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坦桑尼亚伦盖火山阴影下的泥滩里发现万年前古人类的足迹化石

坦桑尼亚伦盖火山阴影下的泥滩里发现万年前古人类的足迹化石

坦桑尼亚伦盖火山阴影下的泥滩里发现万年前古人类的足迹化石

视频:坦桑尼亚伦盖火山阴影下的泥滩里发现万年前古人类的足迹化石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Michael Greshko 翻译:Sky4):伦盖火山一直被马赛族称为“神山”,在距离这座火山14公里处,研究人员发现了极为罕见的重要现场:泥滩地里有一组保存极为完好的人类足迹,年代大约在5000到19000年前。

这个深灰色泥滩地位于坦桑尼亚纳特龙湖南岸的恩盖吉谢罗村,其中有一块比网球场略大的地方,遍布着超过400个脚印。在非洲其它任何地方,古代智人的足迹都没有这么多,因此对于科学家来说,这次的发现是一笔巨大财富,为人类早期的故事添加了一块重要拼图。

一些足迹显示,这些人正以2.2米/秒的速度跑过泥滩。其中有个人的足迹有点奇怪,可能大脚趾受伤了。

更多的足迹表明,大约有十几个人经过了这里,大部分是妇女和儿童。他们一起走过泥滩,向未知的西南方向前进。泥滩默默记录下了一切,甚至包括每走一步,从脚上滴落下来的泥浆。

阿巴拉契亚州立大学的地质学家、《国家地理》特约撰稿人Cynthia Liutkus-Pierce是这次研究的负责人,她说:“第一次到那里时,我记得下车的瞬间,我当场就流泪了。”

“我对人类起源非常感兴趣:我们是谁?我们从哪里来?我们为什么成为现在的我们?在回望自己的历史时,我们无法不饱含深情。”

恩盖吉谢罗村的足迹为人类足迹大家族增添了让人难以置信的新篇章。这些足迹纷纷经受住了时间的考验,譬如澳大利亚的威兰德拉湖遗址有700个2万年前的足印化石,南非海岸的两个遗址也出现了智人的足迹,甚至可以追溯到12万年前。

利特里(坦桑尼亚的一处遗址,距离恩盖吉谢罗村西南方向约96公里)甚至有360万年前的足迹,很有可能是人类祖先南方古猿阿法种留下的。国家地理学会为此次发现提供了部分资助。

由于足迹的丰富度和多样性颇高,恩盖吉谢罗村的发现令人激动不已。这些足迹也为我们祖先在非洲的生活提供了非常详细的快照。

纽约市立大学的古人类学家William Harcourt-Smith也加入了Liutkus-Pierce的团队。他说:“这个遗址非常复杂。这里的足迹非常多,我们给它取了个绰号‘舞厅’,因为我从来没在一个地方见到这么多的足迹,太让人惊喜了。”

追随足迹

恩盖吉谢罗遗址(和进行发掘工作的研究人员)都要感谢伦盖火山。这座火山屹立在纳特龙湖畔,顶峰2300米,以奇形怪状的银色熔岩著称,是马赛族牧人的朝圣之地。他们到那里向恩盖神祈求风调雨顺、人丁兴旺。

现代朝圣地也出现了不少古人类的脚步。Liutkus-Pierce和她的团队认为,富含火山灰的泥浆是从伦盖火山的侧翼被冲下来的,后在山下形成泥滩,继而人类踏了上去。

这个过程大约需要几个小时到几天时间,泥浆表面干燥后,足迹就被保存在破裂的外壳中。接着,在12000年到10000年前,又一次碎石流把这些脚印掩埋了起来,藏了几千年。

2006年前,当地村民Kongo Sakkae就发现了一些足迹,但直到2008年,科学家才注意到这里。当时,宾州的环保主义者Jim Brett恰好待在纳特龙湖的帐篷营地,距离脚印只有几百米。

Brett被眼前的画面惊呆了,他拍下了很多照片,并决定把它们发给自己信任的科学家:Liutkus-Pierce。在她还是博士后研究生时,Brett就见过她。

但问题是,Brett打电话的时机太不妙了。

Liutkus-Price说:“当时是愚人节,不骗你。他打电话给我说:‘我觉得我找到了一些非常炫酷的原始人足迹。’我回答:‘Jim,你能明天再打电话给我吗?这样我就会知道这不是在开玩笑。’”

几天后,Liutkus-Pierce看到了Brett的照片,许多足迹都保存得不错,这次轮到她目瞪口呆了。她迅速招募了一支多元化的科学家团队,包括她的朋友、昔日的同窗、史密森尼学会人类起源计划的古人类学家Briana Pobiner。

Pobiner在邮件中写道:“我很高兴这个项目的范围覆盖很广,人类足迹遗址非常罕见,能够参与其中我感到很激动。足迹几乎来自于同一时间,其数量众多,让我们有机会直接对古人类生活的社会方面进行研究。”

足迹的年代问题

但是,在最近发表于《古地理学、古气候学、古生态学》上的文章中,研究团队解释说,想揭开恩盖吉谢罗村的秘密,可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尤其是对穿过泥滩的时间进行精确定位。

Liutkus-Pierce和她的团队原本以为留有脚印的泥滩源于伦盖火山喷发后被雨水冲刷下来的火山灰。如果是这样,那火山灰应该和足迹本身一样久远,这样一来,这些足迹就有12万年历史。在2011年的会议上,团队宣布了这一可能的年代,引起了众人的激动,但也招来了一些质疑。

但后来,研究团队意识到,火山灰是被流水带到恩盖吉谢罗村的,他们开始寻找泥滩中最年轻的晶体,从而给遗址的形成年代加一个时限。

足迹上方的外壳帮助研究团队确认了年代的上限,他们最终将定在了更为保守的5000年到19100年之间。

罗格斯大学的沉积地质学专家Craig Feibel没有参与此次研究,他说:“(对于确定遗址的年代)没有简单的解决办法,但至少他们可以以此为目标。(火山沉积物)非常非常复杂,我觉得他们做得不错。”

而遗址年代确定工作上的延误则让团队极度紧张,尽管地质学家已经缩小了年代范围,人类学家的分析仍然停滞不前。

2016年早些时候,研究人员被一份报道弄得措手不及。团队成员Brian Richmond因涉嫌在2015年的会议上殴打一名女性研究助理而受到调查。Richmond的工作单位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对指控进行独立调查,并在声明中确认,目前调查仍在继续。在之前的报道中,Richmond坚称自己是无辜的,并且未回应对此事的评论请求。

Liutkus-Pierce表示,Richmond从来没有骚扰过她,在恩盖吉谢罗村的田野工作是“很棒的经历”,没有发生任何事故。在最近发表的研究中,Richmond的名字仍出现在了联合作者之中。

下一步迈向何方?

既然研究人员对恩盖吉谢罗村神秘的地质年代已经有了初步定论,Pobiner和Harcourt-Smith希望古人类学分析也能尽快展开。研究人员表示,这将和2012年的早期结果展示有所相似,他们识别了至少24条路线,一些人可能在慢跑,还有一个人数超过12个人“旅行团”。

Liutkus-Pierce还在寻求长期保护恩盖吉谢罗村的方法,研究团队第一次抵达时,地面上的车胎印引起了她的思考。

目前,坦桑尼亚政府已经用铁丝网封锁了遗址。即使在最坏的情况下,未来的科学家也能看到Liutkus-Pierce在8年前看到的样子。在史密森尼学会的帮助下,研究团队为整个恩盖吉谢罗村、“舞厅”等进行了3-D扫描。

Liutkus-Pierce说:“就算神禁止我们在那里展开任何行动,我们(仍)可以用3-D打印技术复制一个遗址。”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