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DNA新研究开始厘清尼安德特人的早期历史

DNA新研究开始厘清尼安德特人的早期历史

DNA新研究开始厘清尼安德特人的早期历史

比利时斯克拉迪纳洞穴一名尼安德特人女孩的颌骨。(Credit: © J. Eloy, AWEM, Archéologie andennaise)

比利时斯克拉迪纳洞穴一名尼安德特人女孩的颌骨。(Credit: © J. Eloy, AWEM, Archéologie andennaise)

斯克拉迪纳洞穴

斯克拉迪纳洞穴(Credit: D. Bonjean, © Archéologie andennaise)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EurekAlert!:在设法获得2个12万年前的欧洲尼安德特人的DNA后,研究人员报告说,这些标本在基因上更类似于在8万年后生活在欧洲的尼安德特人而非那些在西伯利亚发现的同时代的尼安德特人。这些发现揭示了欧洲尼安德特人的一个长达8万年的稳定世系;它们同时提示,这群人可能向东迁徙并取代了某些西伯利亚的尼安德特人群。

这项研究开始厘清尼安德特人的早期历史,这一历史否则难以探究,因为早于10万年前的尼安德特人的DNA阙如。骨样本和基因学证据表明,尼安德特人生活在欧洲和中亚,直到大约4万年前。最近的研究显示,那些最后的尼安德特人全部属于单一人群,即他们是生活在9万7000年前某共同祖先的后代。

然而,在现代西伯利亚丹尼索瓦洞穴(Denisova Cave)中发现的一个尼安德特人的年代距今有9万年,该尼安德特人似乎与那些较晚期的尼安德特人关系更接近,而非与在同一洞穴中被发现但距今有12万年之久的所谓阿尔泰尼安德特人接近。这表明,有一批较早的尼安德特人迁徙至西伯利亚,接着有一批较晚的从欧洲迁徙来的尼安德特人,后者取代了较早的尼安德特人群。

为了厘清这种情况是如何发生的,Stéphane Peyrégne和同事获得了采自西欧尼安德特人(这些人生活在大约12万年前)的细胞核DNA样本;他们中有一人是在比利时的Scladina 洞穴(被称作Scladina)中被发现的,另一个则是在德国的Hohlenstein-Stadel 洞穴(HST)中被发现的。应用先进技术来排除微生物及当代人类DNA的污染,该研究的作者发现,Scladina 和 HST皆为某西欧尼安德特人群的成员,他们的后代为所有目前被发现的尼安德特人,但阿尔泰尼安德特人例外。

这提示,Scladina和 HST所属的人群生活在西欧, 他们与在西伯利亚的阿尔泰尼安德特人同时代,但前者后来向东迁徙并取代了阿尔泰尼安德特人。意外的是,研究人员还在HST中的线粒体DNA中发现了高度趋异性,表明他们有着一个值得进一步探索的更为复杂的历史。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环球趣视频”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