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被做成壮阳药而濒危的秘鲁“的的喀喀湖蛙”如何靠盗猎者翻转命运?

的的喀喀湖蛙因为可以制作成一种称为「青蛙汁」的壮阳饮料,因此常被盗猎,极度濒危。 PHOTOGRAPH BY JOEL SARTORE, NATIONAL GE

的的喀喀湖蛙因为可以制作成一种称为「青蛙汁」的壮阳饮料,因此常被盗猎,极度濒危。 PHOTOGRAPH BY JOEL SARTORE, NATIONAL GEOGRAPHIC PHOTO ARK

垃圾四处散布在的的喀喀湖岸,改变湖水酸度,经由皮肤皱褶吸收氧气的湖蛙会因此而受害。 PHOTOGRAPH BY RODRIGO ABD, AP

垃圾四处散布在的的喀喀湖岸,改变湖水酸度,经由皮肤皱褶吸收氧气的湖蛙会因此而受害。 PHOTOGRAPH BY RODRIGO ABD, AP

超过24名秘鲁妇女组成团体,其中一些人曾是盗猎者。 她们编织并贩卖发想自湖蛙的手工艺品来增加收入。 PHOTOGRAPH BY ERIN STOTZ

超过24名秘鲁妇女组成团体,其中一些人曾是盗猎者。 她们编织并贩卖发想自湖蛙的手工艺品来增加收入。 PHOTOGRAPH BY ERIN STOTZ

的的喀喀湖蛙是该湖的一种象征,也是秘鲁人的骄傲,这就是为什么秘鲁与玻利维亚的政治人物近年来会一起合作清理这座湖。 PHOTOGRAPH BY PETE OXFO

的的喀喀湖蛙是该湖的一种象征,也是秘鲁人的骄傲,这就是为什么秘鲁与玻利维亚的政治人物近年来会一起合作清理这座湖。 PHOTOGRAPH BY PETE OXFORD, MINDEN PICTURES/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Rachel Fobar 编译:涂玮瑛):秘鲁妇女正在贩卖的手工艺品,发想自濒危的的喀喀湖蛙。在秘鲁,有一种被某些人称为「青蛙汁」的饮料。 这是一种传统制剂,以剥皮的生青蛙混合印加萝卜与蜂蜜等食材制成。 这种「滋补剂」大多以壮阳药的名义贩卖,不过也宣称能治疗从气喘到骨质疏松等各种疑难杂症。(目前无科学证据证实其效用。)

青蛙汁选用的是的的喀喀湖蛙(Telmatobius culeus)。 这种青蛙在过往是相当常见的两生类(它的皮肤有许多皱褶,因而有「阴囊蛙」的昵称),但现在情况已变得十分严峻,所以负责订立物种保育状态的国际自然保护联盟将它列为极度濒危。 罗莎. 埃莲娜. 泽加拉. 阿德里安辛(Rosa Elena Zegarra Adrianzén)是秘鲁国家森林与野生生物管理处的生物学家,她估计这种蛙的数量现在可能只有大约5万只,要知道确切数量是很困难的,因为那座湖很深。(这种蛙为底栖生物。)

陷入困境的湖蛙也面临另一威胁。 在2016年,有将近1万只湖蛙尸体在一条流入的的喀喀湖的河流堤岸附近被发现,死因可能是污染。

流入的的喀喀湖里的垃圾包括尿布、针筒、医用手套,这些垃圾在蛙类的死亡地点附近处处可见,也有死鱼也漂浮在水面上。

汤姆.威弗(Tom Weaver)说:「两生类就像海绵,它们会吸收任何进入水中的东西。」他是丹佛动物园爬行类与鱼类的助理策展人,该园是北半球第一个成功培育的的喀喀湖蛙的机构。

威弗说,湖蛙相继死亡是相当常见的现象,特别是在该区的雨季期间,亦即1月至3月。 降雨可能将矿渣与牲畜排泄物冲刷到湖里。 罗伯特. 伊莱亚斯(Roberto Elias)是野生动物兽医,也是丹佛动物园秘鲁保育计划主管。 他说,最重要的是塑料瓶、塑料袋与其他垃圾污染了湖滨区域。 这种污染改变了湖水的酸度,并杀死为湖水供氧的植物,使的的喀喀湖蛙受到伤害,因为它们是经由皮肤皱褶吸收氧气。

「你能看到人们将垃圾丢进湖里。 」伊莱亚斯说:「我们需要充分教育民众。 」

救蛙匠人

最近有超过24名妇女组成一个团体,而且其中有某些人过去曾盗猎过的的喀喀湖蛙。 她们开始在每个月集合数次来制作针织青蛙玩具、有针织眼睛与悬垂耳罩的绿色青蛙毛线帽,还有以纱线制作的青蛙手指偶(这是她们最热门的产品)。 她们在湖岸摊位展示手工艺品,而且在贩卖商品时还会向顾客介绍的的喀喀湖蛙,以及这些蛙有多需要保护。

这群妇女在2015年开始这项事业,当时丹佛动物园的一名生物学家以投影片介绍的的喀喀湖蛙,描述它们的生活史,并概括保护它们的方式。

涅利妲. 阿德拉. 阿帕札(Nelida Adela Apaza)是该团体的领袖,她的努力获得动物园支持,她说那些手工艺品并不算非常赚钱。 帽子的价格大约是8美元,手指偶大约30美分,而这些妇女必须等到手工艺市集或去普诺才能贩卖商品。 阿帕札说,这些妇女参与的目的不是为了赚钱,而是因为她们在乎。 「她们想保育这种蛙,也同时想帮助环境。 她们很担心这种湖蛙,因为它们濒临灭绝,却也是的的喀喀湖的亮点。 」

艾尔维拉. 浦玛(Elvira Puma)来自塔卡萨雅村(Tacasaya),她说自己曾捕捉湖蛙,将活蛙卖给普诺的商家与个人买家,普诺是毗邻该湖的城市,位于秘鲁东南部。 她说卖五只蛙能得到大约30美分。 她解释自己的家族原本一直从事这行,她以前也不知道这种湖蛙已经濒危,后来才从丹佛动物园的研究人员那里得知它们的困境。

她说:「我当时很吃惊。 」浦玛说,即使她卖湖蛙能比卖手工艺品赚更多钱,她也不会再抓它们了。 她说:「抓湖蛙是被禁止的事。 」而且这些湖蛙「面临灭绝危机」。

「我们正在失去湖蛙」

卢卡斯. 多罗杰安尼(Lucas Dourojeanni)是秘鲁国家森林与野生生物管理处的通讯主任,他说尚未进行「针对的的喀喀湖蛙现存数量的近期调查或估算」,而且「5万只湖蛙的数目似乎是几年前相当保守的估计」。

罗伯特. 伊莱亚斯说,虽然没有准确的现存湖蛙统计数据,但我们确实知道「我们正在失去湖蛙」。

根据泽加拉. 阿德里安辛的说法,在2018年最后几个月,超过4000只湖蛙以公共巴士走私,从秘鲁南部运到首都利马。 而且自2018年9月起,还有数百只湖蛙从秘鲁市场被查获,活蛙及死蛙都有。

伊莱亚斯说,玻利维亚与秘鲁的政治人物已参与提议保护该湖的措施,因为的的喀喀湖对两国都是重要的水源。 在2016年,他们签署一项协议,承诺会花5亿美元来清理该湖,包括在秘鲁建设十座水处理厂的资金。 伊莱亚斯说,今年下半年秘鲁政府也会将一幅湖蛙插图放到一种面额的秘鲁钱币上,以提高民众对这种动物的认识。

「这种湖蛙就像这座湖的象征,」他说:「如果秘鲁人要与这座湖共生,他们也需要与湖中的野生动物共生,而对民众而言,湖蛙是最重要的野生动物之一。 」

这也是这群妇女如此积极参与手工艺团体的部分原因:湖蛙是秘鲁人的一项骄傲。

詹姆斯. 贾西亚(James Garcia)是丹佛动物园的外展专家,他说对动物园而言,重要的是帮助这些妇女增加收入(即使只有增加一点),而非只是责备她们盗猎。 他说:「如果这些妇女连家都养不起,还要怎么保育青蛙呢? 」

阿帕札提供纱线,并教授新的编织技能制作手工艺品,她说这些妇女很高兴能帮忙解决问题。 「我们只是一小粒沙,但能帮忙保育一个物种。 」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环球趣视频”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