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2018年美国有将近500匹纯种赛马死亡 为什么赛马这么危险?

赛马──像在照片里看到的这些马儿,正在马里兰州巴尔的摩(Baltimore, Maryland)2017年的普里克尼斯赛马(Preakness Stakes)中

赛马──像在照片里看到的这些马儿,正在马里兰州巴尔的摩(Baltimore, Maryland)2017年的普里克尼斯赛马(Preakness Stakes)中进行比赛。 牠们常常因四肢受伤而死亡。 PHOTOGRAPH BY ROB CARR, GETTY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RACHEL FOBAR 编译:潘可华):2018年,美国有将近500匹纯种赛马死亡。 这篇文章将告诉你原因。

每年春天,美国跑得最快的纯种马都会参加拥有百年历史的三冠王(Triple Crown)比赛。 此时,带着大帽子的赛马粉丝与愉悦的观众们会聚在一起,观赏这些优雅的动物在跑道上冲刺。

尽管赛马是非常受欢迎的运动,它对马匹和骑士来说都非常危险。 根据赛马俱乐部(Jockey Club)的马伤数据库 (Equine Injury Database)显示,2018年在美国有493匹纯种赛马死亡。

最大的死亡原因是四肢受伤,其次才是呼吸系统、消化系统和多器官系统的疾病。

事实上,在加州圣塔安妮塔跑马场 (Santa Anita Park)近几个月的23起马匹死亡事件当中,绝大部份就是因为四肢受伤而导致。

加州赛马委员会(California Horse Racing Board)的马匹医疗主任──瑞克. 阿瑟(Rick Arthur)说:「会发生这些死亡事故,可能是因为如今的赛马竞争变得更加激烈了。 」

「马匹无法得到充分的休息。 尤其是在温暖的地方,比如南加州,那里的马儿全年都在比赛,」他说。

「要一名运动员全年12个月都维持在最佳状态是非常困难的。 」

圣塔安妮塔前所未有的马匹死亡数量也让人们再次重视这项运动的安全性。

例如,在2019年3月,美国国会两党代表提出了一项联邦法案──2019年赛马廉政法案(Horseracing Integrity Act of 2019)。 这将为创造出一套全国统一的赛马药物测试标准,目前赛马行业是由各州各自监管。

至于赛马俱乐部──一个致力于促进纯种马匹繁殖与比赛的机构──是支持这项法案的。

「是时候加入世界上其他伙伴,一起采取最好的措施保护赛马的健康与安全了,」赛马俱乐部在某项声明中这么表示。

致命的伤

对人类来说,断了一条腿很容易治疗;但对马儿来说,常常等于被宣判死刑。 那是因为马儿腿里的软组织太少了,于是骨头时常刺穿皮肤或切断肢体其它部位的血液循环,使牠们更容易受到感染。

在一些比较严重的例子里,骨头摔个粉碎,几乎不可能被重建。

就算马儿的骨头可以被重置,也会有好几个礼拜的时间骨头无法承受重量。 如果这些马儿无法相对均匀地将牠们的体重配到四肢,牠们就有风险得到蹄叶炎(laminitis)──那是一种可能会致命的蹄内组织炎症。

「一般来说,如果一匹马儿无法靠着牠的四肢自行站立,牠就无法存活,然后被安乐死,」阿瑟说。

而当一匹马跌倒时,牠的骑士通常也会受伤。 一份涵盖加州五年赛马数据、于2013年做出的分析报告指出:在360起马匹摔倒事件当中,有184名骑士受伤。

研究发现,「马匹摔倒」事件大多是在比赛时发生的,且是由「严重的受伤或马匹猝死」所导致。

药物争议

「由于让马匹使用能够提升表现的物质或止痛药,驯马师被指控让原本就危险的状况变得更糟糕,」动物福利提倡者这么说道。

这些药物让马儿跑得更快并且在疼痛中继续冲刺。 例如呋塞米(furosemide)──通常以它的品牌名称莱适克斯(Lasix)为人所知──就是一款「伪装成治疗药物的机能辅助药物,」赛马俱乐部3月份的一份报告指出。

虽然这个药方可以治疗肺部出血,但它也有利尿作用并让体重变轻。 较轻的马儿跑得比较快,而莱适克斯也已经证明能够帮助马儿加快三到五个马身。 每种药物的合法性视州而异。

有些动物保护主义者认为必须禁止这些药物,但其他赛马业人士则认为更好的自我管制才是解决之道。

为达到此目的,将依照拟定的赛马法规成立一个独立的自律机构──隶属于美国反禁药组织(U.S. Anti-Doping Agency)──以规范赛马药物。 将准许与非准许的药物列出来,并禁止在出赛前24小时内服用或施打。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环球趣视频”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