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为了提炼精油 圣经故事里送给耶稣宝宝的乳香树正被大肆采割

分布遍及北非、印度、阿曼和也门的乳香树正面临着愈来愈大的压力,主因是人类滥采这种树的芬芳树脂。 PHOTOGRAPH BY MICHAEL MELFORD, N

分布遍及北非、印度、阿曼和也门的乳香树正面临着愈来愈大的压力,主因是人类滥采这种树的芬芳树脂。 PHOTOGRAPH BY MICHAEL MELFORD,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乳香可用于熏香、自然医学、香水,还有号称有健康功效、可吸入或涂抹在皮肤上的精油。 PHOTOGRAPH BY EDWIN REMSBERG, VWPICS/UN

乳香可用于熏香、自然医学、香水,还有号称有健康功效、可吸入或涂抹在皮肤上的精油。 PHOTOGRAPH BY EDWIN REMSBERG, VWPICS/UNIVERSAL IMAGES GROUP/GETTY

在圣经中,三位智者中的一位将乳香献给新生的耶稣。 如今,全球各地的天主教仪式都会焚烧乳香作为熏香。 PHOTOGRAPH BY MARTIN HARTLEY,

在圣经中,三位智者中的一位将乳香献给新生的耶稣。 如今,全球各地的天主教仪式都会焚烧乳香作为熏香。 PHOTOGRAPH BY MARTIN HARTLEY,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当乳香树被割伤的时候,就会分泌出树汁,硬化之后就是珍贵的乳香树脂。 专家担心,乳香树采割的次数太多、也太密集了。 PHOTOGRAPH BY BILL HATC

当乳香树被割伤的时候,就会分泌出树汁,硬化之后就是珍贵的乳香树脂。 专家担心,乳香树采割的次数太多、也太密集了。 PHOTOGRAPH BY BILL HATCHER,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RACHEL FOBAR 编译:钟慧元):送给耶稣宝宝的芬芳树脂可能面临消失危机。

故事是这么说的:在很久很久以前、一个星光点点的夜晚,有三位智者带来了礼物,送给马厩中的耶稣宝宝。 其中一样礼物是黄金,另外两样则是乳香和没药。 乳香就和没药一样,非常非常珍贵──被认为价值相当于等重的黄金──但这东西应该没那么难找:会生产这种芬芳树脂的树木,就普遍生长在圣经中谈到的土地,还有那片土地以外的地方。

过了2000年之后,安珍奈特. 狄卡罗(Anjanette DeCarlo)和一支由索马利亚人组成的团队,在酷热中花了一整天,跋涉前往索马利兰尤贝镇(Yubbe)附近山区一处他们认为是乳香树种原始林的地方。 但是,狄卡罗说,他们开了四个多小时的车、又徒步走了四个小时的路,最后终于抵达那里的时候,「我们整个目瞪口呆。 」

狄卡罗是生态学家,也是索马利兰(Somaliland)──索马利亚西北地区一个未受外国政府承认的自治区──当地一个名为「拯救乳香」计划的主持人。 她完全没有想到,自己会看到一棵又一棵、树干上上下下全都划满刀痕的树。

乳香拥有木质风味与甜美的香气,是全世界最古老的商业消费品之一,使用历史纵贯5000年。 如今,每年的乳香交易量高达数千吨,供应给用于香炉熏香的天主教神父、香水制造商、自然疗法药物,还有号称对健康有益、可吸入或涂抹在皮肤上的精油。

大部分的乳香是由五种左右的乳香属(Boswellia)树木所生产,这些树木分布于北非与印度,但阿曼、也门和西非也有。 这种树看来嶙峋多节,彷佛沙漠中的盆栽。 为了采收乳香,采割者会在树干上划出刀痕,刮下树木分泌的汁液,这种汁液硬化之后就是乳香树脂。

根据狄卡罗的说法,这种树每年不可采割超过12次,好保障树木的健康。 但在索马利兰的山区森林中,她在单一一棵树上,就数出高达120道刀痕。 从刀痕中渗出来的树脂,功能如同结痂,可以保护受伤部位,让伤口痊愈。 就跟人类的身体一样,她说。 假设你被割伤一次,「你没什么问题,对吧? 贴张OK绷就好了...... 但如果你割伤了之后又割伤、然后再割伤...... 唉,那你就会非常、非常容易感染。 为了救你,你的免疫系统必须承受很大的冲击,你的免疫能力就会垮掉。 她补充说,「乳香树也是一样。 」

过去约十年来,精油市场大幅成长──2018年时价值超过70亿美元,预计到2026年将倍增,而这也让乳香树面临更大的压力。 芳香疗法向来是「治疗师的领域」,精油公司多特瑞(doTERRA)的全球策略性采购副总提姆. 瓦伦泰纳(Tim Valentiner)说,但现在已经愈趋主流。 这家公司成立于2008年,他说从一开始就每年都成长一倍。 (多特瑞公司赞助了狄卡罗永续乳香采收研究的大部分资金。 )

乳香属树木的状况到底有多糟,其实大致状况并不明朗──这些树种通常生长在饱受战争折磨的偏远地区,因此很难进行族群研究。 负责评估动植物保育状态的国际自然保护联盟(IUCN),曾将其中一种主要的乳香树种阿拉伯乳香(Boswellia sacra)评估为易危。 但那已经是1998年的事了。

规范动植物跨国贸易的全球性条约「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中并未纳入乳香树,但专家曾经力主乳香树种已经达到该纳入保护的标准。

各国法律差异极大。 如索马利兰,在当地的传统律法「判官政治」(Xeer)中,过度采割树木是违法的。 阿曼有些乳香树生长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条列的世界遗产地点,所以受到法律保护。 然而在其他国家,只有少数几条、或几乎没有法律保障乳香树。

瓦伦泰纳则说,就算是有立法保障的地方也没什么用,因为乳香树生长的地方太偏远,根本不可能去维护这些树。 「那根本就是世界的尽头,都是些极端偏远又崎岖的地方,难以抵达。 」

出问题的第一个迹象

在2006年的一项研究中,荷兰瓦赫宁恩大学暨研究中心(Wageningen University & Research)的生态学家法兰斯. 邦格斯(Frans Bongers)就曾提出预警。 他的研究显示,在1990年代晚期,厄利垂亚的纸皮乳香树(Boswellia papyrifera)就已经愈来愈难找到。 今年夏天,有一项由邦格斯担任共同作者的新研究预测,在未来20年内,纸皮乳香将再减少50%。 这个物种主要分布于衣索匹亚、厄立垂亚和苏丹,全球的乳香约有三分之二是由这种树所生产。

他的团队发现,这种树没有再继续更新:在他们评估的族群中,有一半以上连一棵小树都没有。 罪犯是啃食幼苗的牛只、未受控制的火灾,还有过度采割。 「老树的死亡率很高,」他说,这也使得树变得比较衰弱,结出的种子更少、质量也更差。

即使这是只针对单一树种的研究,但这项研究也提出了警告,认为所有的乳香属植物都遭到栖地丧失与过度采割的威胁。 乳香属植物几乎只分布在气候严酷干旱、又受到冲突与贫困严重折磨的地区,贩卖这种树脂可能是这些地区许多人唯一的收入来源,因此导致过度采割,邦格斯说。 「当地人希望能维持生计,我访谈大家的时候,他们都认为这没有问题,因为树就长在那里,如果他们采割,就能取到树汁,所以谁在乎啊? 这是短期问题──照顾自己的家庭优先。 」

根据索马利兰的乳香采收工作者暨学者阿麦德. 邓克尔(Ahmed Dhunkaal)的说法,对那些想从乳香树上刮出一点营生的村民而言,「最大的问题」就是收购树脂再卖给大公司的中间人。 这些商人通常会剥削弱势的乳香采收人。 他们会说自己是借钱买乳香,可是之后却从来不付钱,害这些家庭陷于穷困之中。「大家都很生气,」邓克尔说。

索马利兰商业部前部长、目前担任发展顾问的奥斯曼.德杰勒(Osman Degelleh)说,前任政府曾计划设立一个专责机构管理乳香树与树脂,但未能实现。 他说关键是要扶持那些能以永续方式采割、并支持自己社群的小规模乳香供应者。

「我们有那种像鲨鱼一样的大公司,」德杰勒说。 在由采收人、中间人和卖家构成的整个供应链里面,财富并未平均分配。 「处理这种状况是政府的责任。」他说,大公司有钱得要命,采收人「赚的却微不足道。」

寻求解决之道

格本. 博斯玛(Gerben Boersma)是「三博士熏香」(Three Kings Incense)的执行长,这是一家荷兰供货商,专门供应熏香给世界各地的天主教会。 他说近年来乳香价格不断上涨,就算树脂质量变差也照涨不误。 生产含乳香产品的制造商,靠着加入高质量精油及檀香和花朵等其他成分来因应这样的缺货状况。

博斯玛说,短缺问题的长期解决办法,就是转回古老、也更永续的乳香收成方式。 「当你种下一棵树的时候,我认为要等25年之后才能首度供应熏香。 所以你必须找到一些愿意花这么长的时间、有耐心这样经营的疯子。 这会愈来愈困难。 」

邦格斯也协助建立乳香树永续采割的准则,像是采割了几年之后,就要让树好好休息整整一年。 他也建议修筑围篱和防火道,以保护树林免遭野火波及,或是碰到啃幼苗啃过头的牛只。 他也知道,要在艰困情境中鼓励大家实施这些做法,是很大的挑战。 「我不确定这些指导原则有没有经过充分的研究,姑且这么说吧。 」他说。

因为乳香树都生长在偏远、资源缺乏的地区,要在那些地方执行实在非常困难,但邦格斯相信,若消费者要求来源有保证的产品,将能促成有益乳香树林的改变。

有些公司──包括有36种含乳香产品的多特瑞公司、以及有16种含乳香产品的化妆品公司Lush)──会迎合比较有想法的顾客。 他们会主动广告说自己的乳香是购自良心来源。 (国家地理尚未对公司作业与供应链作独立认证。 )

既然在精油制作方面投入了这么多努力,多特瑞的公关主任凯文. 威尔森(Kevin Wilson)说,那么消费者也必须了解,永续来源的纯乳香不可能太便宜。 「如果一瓶乳香在当地杂货店卖9或10美元,那他们大概也可以确定,那恐怕不会是纯的产品,」他说。 多特瑞的15毫升(想象一下350毫升可乐罐的1/24)瓶装乳香精油售价约90美元。

对Lush采购团队的非洲中心协调主任嘉比. 鲁多夫(Gabbi Loedolff)来说,要挑选的是关心永续问题、以新栽植乳香树为主要努力方向的供货商。「我们确实处于这种往更新资源方向发展的趋势中,所以如何才能真正创造盈余呢...... 而这当然也是我们努力为乳香寻找的解决办法。」鲁多夫说她和其他公司代表坚持要前往商品来源的乳香林,看采收作业如何进行,他们会选择能展现意愿、承诺永续经营的供货商。

包括狄卡罗和邓克尔在内的部份学者和乳香采收人都说,在种植园中以商业方式栽种乳香树会有帮助,而不是只仰赖野生的乳香树。

邓克尔已经在索马利兰建立了卡氏乳香(Boswellia carterii)的苗圃。 他用自己的钱和多特瑞公司与Lush的捐款盖了一间温室,搜集野生植株的枝条,种在自己的苗圃里,并雇人亲手灌溉。 「繁殖就是最好的办法。」他说。 他也为乳香采收人提供训练,以协助遏止野外的乳香树遭到过度采收。

如果什么都没有改变,狄卡罗说,消费者就必须扪心自问:我们希望在几个世代之内就失去乳香吗?「我们喜爱乳香已经很久了,」她说。 「我不想看到我们因为爱这种树而爱到害死人家。」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环球趣视频”
上一篇 下一篇 TAG: 圣经 乳香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