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野外寻“龙”显峥嵘——记重庆市先进工作者 川渝古生物学科重点实验室主任代辉

代辉研究新命名恐龙“普安云阳龙”3D打印模型

代辉研究新命名恐龙“普安云阳龙”3D打印模型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上游新闻(白文起、袁秀、刘入瑕):谈起建设川渝两地唯一的古生物学科省部级重点实验室,代辉博士脸上写满了微笑,话也多了起来。

怎能不兴奋呢,为了古生物事业,他和他的团队踏荒野,翻山岭,执着追求,用青春奏响了乐章;战酷暑,冒严寒,无怨无悔,用汗水和智慧书写了寻“龙”诗篇。团队荣获了重庆市工人先锋号、重庆市优秀青年文明号、全国青年文明号;他本人成长为正高级工程师,入选“西部之光”访问学者、自然资源部高层次科技创新人才工程青年科技人才、中国地质学会第四届野外青年地质贡献奖——金罗盘奖、重庆市直属机关优秀青年、重庆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局优秀共产党员。最近又荣获重庆市先进工作者。

把“龙”找出来

2015年,27岁的代辉,从中国地质大学(北京)博士毕业后,经导师推荐,来到重庆市地勘局208地质队。他说,恐龙埋在地下,要把它找出来,必须扎根野外。在实习期间,他就带领技术人员走进綦江古生物化石野外现场进行调查。凭着过硬的专业素养和不懈的努力,重庆綦江古生物产地被原国土资源部认定,成为重庆市唯一一个国家级重点保护古生物化石产地,使重庆古生物工作迈上了新台阶,对重庆古生物化石的保护起了示范引领工作。

为搞好古生物化石保护工作,自然资源部要求各省市编制规划。重庆古生物化石资源丰富,但基层工作薄弱,人才匮乏,规划姗姗来迟。代辉在局、队领导支持下,申报建设了重庆市地质遗迹保护与研究实验室,主编了《重庆市古生物化石保护规划(2016-2020年)》,对重庆古生物化石资源进行系统梳理,为重庆古生物工作提供了方向,奠定了基础。

“规划如何落地?”他说无巧不成书,正准备出野外进行调查时,传来一个好消息。云阳县清水土家族乡钢厂村民周政,带狗放牛时,发现小狗刨出一块粗壮的“骨头”。周政感到新奇,便上报了云阳县文物保护管理所、三峡博物馆、208地质队。原重庆市国土房管局委派208队开展调查研究。

作为208队地质遗迹保护研究院学术带头人,代辉喜出望外,迅速奔赴现场。调查发现,所谓这块“骨头”,其实是恐龙化石。他以此为线索,带领团队跋山涉水,起早贪黑,进行调查。发现54平方公里范围的恐龙化石露头,星罗棋布,像个“恐龙窝”。这些化石在时代连续的侏罗系地层,横跨云阳县龙角、普安、新津、故陵等四个乡镇,沿地层走向连绵至少18公里,成了“埋在地下的恐龙化石城”。

2017年,他们在云阳普安发掘出长达150米,高6-10米的恐龙化石墙,而比化石墙所在的沙溪庙组地层更古老的新田沟组地层又发现了恐龙化石。

山野寻“龙”,翻山越岭,吃不好,睡不着,非常艰苦。然而,新发现让他们“苦中有乐,乐在其中”,代辉带着新发现的恐龙化石到北京请教导师徐星。白天与导师一起对化石观测、记录、研究,晚上回宾馆,趁夜深人静思考,描述化石标本结构和细节、特征,常常工作到凌晨。功到自然成,终于写出论文,在《Scientific Reports》(《科学报道》)上发表了《中国重庆中侏罗统新田沟组可能为巨齿龙超科的一兽脚类恐龙新材料及其对早期坚尾龙类演化的意义》,“普安云阳龙”这一新属种恐龙由此正式发现和命名。代辉说:“此刻快乐极了,疲劳顿消。”

长期以来,古生物界认为,蜀龙均出自四川自贡。最近,代辉带领团队在云阳普安老君村中侏罗统下沙溪庙组发现蜀龙化石新材料。这一新发现,不仅有助于进一步了解蜀龙个体发育过程,而且丰富了蜀龙在中国的分布范围。

团队在万州盐井沟化石产地还发现大熊猫、巨貘、大象、水鹿、竹鼠等哺乳动物化石。其中,一具巨貘化石骨架完好,一个山原貘头骨化石相对完整。专家认为,这一发现具有极高的科研价值和展示价值,填补了国内缺少完整貘化石骨架的空白。

把“龙”牵出来

“把‘龙’找出来,还要保护好,把它牵出来”。代辉说,恐龙化石是珍贵的一次性资源,发掘必须保护为先。2015年,在普安恐龙化石点进行现场踏勘时,临近春节。为了保护化石不受破坏,他们假期安排人员24小时看守。

普安恐龙化石资源非常丰富,但化石富集区为耕作养殖地,风化侵蚀严重,化石保护是个难题。他们不断创新,采用新技术新方法,选取三种涂料进行试验,反复比较优势,最后选用了新型保护试剂纳米二氧化硅,涂在化石和围岩表面,进行加固,防止风化。这种试剂无色、无味、无毒、防腐、环保,既防风化,又具有不影响化石颜色等基本性质。

抢救性发掘,更是坚持保护为先。他们采用“坡率法盖层剥离+渣场弃渣+化石展示墙”实施方案。为更好地记录恐龙化石原始埋藏状况,构建恐龙化石发掘现场的原始三维场景,实现信息化管理及展示功能,创造性地将物探测试、三维激光扫描、无人机倾斜摄影等先进技术手段应用到了恐龙化石发掘中。在发掘现场,安装高清摄像头并连接移动专线,将监控接入原市国土房管局应急指挥中心,进行远程监管。

代辉说,恐龙化石属国家重点保护古生物化石,普安恐龙化石抢救性发掘项目经原国土资源部同意启动。该项目既是国土资源部示范项目,也是重庆市首个获部正式批准的古生物化石发掘项目。发掘始终坚持规范化、专业化、标准化的“三化”原则,充分运用多种创新技术,对化石层如何剥离、弃渣往哪里放;发掘时,哪些用人工,哪些用机械,哪些要特别精准等都严格按实施方案进行。普安恐龙化石发掘得到国家专家组的高度评价,认定发掘程序合法、人员配备合理、发掘工作科学、保护方法恰当。

2015年以来,他带领团队坚持科学保护、发掘,把恐龙牵出来,取得丰硕成果,形成了世界上最大的侏罗纪单体恐龙化石墙,发现和建立了我国新的恐龙动物群。2017年6月28日,重庆市人民政府举行云阳县普安恐龙化石抢救性发掘成果新闻发布会,宣布重庆发现世界级恐龙化石群。

“代辉和他的团队为什么能得到政府的重视?”208地质队党委书记杜春兰给出的答案是: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局、市地勘局高度重视,大力支持;代辉和他的团队把古生物等地质遗迹保护研究工作当成一辈子的事业不懈奋斗,完成的项目经专家评审,全部为优。

让“龙”站起来

走进川渝共建古生物与古环境协同演化重庆市重点实验室化石修复中心,迎面扑来的是昂首高大的几十条恐龙和哺乳动物化石装架。这是古生物学术带头人代辉和他的伙伴们的杰作。代辉说,化石经修理、复原、装架,让沉睡的恐龙站起来,其中总长24米的马门溪龙,成为目前重庆装架最大的恐龙“明星”。

“我们的团队有高级顾问,有年轻有为的科研人才和顶尖的高级技工。”代辉说,208地质队地质遗迹保护研究院现已发展成40多人的团队。这个团队,人才结构合理,具有古生物化石调查、保护、发掘、修理、复原、装架、科研、科普全链条服务功能。

高级技工在对古生物化石修理、复原、装架过程中,发扬工匠精神,精益求精,积累了丰富经验,练就了一手绝活,声誉闻名遐迩。科技成果转化,恐龙化石装架技术走出重庆,产生良好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江西省赣州市博物馆,对业内多个单位进行考察,最终放心地将“虔州龙装架”交给代辉团队完成。据悉,装架成果到日本展出,深受欢迎。截至目前,该团队已为贵州、山西、大连等多个省市完成恐龙化石骨架20余具。

熟悉代辉的人说,他爱岗敬业,一心扑在古生物事业上。在川渝有关部门的支持下,建设了川渝两地唯一的古生物学科省部级重点实验室,并任主任。打造国内领先的化石采集、修理、复原和装架的团队,并被授予“重庆市科普基地”。在全国没有古生物工作技术标准的情况下,编制出《重庆市古生物化石发掘和修复装架技术要求》,并获得自然资源部批准编制《古脊椎动物化石发掘和修复装架技术规程》行业标准,填补了古生物化石相关技术标准的空白。

代辉名声在外,有学校、科研单位想以优厚条件引进。他说:“我是地质队培养出来的,这里有良好的野外工作条件,有事业。搞古生物工作还是把论文写在大地上更接地气,更有作为。”的确,野外工作为他提供了第一手科研资料和科普素材。近几年来,他搞科研,在一流学术期刊发表科研论文24篇,其中19篇被SCI收录。搞科普,牵头编制了《重庆市地质简史》,出版了《山城龙迹—走进重庆恐龙世界》科普专著被评为重庆市优秀科普图书,科学回答了恐龙从哪里来,恐龙化石有什么研究价值,恐龙灭绝之谜是什么,为什么说重庆是一座建在恐龙脊背上的城市?他搞科普还运用新技术,让大众在体验和互动中学到古生物知识。他带领团队参加市科技局举办的以“当化石遇上科技”为主题的科普宣传活动,将远古生命与3D打印和VR技术结合,现场展示3D打印恐龙模型,推出“全景模拟恐龙化石VR体验”、“寻找未来地球上你的家乡”等,深受观众特别是小朋友欢迎。




上一篇 下一篇 TAG: 古生物学 恐龙 代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