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因归属问题而遭撤回 科学殖民让恐龙研究“二次灭绝”

巴西东北部发现的新恐龙物种Ubirajara jubatus(Dani Navarro)

巴西东北部发现的新恐龙物种Ubirajara jubatus(Dani Navarro)

巴西东北部发现的新恐龙物种Ubirajara jubatus(Dani Navarro)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知社学术圈:2020年12月,古生物学家在巴西东北部的一座古老潟湖沿岸发现了一种新的恐龙物种——Ubirajara jubatus。这种小型生物外貌和大小类似禽类。令人惊叹的是,它不仅披着细丝样的鬃毛,肩膀上还长有非常独特的装饰性“尖刺”结构,仿佛一柄柄长矛。因此,科学家以当地图皮印第安人的名字为其命名“乌比拉哈拉”,意为“长矛之王”。科学家推测,这些矛状尖刺就像孔雀的翎羽一样,在同类竞争中吸引伴侣的注意力或者吓跑敌人。该项研究发表在科学杂志《白垩纪研究》上。

乌比拉哈拉令人惊艳的外形震动了整个考古界。但当人们还未从这种震惊中回过神来,一场因此珍稀化石标本的归属问题的激烈“嘴仗”愈演愈烈,并引发了一场围绕科学研究的法律和道德问题大讨论。

该论文于2020年12月13日在网上发表后,许多巴西古生物学家质疑该化石是从非法渠道流出巴西的。他们表示,存放在德国卡尔斯鲁厄国家自然历史博物馆(State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 Karlsruhe SMNK)的化石出口手续不合法,因此要求归还标本。

根据1942年巴西的一项法律规定:“收集化石需要获得国家采矿局的许可证,任何发现的化石都属于国家所有。”1990年,一项补充法令规定,化石的出口必须得到科学技术和创新部的批准。外国研究人员必须与巴西的机构合作开展研究。

据博物馆方代表、论文合著者、古生物学家埃伯哈德·弗雷(Eberhard Frey)解释说,该化石于1995年运往德国,当年2月1日获得了当时巴西国家矿产生产部代理人的出口许可。他当时运输这两箱含有化石的钙质样品是“合理合法”的,“没有商业价值,仅用于在SMNK进行古生物学研究”。当时签署该项授权的巴西方面官员何塞·贝蒂马尔·梅洛·费尔盖(JoséBetimar Melo Filgueira)现已退休,他曾对媒体表示,即便如此,要出口该化石研究人员“还需要获得科技部的授权”。

化石出口的手续到底是否合法?管理SMNK的德国巴登-符腾堡州科学研究与艺术部发言人近日在《科学》杂志上表示,此前1995年出口的说法不准确。该发言人说,化石不是弗雷带到德国的,而是2006年由一家私营公司进口的。在收藏了3年之后的2009年,关于标本的研究才由SMNK对外公布。

今年8月,巴登-符滕堡州政府发表支持SMNK的所有权主张,声明中说,Ubirajara化石是根据德国法律和国际公约合法获得,SMNK收藏的所有标本,包括来自巴西的标本,都是巴登-符滕堡州的财产。这一所有权主张激怒了巴西人。该研究论文发表一周时间内,数千条社交媒体以“UbirajaraBelongstoBR”(乌比拉哈拉属于巴西)为标签,指责论文作者和SMNK非法将化石运出该国。

其实,不仅仅是Ubirajara,SMPNK还收藏了来自巴西的其他40多种化石。甚至还有一些其他来源不明的化石至今尚未被公开描述。这些化石大多是通过疑似非法的渠道从发展中国家流出的。

随着争论的不断发酵,近日,《白垩纪研究》杂志撤销了最初关于乌比拉哈拉研究的论文,并更新了有关化石来源的政策,表示将不接受发表关于疑似从原产国非法收集和出口、来源不明或私人收藏的标本的论文。更新相关政策的还有一些其他期刊,比如《科学·自然·生态与进化》(Science,Nature,Nature Ecology & Evolution)和《国家科学院学报》(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 Academy of Sciences)等。

论文的撤回让弗雷等作者感到压力倍增以及声誉受损。但这一结果也让巴西古生物学界欢欣鼓舞。北里奥格兰德联邦大学古生物学家Aline Ghilardi说,此举将有助于减少从拉美等国非法走私化石的行为,鼓励更合法、符合道德原则的研究。

论文的永久性撤回再次引发了巴西要求将化石归还的强烈意愿。经过沟通,里约热内卢联邦大学国家博物馆古生物学家兼国家博物馆主任Alexander Kellner日前透露,巴登-符滕堡州政府目前正在重新考虑其立场。目前对方正在深入研究此事,并愿意通过对话探索达成一致的解决方案。

Ubirajara化石之争并非个案。在6月发布的一份预印本中,科学家分析了过去30年中发表的约28000篇关于化石的论文。他们发现,德国、英国和法国各自贡献了超过10%的古生物学论文,但大多数此类研究都是用国外的化石开展的。其中,德国此类研究占88%,超过一半的论文没有包含标本所在国的当地作者。目前,各相关期刊正在着手解决这一问题。

然而争吵仍未停止。“我们的博物馆条件更好,更安全,更适合保存这些化石标本。”Ubirajara论文合著者、朴茨茅斯大学的David Martill“心有不甘”。他说,考虑到3年前席卷巴西国家博物馆的大火,当地博物馆的保护措施似乎严重不足。“2019年巴黎圣母院大火引发的灾难还没忘吧!”巴西科学家Ghilardi反唇相讥,“我们的科学家,我们的研究能够保护好我们自己的东西。”

迫于这场争论的舆论的压力,有些研究人员开始自愿归还巴西化石。包括蜘蛛化石等在内的35个标本将于近期自勘萨斯大学自然历史博物馆返回巴西。

到这里,这场关于恐龙化石之争好像暂时告一段落了。但是新的隐忧又从其他地方冒了出来。有科学家担心,Ubirajara论文的撤回会让对于这种新恐龙的研究停滞不前。甚至有人直言,只要没有这篇论文,科学界就不存在这个物种,这就像是恐龙的第二次灭绝!

珍稀标本归属权是法律问题,科学的持续进步是人类共同所盼,如何更好平衡二者关系?




上一篇 下一篇 TAG: 化石 恐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