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神秘的地球 >> 考古发现 >> 水下考古 >> 详细内容

深海探险家们在爱琴海偏僻处发现大量古代沉船

来源: 神秘的地球
时间:2016年7月21日

一名潜水员正在测量在最近发现的45艘船骸中、最古老的船只上所发现的萨摩亚双耳罐。这些陶罐可追溯至公元前525年至480年间。 PHOTOGRAPH BY VAS

一名潜水员正在测量在最近发现的45艘船骸中、最古老的船只上所发现的萨摩亚双耳罐。这些陶罐可追溯至公元前525年至480年间。 PHOTOGRAPH BY VASILIS MENTOGIANIS

这艘船是在佛尔尼找到的沉船中,唯一一艘外露木材结构得以保存的船骸,该船的时代约为18至19世纪。 PHOTOGRAPH BY VASILIS MENTOGIAN

这艘船是在佛尔尼找到的沉船中,唯一一艘外露木材结构得以保存的船骸,该船的时代约为18至19世纪。 PHOTOGRAPH BY VASILIS MENTOGIANIS

潜水渔夫米缇克斯(Manos Mytikas)从海底捞起一个双耳罐。许多从这艘沉船上发现的物件都来自于北非。 PHOTOGRAPH BY VASILIS MEN

潜水渔夫米缇克斯(Manos Mytikas)从海底捞起一个双耳罐。许多从这艘沉船上发现的物件都来自于北非。 PHOTOGRAPH BY VASILIS MENTOGIANIS

这些可能是希腊化时代的双耳罐,来自于尼多斯岛(Knidos )和科斯岛(Kos)。它们摔碎在海底峭壁的斜坡上。 PHOTOGRAPH BY VASILIS ME

这些可能是希腊化时代的双耳罐,来自于尼多斯岛(Knidos )和科斯岛(Kos)。它们摔碎在海底峭壁的斜坡上。 PHOTOGRAPH BY VASILIS MENTOGIANIS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Nick Romeo 编译:林品竹):一年多来,深海探险家们二度在爱琴海偏僻处发现将近两打的沉船。

在2015年七月的一个下午,海洋考古学家库索佛雷奇斯(George Koutsouflakis)正在他位于雅典的办公室内和同事聊天,这时他的电话响了。电话的另一头是一位来自佛尔尼群岛(Fourni archipelago,位于东爱琴海的萨摩斯岛Samos和伊卡利亚岛Ikaria之间)的自由潜水渔夫。在佛尔尼群岛沿岸潜水捕鱼的日子里,这位渔夫发现某些地方的海床上满是古代的陶土容器,这些镶嵌着珊瑚的容器很久很久以前便从船上散落。在过去一年中,他手绘了海底地图并标示出了将近40处可能的船骸。他希望库索佛雷奇斯可以看看这张地图。

这通电话来的正是时候:身为伊卡利安岛民,库索佛雷奇斯好几年来不时便会听到关于佛尔尼沉船的传闻,而在那个夏天,他正试着组织一支考察队伍来寻找这些船骸。当库索佛雷奇斯从该名渔夫那听到了消息后,他对同事微微一笑,知道该是执行这计划的时候了。

就在2015年九月、仅仅11天的潜水探勘,库索佛雷奇斯和他来自RPM航海基金会的伙伴彼得.坎伯(Peter Campbell)一起找到了22艘沉船遗骸。今年六月,他们带着潜水员、考古学家和文物修复专家共25人,再度回到佛尔尼群岛。在22天的潜水探索中,他们又找到了23艘前现代时期的船骸,使得发现的沉船总数来到了45艘,这数量在希腊水域的所有已知船骸中占了20%。

横跨世纪

这些新发现的沉船横跨了逾两千年的希腊海洋史。最古老的船只大约可以追溯到公元前525年,而最近代的船骸则在19世纪早期。其他的船骸年龄则分别落在不同世纪:这些船上物品包括了古典时期(公元前480至323年)、希腊化时期(公元前323至31年)、晚古时期(西元300至600年)和中世纪时期(西元500至1500年)的锅碗瓢盆、储物罐、手掌大小的台灯和精致的黑漆陶瓷小物。

最常见的文物就是一种被称为「双耳罐」的陶土制品。这些土罐被古代商船们用来运输酒、橄榄油、鱼酱和其他物品。透过分析这些土罐的样式和成分,可以辨识它们究竟来自何方,不同土窑制造出来的成品外观,会因当地窑烧土壤的不同而异。 2016年发现的土罐分别来自塞普勒斯、埃及、萨摩斯、派特摩丝、小亚细亚、希腊本土、罗马、西班牙、甚至北非,显示了历史上不同地中海文化错综复杂的贸易网连结。

一探究竟

今年六月最后几次晨潜的其中一次,笔者和四个希腊最厉害的潜水专家登上了橡皮艇。这次任务是要到本岛其中一段曲折的海岸线、探索一艘位于深海的船骸,因此我们正期望从一位深海潜水员身上得到一些指点。由于到处都是天然形成的海湾和港口,佛尔尼成了古代船只在海上遇到强风时的最佳避风港。

在海面上穿过一阵雾和水气之后,橡皮艇驾驶将小艇慢下,接着我们请深海潜水员帮忙确认位置。其他沉船调查计划都是使用远端操控的仪器来探测海床,这有时一天就会花上数万美金。但坎伯和库索佛雷奇斯却依赖这种低科技的探测技术:和在当地捕鱼数十载渔夫们聊聊。

当我们还浮在疑似沉船遗址的上方时,头两名潜水员穿上了将近五十磅的装备翻身下水。其中一名潜水员名叫米缇卡斯(Manos Mitikas),他正是一年前带着沉船地图致电给库索佛雷奇斯的那位佛尔尼潜水渔夫。整个团队在他的协助下找到了许多沉船。今天早上他们正在探索一处60公尺深的遗迹,充足的潜水气瓶是绝对必要的。

我们在海面上等待,海浪将我们的船漂离他们当时的下水处。潜水员下潜的过程总是令人紧张。即便是非常专业的潜水伕,也可能会冒着仪器故障、减压不足和氮气麻醉导致昏沉的风险。在长达25分钟的等待之后,一颗红色的充气浮标终于浮上来:他们找到了沉船并做了位置记号。

潜水伕们逐渐浮上来。海底沉船的轮廓随着深埋沙堆中的土罐堆显现,这些容器不只完整,更罕见地远从北非来到到遥远的东爱琴海。

海盗窟

45艘沉船看起来是个庞大的数字,但这在所有跨国航线中只占了非常少的一部分。 「这儿的水域是相对安全的。」坎伯说。古代沉船比例只能靠推测,但从周期数据可估算约莫为3%。大部分在佛尔尼一带的船骸看起来都是在撞上暗礁或是峭壁后沉船。

海盗猖獗的威胁不下大海本身危险的程度,事实上佛尔尼一直以来都以海盗巢穴出名。米缇卡斯正是海盗后代。他秀给笔者一份当地族谱,上头纪录了1869年,米缇卡斯的高祖父因海上犯罪而被处决。他说:「别担心,我行事正直,那已经是好几世代前的事了。」

米缇卡斯和其他当地人从小看着这些海底陶罐长大的。 「这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我以为海本来就是长那个样子。」他说。几乎所有本岛上的房屋、店面和餐厅,屋内都会摆着双耳罐。 「渔网多多少少都会捞到一些罐子,这无可避免。」

渔民vs学者

遗憾的是,探索这些船骸使得希腊渔夫和考古学家出现对立。一旦某处水底的考古遗址经人发现,希腊政府便会禁止该区域的捕鱼活动。最近大量海底遗迹面世,大片水域将会被宣告为禁捕水域,此举将严重影响当地渔夫生计。藉由在海底文物监委会(暂译,the Ephorate of Underwater Antiquities)任职之便,库索佛雷奇斯协助大幅缩小禁捕区域,算是兼顾古今的折衷方案。

但在佛尔尼,当地居民和考古学家双方却罕见地释出善意。奥林匹亚迪斯(Smalis Olympiadis),这名33岁的渔夫在季末带领考古团队到达爱琴海目前已知最大的古代石锚场。该地位于本岛东部海湾、水下40公尺处,而锚本身长逾1.8公尺,重量超过136公斤,为红色和橘色的珊瑚礁以及钙化海藻覆盖。库索佛雷奇斯使尽力气将石锚拖行到浅海后,六名壮丁合力将它抬到橡皮艇上。

奥林匹亚迪斯主要捕捉乌鳍石斑鱼、沙重牙鲷和赤鲷为生。但最近他的渔获以每年10%速度减少。他对于考古学家们在他岛屿附近活动感到欣慰,不只是因为这个多达25人的团队每晚都在他贩售渔获的餐厅用餐。他知道至少其他十处沉船,并打算在下一季和这些考古学家分享资讯。

长期计划

这项计划或许能将这座岛转变成地中海水下考古学的热门研究地点。 「我们真的不希望我们变成那种晃头晃脑跑来这边的外国人,找到一些文物,然后把它们送回去雅典。」坎伯说,「我们希望可以帮助当地人,让他们有足够的资金和能力来维持这个位于岛上、世界一流的海洋博物馆。」

佛尔尼市长姜.马路西斯(John Marousis)说,十年前许多雅典人和几乎所有外国人,都没有听说过佛尔尼群岛。本岛直到了1969年才供电,直至今日岛上人口也仅维持在1200人而已。当地经济非常依赖观光,但经济危机后,观光业一落千丈。

他期待在这岛上看到一座博物馆,但不仅是为了吸引观光客而已。作为位于萨摩斯和伊卡利雅之间的小岛群,佛尔尼向来相形失色。他说「最重要的就是特色,萨摩斯因为产酒以及作为毕达哥拉斯(Pythagoras)的出生地而声名大噪。伊卡利雅因多老人和伊卡鲁斯神话(the myth of Icarus)闻名于世。现在,我们有了沉船遗迹。」其夫人点头同意并补充道:「不只如此,我们这里的老人数目其实比伊卡利雅来的更多。」

在考古计划的最后一晚,超过百名当地的村民聚集在小型市政建筑前聆听坎伯和库索佛雷奇斯的报告。他们回顾了这整季下来的精华片段,展示了令人叹为观止的水下奇观照,并把打捞上岸的文物交由人群近距离观看触摸。在感谢了当地人的支持与协助后,坎伯便针对希腊诸岛之间的观光竞赛出声:「伊卡利雅岛上有伊卡鲁斯的传说,尽管让他们自豪去吧!你们有的可是货真价实的宝藏。」

TAG: 爱琴海 沉船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