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新的基因组研究试图检视人为的颅骨整形和罗马帝国衰亡后的移民潮是否有关联

这颗极度细长的头骨属于一名有着东亚血统的青少年,他在1500年前死于现在的克罗埃西亚。 为了创造出独特的形状,该名小孩的头骨从婴儿时期就被捆绑。 这样的外型可能

这颗极度细长的头骨属于一名有着东亚血统的青少年,他在1500年前死于现在的克罗埃西亚。 为了创造出独特的形状,该名小孩的头骨从婴儿时期就被捆绑。 这样的外型可能是族群或社会阶级的指针。 PHOTOGRAPH BY M. CAVKA, UNIVERSITY HOSPITAL DUBRAVA, ZAGREB

这颗拉长且浑圆的头骨属于一位有近东血统的青少年,他被葬在Hermanov vinograd这个地方。 PHOTOGRAPH BY M. CAVKA, UNIVE

这颗拉长且浑圆的头骨属于一位有近东血统的青少年,他被葬在Hermanov vinograd这个地方。 PHOTOGRAPH BY M. CAVKA, UNIVERSITY HOSPITAL DUBRAVA, ZAGREB

克罗埃西亚东部奥西耶克(Osijek)附近Hermanov vinograd遗址的墓葬坑空照图。 PHOTOGRAPH BY B. ROZANKOVIC, KA

克罗埃西亚东部奥西耶克(Osijek)附近Hermanov vinograd遗址的墓葬坑空照图。 PHOTOGRAPH BY B. ROZANKOVIC, KADUCEJ LTD.

发掘初期的Hermanov vinograd遗址墓葬坑(右侧),这个阶段出土了动物骨头,而发掘后期(左侧)则发现人类遗骸。 PHOTOGRAPH BY M. C

发掘初期的Hermanov vinograd遗址墓葬坑(右侧),这个阶段出土了动物骨头,而发掘后期(左侧)则发现人类遗骸。 PHOTOGRAPH BY M. CAVKA, UNIVERSITY HOSPITAL DUBRAVA, ZAGREB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MEGAN GANNON编译:石颐珊):一篇新的基因组研究,试图检视人为的颅骨整形和罗马帝国衰亡后的移民潮是否有关联。

在欧洲的民族大迁徙时代(约公元300年至700年),颅骨整形是一种宣示身分的极端方法,当时如歌德人和匈人(Huns)等「蛮族」正在罗马帝国衰亡之后的欧洲争夺领土。 古代的DNA能不能协助考古学家锁定这些以文化群体究竟是什么样子呢?

考古学家最近在克罗埃西亚东部一处叫作Hermanov vinograd的遗址发现一座特殊的墓葬坑,里面埋着三名十多岁青少年的遗骸。 这些青少年入葬的时间大约在公元415年至560年之间。

这些青少年之中有两位的颅骨曾经接受过人工整形,8月21日发表在PLOS ONE期刊的一份DNA分析揭露了另一项有趣的事实:这三名葬在一起的青少年有着完全不相像的基因背景。 其中一人的颅骨没有经过任何整形,他的祖源来自欧亚大陆西部,另一名颅骨被拉长但保持浑圆的青少年有近东祖源,而颅骨非常细长的那名男孩的祖源则主要来自东亚。

「我们得知古代DNA的检测结果时相当惊讶。 」指导作者(senior author)马里欧. 诺瓦克(Mario Novak)说道,他来自克罗埃西亚萨格勒布(Zagreb)的人类学研究所(Institute for Anthropological Research)。 「显然欧洲这个地区住着相异的人群,而且彼此互动非常密切。 或许他们将颅骨整形当作辨认特定文化群体成员的视觉指针。 」

人工颅骨整形(artificial cranial deformation,简称ACD)需从婴儿时期起就将小孩的头部捆起,以此改变颅骨形状;至少从新石器时代起,世界各地的文化就已经开始实践这种形式的人体塑形。 在欧洲,颅骨整形的施行于公元2到3世纪时出现在黑海周围,在5和6世纪时达到高峰,然后在7世纪末期没落,苏珊. 哈肯贝克(Susanne Hakenbeck)说道,他是哥伦比亚大学(University of Cambridge)的历史考古学家,曾经研究过欧洲的颅骨整形(哈肯贝克并未参与本文介绍的研究)。

根据诺瓦克的说法,克罗埃西亚境内曾经在Hermanov vinograd遗址以外的地方发现大约一打经过整形的头骨,不过至今并未有人发表过这些头骨的科学研究。

进入匈人领域

诺瓦克和他的同事认为他们的发现能够支持一套存在已久的理论,论证是匈人这个马背上的游牧联盟──有些人相信他们来自东亚──将颅骨整形引进中欧。

「根据古代DNA研究结果,我们首度握有欧洲这个区域存在东亚人群──或许就是匈人──的实体生物证据。 」诺瓦克说。

然而,匈人的切确源头依然是考古学家争论的主题,且其他学者认为这个人群并非来自东亚,而是来自黑海北侧。

单有基因数据也不能证明活在过去的特定个人(例如Hermanov vinograd遗址出土的头骨最细长的男孩)的身分认同为匈人,诺瓦克也立刻就承认了这一论点。

「我并不会说根据古代DNA,我们就能说这(个人)是东哥德人(Ostrogoth)或者那(个人)是匈人,」诺瓦克说道:「这也和当时人们的自我认知有关,这件事很主观,」而且在没有文字纪录的情形下几乎不可能得知, 而匈人并没有留下文书。

在研究过欧洲和欧亚大陆发现的整形颅骨分布后,哈肯贝克并不认为颅骨整形的施行只能指向匈人。 「颅骨整形的施行来到欧洲,较可能是和欧亚大草原和欧洲之间的链接有关。 而这种链接不一定需要历史的证实,」他说:「匈人可能对此有所贡献,但是他们并非唯一有贡献的人群。 」

更多精彩故事

这些青少年一起被埋在这个墓葬坑的原因依然成谜。 Hermanov vinograd遗址曾经是一座大规模的新石器时代聚落,但是邻近地区并没有民族大迁徙时代的聚落。 这仅此一座的墓葬并不属于任何更大规模、长期存在的墓地,可能和居住在他处的游牧社群或某群人有关,诺瓦克说道。 这些男孩人生最后几年的饮食相似,显示他们在同一地点住过一段时间。 他们和马与猪的骨头葬在一起,死因不明。 虽然残缺不全的遗骨并未显示任何暴力导致的死亡,但是研究人员认为这些青少年有可能在某种仪式中被杀害,或者他们可能死于瘟疫或其他快速致死的疾病。

「真的需要警觉的是这批样本规模很小──只有一处墓葬,而且我们对它所知不多。 」克里希纳. 维拉玛哈(Krishna Veeramah)说道,他是纽约石溪大学(Stony Brook University)的遗传学家,并未参与这项研究。 「但是即使如此,这样的多样性依然很有趣。 」

去年维拉玛哈和同事出版了一篇研究,内容是分析民族大迁徙时期被葬在德国南部且头骨经过人工整形的女性DNA。 这些女性的基因背景非常多样,其中包括可能含有东亚祖源的成分,而对于这种模式的一种可能解释,是这些经过颅骨整形的女性或许是因为婚姻而向西迁徙。 根据哈肯贝克的说法,欧洲与欧亚大陆西部经过颅骨整形的个体大多是女性,女男比大约是2比1。

诺瓦克说,如果有更多样本,研究人员就可以更细致且更精准地判断施行人工颅骨整形的人群从何而来,并且查出这是否真的是与特定文化群体相关的视觉指针。

关于颅骨整形个体DNA的研究还不多,而且在过去20年间出版的大量古代DNA研究中,较少涵盖欧洲民族大迁徙时期,维也纳大学(University of Vienna)的罗恩. 宾哈斯(Ron Pinhasi)说道,他是这篇新研究的另一位指导作者。

在基因数据方面,「我们对于欧洲5000年前发生的事比欧洲1500年前发生的事所知要多很多。 」宾哈斯说道。 然而,他认为情形正在开始改变,而且他期待看到更多针对过去2000年来的DNA样本调查。

「我认为我们即将找到更加精彩的故事,」宾哈斯说:「而且或许当那些故事拼在一起的时候,我们将会对民族大迁徙时期有非常不一样的了解。 」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环球趣视频”
上一篇 下一篇 TAG: 古人 基因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