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台湾狐蝠曾以为绝迹本岛 研究团队在花莲纪录到稳定族群

台湾狐蝠曾一度以为消失于本岛,2018年重启调查,就在花莲市有稳定的族群。 摄影:郑锡奇

台湾狐蝠曾一度以为消失于本岛,2018年重启调查,就在花莲市有稳定的族群。 摄影:郑锡奇

美仑溪口菁华桥枝叶扶疏、苍郁盎然,不但民众喜爱来此散步,也是台湾狐蝠喜爱的栖地。 摄影:廖静蕙

美仑溪口菁华桥枝叶扶疏、苍郁盎然,不但民众喜爱来此散步,也是台湾狐蝠喜爱的栖地。 摄影:廖静蕙

在几处栖地都发现台湾狐蝠以棱果榕为主食,可说是台湾狐蝠的最爱。 摄影:廖静蕙

在几处栖地都发现台湾狐蝠以棱果榕为主食,可说是台湾狐蝠的最爱。 摄影:廖静蕙

以花朵、花粉、花蜜、果实与树叶为主食的台湾狐蝠,又有果蝠之称,是素食者更是传花授粉好手。 摄影:廖静蕙

以花朵、花粉、花蜜、果实与树叶为主食的台湾狐蝠,又有果蝠之称,是素食者更是传花授粉好手。 摄影:廖静蕙

2009年台北大学陈湘繁研究团队即于龟山岛进行台湾狐蝠调查;去年一整年调查,族群数量比过去乐观。 摄影:李伟展

2009年台北大学陈湘繁研究团队即于龟山岛进行台湾狐蝠调查;去年一整年调查,族群数量比过去乐观。 摄影:李伟展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环境信息中心(特约记者 廖静蕙):在台湾象征福气的动物,非蝙蝠莫属。 台湾原生蝙蝠有37种,其中的台湾狐蝠,在研究者眼中更是与石虎、黑熊、水獭并列为「四大神兽」,一度以为消失于本岛,经过一年调查,研究团队在花莲纪录到稳定族群,若加上龟山岛、绿岛族群,估计约200只上下。 在花莲市区,黄昏时安静地观赏台湾狐蝠觅食,不再停留于想象!

重磅调查:台湾狐蝠来了

因为人类行为,这些象征福气、会飞的哺乳类,在台湾族群数量大不如从前。 依据《2017台湾陆域哺乳类红皮书名录》,台湾有4种蝙蝠列为国家级受胁等级,其中体型最大的台湾狐蝠(Pteropus dasymallus formosus)与欧亚水獭同列为极度濒绝等级(NCR)。 事实上,自从1989年野生动物保育法上路,台湾狐蝠就未曾从「濒绝保育类」名单下架。

「让濒绝物种不再濒绝! 」在前行政院长林全政策宣示下,主管机关拟定25种台湾族群数量最危急的野生动物脱困计划,台湾狐蝠名列其中。 经过一年多来调查,已知3处台湾狐蝠栖地,除了离岛的龟山、绿岛,本岛的花莲县境内,也有族群;总族群数量介于78~205只之间。

此项计划是在「国土生态保育绿色网络建置计划」经费支持下,由农委会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和台湾蝙蝠学会为主,并与台北大学和阳明大学等蝙蝠研究专家协力合作,台湾狐蝠保育策略拟定与推动小组因应而生。

「如果说金黄鼠耳蝠只有云林有,那么台湾狐蝠在本岛几乎可说只有花莲才有。 」计划主持人之一,特生中心主秘郑锡奇接受专访时表示。

过去绿岛拥有最早也最广为人知的台湾狐蝠族群,根据学者林良恭和裴家骐1999年调查,1970年代在绿岛栖息的数量达上千只;2009年台北大学助理教授陈湘繁也在龟山岛发现,根据捕捉标放、无线电追踪,认为大概20只上下的族群。

猎捕压力、食物来源减少以及人为干扰是威胁狐蝠族群生存的主要因素。 台湾自从野保法上路,大幅降低台湾狐蝠的捕捉压力,但族群数量似乎未能从过去的伤害中复原。 经过多年研究空窗期后重启台湾狐蝠研究,结论忧喜参半:绿岛维持稳定的少数,龟山岛的族群比过去的纪录来得乐观,花莲市最令人惊喜,确定有稳定的族群。

在花莲市进行现地调查,发现狐蝠食痕及排遗处,包括美仑山公园、文创园区以及美仑溪口的菁华桥;此外,花莲市及周边山区应有少部分狐蝠个体生存着。 根据琉球狐蝠活动模式,研究团队推论,分布在花莲市的族群有可能白天隐栖在花莲市周边山区、森林中,入夜之后根据树木开花结果的物候状况,外出觅食时,扩散到城市行道树来。

另一项研究团队关注的议题是,花莲市和绿岛的台湾狐蝠亲缘较接近,龟山岛与大东狐蝠、琉球狐蝠比较近,可能是另一个亚种族群;「若果如此,保育重点就很不同! 」郑锡奇说,龟山岛有可能是不同亚种、需要进一步追踪。

又名果蝠 采果酿酒、森林更新少不了牠

全球狐蝠属家族约65种蝙蝠,都因鼻吻突出很像狐狸而有狐蝠之称,又因以花朵、花粉、花蜜、果实与树叶为主食而称为果蝠。 主要分布在旧世界(亚欧非大陆)的热带、亚热带地区。 台湾狐蝠是琉球狐蝠(Pteropus dasymallus)五个亚种之一[1]。

狐蝠在生态系具有重要的功能。 郑锡奇说,狐蝠既然别名果蝠,又只分布在热带、亚热带地区,不难联想是很多热带地区果树重要的种子和花粉的传播者,森林的拓殖和维持少不了牠;因此狐蝠族群数量的减少,势必影响森林的扩大、维持及更新。

「少了狐蝠可能没有榴莲可以吃、龙舌兰酒可以喝。 」郑锡奇用一句话说明狐蝠的重要性。 研究团队指出,台湾狐蝠主要取食桑科榕属植物的果实,有促进植物种子传播与授粉的功能;经狐蝠消化道排出的种子,明显比未经消化过程的种子具有更高的萌芽率与更短的萌芽时间。

狐蝠会吐食茧,郑锡奇形容有如吐槟榔渣。 研究人员透过食茧数量推估台湾狐蝠的族群数量。 无论在龟山岛或花莲市外围,都显示台湾狐蝠似乎最爱吃棱果榕(Ficus septica)果实,其次水同木(Ficus fistulosa)、小叶桑(Morus australis)、三叶山香圆(Turpinia ternata)、 构树(Broussonetia papyrifera)、福木(Garcinia subelliptica)、大叶山榄(Palaquium formosanum)、榄仁(Terminalia catappa)与林投(Pandanus tectorius)等,都有利用纪录。

狐蝠不冬眠,因此一年四季都有机会发现活动迹象,此起彼落开着花与果实的森林,最适合狐蝠活动! 例如龟山岛的棱果榕结果期较少时,水同木就开始结果,或取食雀榕、三叶山香圆等果实;在此原理下,即使是行道树,也可以多一点安排与变化,让台湾狐蝠验收树种多样性。

从两位数挑战四位数 保育分工多元权益关系人动起来

台湾狐蝠保育,若锁定从目前推论的百只个体,逐步恢复到历史上的千只记录,势必是项大工程。 去(2019)年曾召开权益关系人平台会议[2],进行保育分工;排除非法捕捉的压力,栖地改善与优化列首要──无论绿岛、龟山岛和花莲市区,都建议朝种回原生树种、台湾狐蝠的食源树种,扩大栖息、觅食的面积。

会议中也针对减少人为干扰讨论:龟山岛是赏鲸船登岛行程,下午3点之后就净空游客,因观光带来的干扰并不明显;绿岛这几年观光人潮非常多,显然增加野生动物的压力。 研究团队即建议东部海岸国家风景区管理处比照国家公园,评估生态敏感区及台湾狐蝠栖地,不开放观光。

观光虽带来干扰、影响蝙蝠生存,但蝙蝠也是生态旅游的资源。 「保育是永续利用,观光是其中一个方式,利用之首要当然是要考虑能否永续,而非一次性使用就没有下一次了。 」郑锡奇说,若要成为旅游资源,最重要的就是保住族群数量,否则即使规划良好的观光路线、方式,或进行环境教育,却影响蝙蝠族群发展那就本末倒置了。 「以野生动物为号召力发展生态旅游,首要是了解物种生态习性、负载量,什么季节、多少人、看多久、导览动线怎么安排等。 」郑锡奇说,以台湾狐蝠为例,花莲市几处栖地可多种适合狐蝠的树种,黄昏时就坐在结实累累的树前,安静地看着台湾狐蝠觅食,勘比到阿拉斯加看熊抓鲑鱼的画面了!

附注:

[1] 琉球狐蝠属于大翼手亚目(Pteropodidae)狐蝠科、狐蝠属下,除了台湾狐蝠,其他四个亚种分别为:栖息在琉球群岛北部的永良部狐蝠(P. d. dasymallus),冲绳本岛的折居氏狐蝠(P. d. inopinatus),琉球群岛东部大东岛的大东狐蝠(P. d. daitoensis),以及琉球群岛西南部的八重山狐蝠(P. d. yayeyamae)。

根据国际自然保护联盟(IUCN)的濒危物种红名单(Red List of Threatened Species),琉球狐蝠被列为易危等级(VU),台湾狐蝠列属为国家极度濒危等级(NCR)。 依据《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华盛顿公约,CITES)琉球狐蝠被列于附录二名单「没有立即的灭绝危机,族群数量稀少须有效管制。 」

从历史文献得知,台湾狐蝠于1873年被发表命名为Pteropus formosus,于1933年被修改为现今的分类地位Pteropus dasymallus formosus。

[2] 相关权益人或机关:包括洽谈与研拟保育策略会议与会成员,以及曾经出现台湾狐蝠活动纪录之当地政府与相关协力人士。

具体名单:农委会林务局、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新北市政府、基隆市政府、宜兰县政府、花莲县政府、台东县政府与屏东县政府,地方至台北市立动物园、北海岸及观音山国家风景区管理处、东北角暨宜兰海岸国家风景区管理处、 海洋委员会海巡署北部分署龟山岛安检所、头城镇公所、罗东林区管理处、花莲市公所、吉安乡公所、花莲林区管理处、东部海岸国家风景区管理处、绿岛乡公所与兰屿乡公所、台东林区管理处等。 民间团体,台湾蝙蝠学会、台北市蝙蝠保育学会、社团法人台湾野湾野生动物保育协会、洄澜风生态有限公司、社团法人基隆市野鸟学会、宜兰县野鸟学会、社团法人花莲县野鸟学会、台东县野鸟学会、荒野学会宜兰分会、 社团法人中华民国荒野保护协会花莲分会、荒野保护协会台东分会等。

本文转载自「环境境信息中心」网站,内容由许多专家学者及民间环团,提供国内外环境教育与环保信息;主题涵盖全球变迁、温室气体控制、环保生活、环境污染防治、生态保育、能源节约与能源效率、绿建筑等各面向。 期许能替没有选票的山林、湿地、海洋、土地发声。




神秘的地球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环球趣视频”
上一篇 下一篇 TAG: 蝙蝠 台湾狐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