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澳大利亚渐新世晚期有袋类新种Mukupirna nambensis揭示袋熊演化及其掘洞行为

澳大利亚渐新世晚期有袋类新种Mukupirna nambensis揭示袋熊演化及其掘洞行为

澳大利亚渐新世晚期有袋类新种Mukupirna nambensis揭示袋熊演化及其掘洞行为

澳大利亚渐新世晚期有袋类新种Mukupirna nambensis揭示袋熊演化及其掘洞行为

澳大利亚渐新世晚期有袋类新种Mukupirna nambensis揭示袋熊演化及其掘洞行为

澳大利亚渐新世晚期有袋类新种Mukupirna nambensis揭示袋熊演化及其掘洞行为

澳大利亚渐新世晚期有袋类新种Mukupirna nambensis揭示袋熊演化及其掘洞行为(复原图Credit: Peter Schouten / 化石图片:自然杂志网站)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中国科学报(冯维维):近日,《科学报告》发表的一篇论文报告了一种古代有袋类动物新种,它代表了迄今为止已知最古老澳大利亚有袋类动物,其解剖特征有助于人们进一步理解现代袋熊演化及其典型的掘洞行为。

英国索尔福德大学的Robin Beck等人描述了在南澳大利亚艾尔湖盆地发掘的一块头骨和部分骨架。该化石可追溯至渐新世晚期(约2600万年前~2500万年前),属于袋熊亚目的一个新种。袋熊亚目曾是多样性最丰富的有袋类动物演化组之一,目前只剩袋熊科中的3个物种和考拉存活。作者将此次新发现的物种命名为Mukupirna nambensis,源自艾尔湖和弗罗姆湖周边地区所讲的迪埃里语和马利扬加帕语中的“muku”(骨头)和“pirna”(大);其体重估计为143千克~171千克,约为现存袋熊物种的5倍。

对其骨骼鉴定得到的一些解剖特征指向了掘洞行为,比如常见于掘洞动物的前臂适应。但是,先前发掘的可追溯至较晚时期的化石证据表明,Mukupirna对于掘洞行为的适应不如其年代较晚的近亲。

这一点以及Mukupirna的体形说明它可能没有现代袋熊所具有的掘洞能力,但是可以通过刮挖的方式获取地表下面的食物,如植物根茎。现存袋熊物种的另一种典型适应是可以持续生长的专门的臼齿,但是Mukupirna没有这样的牙齿,表明在袋熊演化过程中,用于挖掘的骨骼解剖学适应早于牙齿变化。

相关论文信息:https://doi.org/10.1038/s41598-020-66425-8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环球趣视频”
上一篇 下一篇 TAG: 澳大利亚 袋熊 渐新世 新种 有袋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