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在低干扰环境中演化并存活下来的动物物种会对现代森林的破碎更为敏感

澳洲新南威尔斯州小无尾熊幸运逃出火海(Picture: Backgrid)

澳洲新南威尔斯州小无尾熊幸运逃出火海(Picture: Backgrid)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EurekAlert!:Matthew Betts和同事报告,在低干扰环境(即很少受到冰川、火灾、飓风或人为清除干扰影响的环境)中演化并存活下来的动物物种会对现代森林的破碎更为敏感。

他们用来自全球70多个数据集的信息证明,在历史上受到干扰比率低的森林生态系统中,对森林破碎敏感的森林物种比例几乎增高了3倍。他们的结果有助于说明为什么森林碎片化的生物效应在不同物种和地点间有如此大的变化。大多数科学家同意,生境丧失是全球生物多样性下降的主要驱动力,但数十年来,生境破碎化如何影响物种多样性一直是一个争论的根源。“灭绝滤器”假说预测,在高干扰环境中演化的物种应该更有可能在面对新的干扰(例如伐木或森林砍伐)时持续存在。

Betts和同事试图用代表4400多个物种的全球数据集对全球森林就这一假说进行检验。他们在全球每个研究站点收集了可得到的先前数据,它们涉及森林火灾严重性,其位置是否在最后一次盛冰期中被冰覆盖,其位置是否经历过热带风暴以及其在历史上发生的人为森林损失是否超过50%。在所有物种组合中,作者发现了对灭绝滤器假说的强有力的支持。作者说,对于节肢动物和鸟类来说,这一结果尤为突出。作者写道:“我们的结果部分调和了关于碎片保护重要性及其对生物多样性影响的辩论。”他们说,他们的结果还表明,旨在减轻森林破碎效应的保护行动可在最可能容纳敏感物种的特定区域进行定制。

这些发现在相关的《视角》文章中进行了更详细的讨论。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环球趣视频”
上一篇 下一篇 TAG: 动物 森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