我们无法肯定要多深的条纹才能够成功阻挠苍蝇,但如此稀少金色斑马存在于野外的这个事实,暗示了白化症在某些方面可能是有害的,卡罗说。

在黑暗中摸索

完全或局部白化症在人类与家养动物(例如: 老鼠、马、和天竺鼠)中有高度的研究。 但有关家养动物白化症的知识,对于了解「白化症对野外生存的潜在影响」并没有用处,巴尔许说。

「试着了解一只我们免强才能接近的动物的变异现象是个挑战,」他说,「虽然在肯亚,受人类圈养的白化症斑马数量足以让我们研究遗传学,但它们还满容易受惊吓的,也因此,要采集到它们的血液样本颇为艰难。 」

皮塔米兹的照片帮助了人们进一步了解野生斑马的白化症。 对他来说,拍摄到金色斑马就好像中了乐透彩一样。 这是他第二次「中乐透」──两年前,他在机缘巧合下拍摄到了一只肯亚极为罕见的黑色薮猫。

「拍摄野生动物需要热情与耐心,」塞尔乔说,「但有时,运气也会助你一臂之力!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