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长类的社会进化》:猿猴也有社会吗

2002年暑期,我带女儿在日本名古屋东山动物园参观,在猿猴馆前,正好遇到一群日本学生在听他们老师讲解,因为我不十分懂日语,于是试用英语问其中一个同学如何区分猿和猴,她非常快地告诉我猴子有尾巴而猿没有,回答得如此简明扼要,让我非常惊讶。但是,同样是这个问题,一次我跟随我们学院的老师去旅游,在一个博物馆参观,当看到猩猩的雕像时我突然问大家这个问题,结果没有一个人回答出来,这让我这个灵长类研究者感到非常失望。从这个时候起,我就一直在想,如果能有一本中文书籍系统介绍猿猴类的社会,这对于大家了解神秘的猿猴社会一定会有很大的帮助。令人十分欣慰的是,我的这个愿望通过《灵长类的社会进化》这本书实现了。

我们常常会问:我们从哪里来?人类社会的家庭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家庭最早的形式是什么样的?人类社会又是如何进化到现在的模样的?这本书给出了圆满的回答。正如作者在书中写道:“人类有五百万年的历史,而有文字记载的部分仅仅几千年而已,于是,人类社会的起源一直是一个难解的谜团。”

19世纪后半叶,在达尔文进化论的推动下,人类学者们开始思考人类社会是如何起源和进化的。追随考古人类学者的脚步,人们看到火山灰下掩埋的神秘足迹和100多万年前人类的骨骼化石。藉由这些古老部落的线索,考古学者们尝试重建祖先的社会形态。但是,由于化石里没有人类行为、社会关系和生态的直接证据,人类祖先的生活方式仍然扑朔迷离。顺着文化人类学者的视线,人们注意到分散在世界各个角落的原始部落,研究和比较这些原始部落的社会可能会展示出人类祖先的生活方式。然而,原始部落的社会各有不同,例如,非洲桑族人生活在父系一夫多妻的社会;尼泊尔帕洛族人和印度米纳罗人生活在一妻多夫的社会;加勒比海沿岸的人们盛行母亲家长制,社会里没有父亲的角色;中国汉族人则强调父亲的角色,形成父系大家族的社会。如今的人类社会不仅非常多样,而且明显受时代和文化的影响,未必能够反映出几十万年前初期人类的社会形态。

20世纪上半叶,人类学者和生物学者们逐渐意识到可以从人类的近亲猿猴类中寻找人类进化的答案。人与猿猴被统称为灵长类,灵长类是“众生之灵、众生之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