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全世界都看见泰国这只圈养小象Gluay Hom的困境 现在它有了全新的生活

归宏是一只年幼的雄象,站在泰国北榄鳄鱼湖动物园兽栏中的牠,正等着8月6日星期二那天最后的时刻到来。 牠吃了些水果,然后被送上卡车,前往位于清迈的新家「大象自然公

归宏是一只年幼的雄象,站在泰国北榄鳄鱼湖动物园兽栏中的牠,正等着8月6日星期二那天最后的时刻到来。 牠吃了些水果,然后被送上卡车,前往位于清迈的新家「大象自然公园」。 PHOTOGRAPH BY SAVE ELEPHANT FOUNDATION

归宏在运输卡车上站了全程14个小时。 卡车上安装了木头横梁,泡棉衬垫,还有很多大象的食物。 PHOTOGRAPH BY SAVE ELEPHANT FOUNDA

归宏在运输卡车上站了全程14个小时。 卡车上安装了木头横梁,泡棉衬垫,还有很多大象的食物。 PHOTOGRAPH BY SAVE ELEPHANT FOUNDATION

没有铁链捆绑的归宏,8月8号在大象自然公园园区内往自己背上扔泥土。 PHOTOGRAPH BY SAVE ELEPHANT FOUNDATION

没有铁链捆绑的归宏,8月8号在大象自然公园园区内往自己背上扔泥土。 PHOTOGRAPH BY SAVE ELEPHANT FOUNDATION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NATASHA DALY 编译:钟慧元):《国家地理》杂志曾在一篇关于野生动物观光业黑暗面的报导中揭露了归宏(Gluay Hom)的伤势。 现在这只小象已经被带到一处保护中心。

泰国的苦命小象归宏,如今展开了崭新的生活。

当我在2018年6月第一次看到它时,它已经在曼谷郊外的北榄鳄鱼湖动物园(Samutprakarn Crocodile Farm and Zoo)一处表演运动场下生活了好几年。它的脚被铁链紧紧拴住,一条腿弯曲肿胀,太阳穴上还有一个伤口。

《国家地理》杂志在2019年6月一篇关于野生动物旅游的文章中报导了它的困境,引起读者广大回响。 有超过7万人签署了全球最大请愿平台Change.org上的诉求,呼吁协助这头小象。 但救援前景相当复杂──根据泰国法律,它是财产,而它的主人,乌天. 杨帕拉帕功(Uthen Youngprapakorn)必须要同意出售或放弃它。

但经过一段时间的谈判后,位于清迈的非营利复健与救援机构「拯救大象基金会」(Save Elephant Foundation)的创办人蕾克. 查略特(Lek Chailert),谈妥了买下归宏。 移交归宏的工作在8月6日星期二晚上进行,搭了14小时的卡车之后,现在的归宏正在习惯自己在大象自然公园(Elephant Nature Park)的新环境,这里也是拯救大象基金会的大象家园。 多年来它只能站在水泥地上,现在它在新家找到了泥土堆和草地。

「它看见泥巴浴的时候──通常所有大象都是很爱泥巴浴的──它看着大家,就像在问说:那我现在可以下去了吗? 」查略特说。 「它的创伤还在。 它走路很慢,需要很多治疗,眼里也还有悲伤。 」

事情的经过

「归宏的故事被你们的报导披露之后,」查略特说,「有好多人联络我,所以我就问了[饲主],这只大象要多少钱。 」

杨帕拉帕功本来开了一个实在太高的价码,她说,再加上她拒绝付接近市价──约8万美金──的价格,因为她不想让对方可以再用这笔钱再另外买一只象。 查略特不愿透露最终购买价,不过她说低于市价很多。

《国家地理》杂志想请教杨帕拉帕功的看法,但他在报导刊出前没有响应。

尽管有些救援团体拒绝购买动物──而改以租赁方式,避免给饲主太大笔的钱──但像查略特这样的人认为,直接购买动物可以确保饲主不会随便就把动物收回去。 而且,他们也指出,支付低于市场价格的金额,会让饲主更难转头就另外再买一只动物。

查略特的先生,戴瑞克. 汤森(Darrick Thomson)出面处理移交事宜。 大象自然公园改装了一辆卡车运送归宏,车上装了木头侧栏、上面绑着止滑泡棉衬垫,有盖布权充遮阳棚,也有食物槽和水桶。 它是很有耐心的乘客,汤森说,而且在碰到下大雨的时候也穿了外套。

查略特说,她认为圆融地跟杨帕拉帕功对话是交易成功的关键。 当她在做动物救援的时候,她说,跟原饲主保持良好关系是非常重要的,可以保持沟通管道畅通。 「因为那里有很多生命啊,」她说,指的是其他还在那边的动物。

漫漫复元路

归宏和运送小组在星期三凌晨4:30平安抵达大象自然公园。 查略特说,不再被铁链束缚在建筑物底下隐蔽地点的它,慢慢探索了泥土和树叶。 她说,团队会让它先休息几天,适应适应这边的新环境。 然后再评估它的健康状况,从帮它的腿照X光开始。

艾德温. 维克是非营利机构「泰国野生动物之友基金会」(Wildlife Friends Foundation Thailand)的创办人,去年跟泰国官方合作,检视了归宏的身心健康状况。 归宏的伤势在经过治疗之后有好转一些,但它的生活环境基本上没有什么改变。 维克说,他非常开心归宏能「有重获新生的机会」。

他认为归宏的主要挑战会是之前生活状况所造成的肌肉萎缩。 「它因为被链子拴住站立,所以没有肌肉组织。 等到它可以走动的时候,[它的力气」应该会迅速增加。 」

这项交易也揭开了归宏身世的新细节。 尽管动物园员工告诉《国家地理》杂志它大概五岁左右,但它的证明文件显示它虽然个子很小,但其实已经十岁了,查略特说,是在2009年出生在北榄(Samutprakarn)。 它的母亲慕米(Moon Mi)在怀孕的时候从芭达雅(Pattaya)来到该地,在那里生下归宏。 慕米还在北榄。

大象自然公园的目标,最终是会把归宏介绍给其他的大象。

维克说,就它自己的安全和其他大象的安全而言,把它介绍给其他雄象是很重要的,比介绍给雌象更重要。 迈入成年期时,雄象会固定历经贺尔蒙升高的周期,名为「动物发情狂暴期」(musth),这段期间它们的睪固酮会飙升,对人类有攻击性。 动物发情狂暴期通常是在雄象在20-40岁之间开始。 归宏有挺大的象牙,维克说,这会让它比没长象牙的雄象更危险。

正因如此,观光业通常以雌象为号召,雄象则是常被忽略,单独关起来、腿绑住,有时候还让它们饿肚子。

「我希望归宏可以当泰国的雄象大使,」维克说,并指出即使是在他自己的庇护所,照顾雄象也是很困难的──还没人想出堪称完美的办法。 」「我有一只雄象,东西都被它破坏光了。 它不知道自己力气有多大。 」维克说。

显然,雄象在宽敞的围栏中过得比较好,它们会有空间可以走动,无论是独处还是跟其他雄象一起,或许可以是比较年长的雄象,能指导并引领它们。 理想上,它们不应该跟人类接触。 维克说。

大象自然公园的目标是朝这种理想迈进。 「我们希望它能跟其他大象一起,我们不希望它跟人类有太多接触,」查略特说,对自己的组织终将能为归宏提供一个象样的家怀抱希望。 「我们想让它再开心起来。 我们希望让它再度成为大象。 」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环球趣视频”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