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好比在挪威发现袋鼠 非洲发现米粒大小的新种豆丁海马Hippocampus nalu

Hippocampus nalu,也叫非洲豆丁海马,它只有米粒大小,在南非索德瓦纳湾( Sodwana Bay)伪装得好好的藏身在藻类与沙粒之间生活。 PHOT

Hippocampus nalu,也叫非洲豆丁海马,它只有米粒大小,在南非索德瓦纳湾( Sodwana Bay)伪装得好好的藏身在藻类与沙粒之间生活。 PHOTOGRAPH BY RICHARD SMITH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DOUGLAS MAIN 编译:钟慧元):「这就好比在挪威发现袋鼠。 」一位研究这个扁豆大小新种鱼类的学者说,而发现这种鱼的地方,距离牠最近的亲属也有8000公里左右。

简单来说,在南非东边处处是大石的水域中,学者发现了一个新种:只有米粒大小的豆丁海马。

这发现让他们大感惊讶,因为七种豆丁海马除了日本的一种以外,其他都生活在珊瑚大三角(Coral Triangle),也就是位于西南太平洋一片超过517万平方公里、生物多样性很高的水域中。 但这个新种却生活在8000公里以外,是整个印度洋和非洲大陆发现的第一种豆丁海马。

「这就好比在挪威发现袋鼠。 」理查德. 史密斯说。 他是英国的海洋生物学家,也是发表这篇新物种研究的共同作者;这个新物种被称为「非洲豆丁海马」或「索德瓦纳湾豆丁海马」。 第二个名字指出了发现这种海马的地方,那是靠近莫桑比克边界的一个水肺潜水的热门地点。

这个新种看起来跟其他豆丁海马有点像,只不过它背上有一对棘,末端是像门牙那样锋利的尖端,加州科学院及雪梨的澳洲博物馆的鱼类学家、也是共同作者的格雷姆. 秀特(Graham Short)说。 相较之下,其他类似的豆丁海马,只有末端平平的棘。

「我们真的不知道这些棘有什么功能,」秀特说:「许多海马通常都有棘,所以棘的存在或许是性择的结果──雌海马可能比较喜欢棘多的雄性。 」

这项惊人的发现,发表在5月19日的动物学期刊《ZooKeys》,显示了我们对海洋所知真的非常有限,尤其是对体型微小的生物,作者说──而且,很可能还有更多种豆丁海马等着我们发现。

「大海的礼物」

潜水教练莎凡娜. 纳鲁. 奥立维尔(Savannah Nalu Olivier)第一次在索德瓦纳湾偶遇这种小生物是在2017年,当时她正在检视海床上的一小片海藻。 这片海湾以孕育多种稀有鱼类、鲨鱼与海龟闻名。

她把这种鱼的照片跟同事分享,2018年,这些照片到了史密斯手上,而史密斯和同事卢. 克拉森斯(Louw Claassens)在12到16公尺深处的水域搜集到了几只样本。

学者以奥立维尔的名字为这种海马命名,取名为Hippocampus nalu,而她的绰号刚好就是「鱼」(她还是双鱼座呢),在南非科萨语和祖鲁语中,nalu可以粗翻为「东西就在这里」。

「我跟她说这是大海的礼物,」莎凡娜的父亲路易斯. 奥立维尔说,他开了一家水肺潜水装备用品店,就叫做索德瓦纳湾双鱼座潜水。 他补充说自己「对她的发现超激动的。 」

神秘构造

史密斯送了几只新种标本给秀特,秀特分析了新种的基因,还用电脑断层扫描观察它的身体构造。

他的研究发现,新发现的豆丁海马就跟其他豆丁海马一样,背上也有两对翅膀般的结构,而不像其他比较大型的海马那样只有一对。 这些「翅膀」一般来说是对海马有一种未知的用途。

另外,跟其他豆丁海马一样的,就是这种非洲豆丁海马上背部也只有一对鳃裂,而不是像较大的海马那样,在头部下方两侧各有一对──这又是另一个谜。

那就像「脖子后面长了鼻子一样。 」秀特说。

不过这新种海马跟其他娇小亲戚有一点不同,就是学者发现它们是生活在岩石与沙子之间、像小小片草皮那样的藻类上。 索德瓦纳湾的浪很大,但这小小的海马似乎不介意被扫来扫去,史密斯说,他有观察到一只豆丁海马被沙子盖住,然后又扭呀扭地钻出来。

「它们老是被沙子埋住。 」史密斯说,他写了一本关于海洋生物的书,名为《下面的世界》(暂译,原文书名为The World Beneath)。 其他豆丁海马则是定居在珊瑚礁周边的平静水域,它们比较轻巧。 但这个[物种]的体格比较勇健。 」

跟其他豆丁海马一样,非洲版的豆丁海马也被认为是以微小的桡足类和甲壳类为食。 同时也善于伪装融入周围环境。

还有更多有待发现

这项发现「显示海洋中还有许多等待着我们发现,即使是近岸的浅水处也一样。 」新西兰奥克兰博物馆的自然科学主任托马斯. 特恩斯基(Thomas Trnski)说,他并未参与这项研究。 几乎所有的豆丁海马都是在过去20年间发现的,他补充道。

在珊瑚大三角以外发现的唯一的豆丁海马,是日本豆丁海马,昵称「日本猪」,首度描述是在2018年8月。

虽然许多地方的海马族群都因为中药与水族馆交易导致的捞捕而减少,但这对豆丁海马倒不是问题,因为它们很难找,秀特说。 尽管如此,有些豆丁海马的族群密度非常低,也没有足够资料能清楚它们的数量到底有多少,史密斯补充。

这种鱼类只能随着海流漂流很短的距离。 该研究认为Hippocampus nalu是在超过1200万年前跟所有豆丁海马物种的已知祖先分开演化的。

「这代表在印度洋西部」和以外地区,「很可能还有许多种豆丁海马等着我们发现。 」秀特说。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环球趣视频”
上一篇 下一篇 TAG: 新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