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南非洞穴发现的纳莱迪人儿童骨骼化石带来新谜团

人类学家Marina Elliott坐在南非升星岩洞系统的入口处。她的团队在洞穴蜿蜒的隧道网络深处发现了这些新出土的遗骸。摄影:ROBERT CLARK

人类学家Marina Elliott坐在南非升星岩洞系统的入口处。她的团队在洞穴蜿蜒的隧道网络深处发现了这些新出土的遗骸。摄影:ROBERT CLARK

洞穴里的迪纳勒迪岩岩室少有15具纳莱迪人的遗骸,上图是其中一具遗骸拼合后的情形。摄影:ROBERT CLARK

洞穴里的迪纳勒迪岩岩室少有15具纳莱迪人的遗骸,上图是其中一具遗骸拼合后的情形。摄影:ROBERT CLARK

在2013年探险中,Marina Elliott与古生物学家Ashley Kruger一起探索侧边的岩岩室Elliott是六位科学家之一,凭借技巧和体格来到迪纳

在2013年探险中,Marina Elliott与古生物学家Ashley Kruger一起探索侧边的岩岩室Elliott是六位科学家之一,凭借技巧和体格来到迪纳勒迪岩室。摄影:ELLIOT ROSS

科学家才刚刚开始解开升星岩洞系统的很多秘密,他们对尚未发现的秘密感到激动不已。摄影:ROBERT CLARK

科学家才刚刚开始解开升星岩洞系统的很多秘密,他们对尚未发现的秘密感到激动不已。摄影:ROBERT CLARK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国家地理中文网(撰文:MAYA WEI-HAAS 译者:Sky4):在南非的升星岩洞系统地下约45米的地方,Becca Peixotto被卡在狭窄的缝隙中,在岩壁之间艰难前行,设法绕过一个弯道。她一点点扭动身体,穿过弯弯曲曲的通道,整个人几乎上下颠倒,终于来到一处岩架,那里有一份科学宝藏正在等着她:一个孩子的牙齿和骨头碎片。这个孩子生活在24万多年前,是神秘的人类近亲:纳莱迪人。

2013年,洞穴探险者偶然发现了第一批化石,这次在升星岩洞又发现了近2000块纳莱迪人的骨头和牙齿。这个孩子的遗骸包括6颗牙齿和28块头骨碎片,据估计,他死于4到6岁之间。

所有这些发现都来之不易,由于恐怖的垂直下降和紧紧的挤压,洞穴探险者必须通过呼气,来压缩胸腔。而最近华盛顿特区美利坚大学的考古学家Peixotto和她的团队所需要的柔术动作则最具挑战性。

这次迷宫探险发现的孩子遗骸被称为“Leti”,在塞茨瓦纳语中意为“失去的孩子”;他带来一个关于这些神秘人类近亲的问题:他们为什么要冒险进入这个黑暗、扭曲的洞穴深处,又是怎么做到的?

“参与这项研究的人都没有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发现纳莱迪人的遗骸,”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的古人类学家John Hawks说:“我们正在一点点地向不可能的通道推进。”

关于这次发现的描述发表于《古人类学》杂志,是2017年和2018年探索洞穴最深处的收获之一。研究团队绘制了超过300米的新通道,并在第二项研究中描述了迷宫一样的洞穴系统。其中仅指出了从更大的洞穴系统通往迪纳勒迪子系统的入口,考古学家在那里发现了大部分纳莱迪人的遗骸。最新的遗骸是子系统里发现的最深的一个,距离入口处30多米。

研究作者认为,这些发现表明,遗骸可能是其他纳莱迪人特意带进来的,这是一种处理尸体的方法。“孩子的头骨被扔到非常难抵达且危险的地方,对此我们找不到其他原因,”升星岩洞探险队的领队Lee Berger在新闻发布会上说。Berger是南非威特沃特斯兰德大学的古人类学家、国家地理探险家。

但没有参与此次研究的一些科学家却不认为是这样。对于古人类学家和考古学家而言,纳莱迪人是否把尸体带入洞穴意义重大。这种对亡者的有意行为意味着某种文化复杂性,而这种复杂性曾被认为是智人所独有的。

Hawks在思考,“我们对死亡的反应,我们对其他个体的爱,我们与他们之间的社会联系——他们与智人的相似度有多大?”

地质攀岩架

2015年,纳莱迪人被发现,科学家对于他们兼具现代和古代特征感到困惑不已,这说明人类进化比想象的更复杂。关于这些身材矮小的古人类,最令人震惊的是,非常难找到他们的遗骸,因此他们冒险进入洞穴深处也一定很困难。

2013年的第一支挖掘团队由六位科学家组成,全都是专业女性洞穴探险者,重要的是,她们体型娇小,可以在洞穴里的地质攀岩架间穿梭。多年来,在国家地理学会的支持下,探险队共拼凑出至少20个纳莱迪人的遗骸,其中15个在迪纳勒迪子系统的一间岩室里被发现。

尸体如此集中,往往是所谓的“死亡陷阱”造成的,即通向地面的地下洞穴,动物或人一不留神就会掉下去。这些陷阱杀死了各种各样的动物,包括南非马拉帕洞穴里发现的“动物园”,而升星岩洞里的绝大多数骨头都来自纳莱迪人。

遗骸为何最终在洞穴里?研究团队表示,其他很多推测也无法解释。不太可能是食肉动物把纳莱迪人拖入洞穴,因为骨头上没有牙齿的痕迹;也不可能是水冲进来的,因为身体的某些部位近乎完好无损,包括一只手,骨头的排列与生前一样:手掌向上,手指向内弯曲。

然而,进入洞穴有危险,尤其是拖着一具尸体。考古学家仔细检查了洞穴系统的唯一入口,发现在纳莱迪人时代,只有两种方法下去:一种是12米近乎垂直下落,即陡坡道;另一种是借助陡坡道岩壁上勉强能通行的裂缝网络。

研究团队最初以为纳莱迪人是通过垂直下落的方式,把尸体送入岩室。但进一步挖掘后,考古学家在洞穴更深入发现了三个地点,其中有新发现的孩子的遗骸。

“除非纳莱迪人就在这个子系统里,否则这些地方不会出现他们的尸骸,这意味着活着的纳莱迪人通过陡坡道进入这个洞穴,”Hawks说。

谜团重重

但其他科学家却不认为是这样。绘制地图和新发现的骸骨“尚未证明遗骸一定是其他人类故意留在那里的,”杜伦大学的考古学家Paul Pettitt在邮件中写道。不过他补充说,最近的发现“提高了这种可能性”。

他和其他研究人员认为,还需要排除其他解释。也许古人类以某种方式利用这些洞穴,并死在了那里,图宾根大学的博士后学者Aurore Val说。

她指出,狒狒经常在洞穴里过夜,有时就死在那里。死去的狒狒往往很年轻或是年迈,死于各种自然原因,比如疾病。在最近的一项研究中,Val和同事发现,升星岩洞的纳莱迪人遗骸里的年轻人和老年人分布情况与南非米斯格罗特洞穴里的狒狒相似。“我不是说我们解决了问题,”Val说:“但我认为这是一个值得探索的方向。”

考古学家还需要更多细致的工作,来完全记录洞穴的地质情况和几千年来的变化。确定Leti和其他新发现的化石的年代,这将有助于弄清楚古人类放置遗骸时洞穴的情况,澳大利亚乐卓博大学的古人类学家和地质考古学家、国家地理探险家Andy Herreis说。“洞穴很复杂,”他在邮件中写道:“随着时间推移,通道会打开,入口会坍塌。”

虽然洞穴发生了变化,包括岩石坠落,一些通道因为矿物质沉积而变窄,但研究团队之前的分析表明,几十万年里,迪纳勒迪子系统的基本结构一直较为稳定,研究作者、西蒙弗雷泽大学的人类学家Marina Elliott说。她是2013年至2019年洞穴挖掘工作的负责人。

然而,争论仍会继续。对于很多科学家来说,证实纳莱迪人勇敢地穿过洞穴蜿蜒的通道,意味着思维方式的重大转变。智人是唯一会特意埋葬死者的现存人种,不过一些尼安德特人也有这样的行为。

也许我们不应该对其他古人类特意埋葬死者这么惊讶,Elliott说。

“作为人类,我们很喜欢自命不凡,不喜欢别的物种染指,”她说。但科学家曾认为属于智人的很多典型特征,比如制造工具,后被证实也属于其他古人类和灵长类动物。

Elliott承认,很多问题仍悬而未决,两项新研究带来了更多谜团。“但这显然是一件好事,”她说:“这给了我们更多工作。”




上一篇 下一篇 TAG: 化石 纳莱迪人 南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