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第一批走出非洲的原始人:追踪脑容量不及现代人一半的格鲁吉亚德马尼西古人类

第一批走出非洲的原始人:追踪脑容量不及现代人一半的格鲁吉亚德马尼西古人类

第一批走出非洲的原始人:追踪脑容量不及现代人一半的格鲁吉亚德马尼西古人类

第一批走出非洲的原始人:追踪脑容量不及现代人一半的格鲁吉亚德马尼西古人类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科学网(晋楠 编译):在格鲁吉亚一望无际草原上的一个海角,一个中世纪教堂矗立在这个人类数千年来曾沿着丝绸贸易之路来来往往的地方。但在177万年前,这个地方是一群不同的移民者的聚集点,它们中包括剑齿虎、伊特鲁里亚狼、像狮子一样大的土狼以及人类大家族的早期成员。

在这里,原始人类将它们的小脑袋探入兽穴内,食用被丢弃的猎物,用原始石制工具切下猛犸象和土狼的肉并生食之。它们会悄悄接近在古湖泊旁边喝水的鹿群,采摘附近河边的朴树果、板栗和核桃。有时,这些古人类也会成为猎物,从其四肢骨骼化石上被大型猫科动物或土狼咬过的痕迹上可以看出这一点。

“有人曾在水沟中敲响了晚餐铃。”美国北得克萨斯州大学地质学家Reid Ferring说,他是参加该遗址分析的国际团队的成员。“人类和食肉动物相互蚕食。”

这是格鲁吉亚德马尼西最著名的遗址,它提供了洞察人类演化早期严酷环境的无与伦比的机遇,人属原始人类离开非洲家园的祖先,在遥远的北方新大陆挣扎生存,它们没有衣服,没有火种,勇敢地面对严寒,与猛兽争肉。这个4公顷的遗址上已经收获了密集堆积且完好保存的化石,它们是迄今为止所知非洲以外最古老的古人类,其中包括5个颅骨,约50块骨骼,此外还有两年前出土的尚未发表的一个骨盆。“没有哪个地方像它一样。”布卢明顿印第安纳大学考古学家Nick Toth说,“它是一个非常丰富的矿藏。”

在25年前发现德马尼西发现第一块颌骨之前,研究人员一直认为,第一个走出非洲的古人类是经典的直立人。这些高大、脑容量相对更大的现代人祖先在190万年前崛起,很快便发明了一种精致的工具:手斧。它们被认为是走出非洲的第一批人,并大约在160万年前一直走到亚洲边缘的爪哇。但随着德马尼西的骨骼和工具不断积累,关于早期移民的一幅不同画卷正在展现。

现在,化石证据已经非常清楚,这些古人类的起源惊人地早,其矮小的身材约莫1.5米高,用简单的工具,大脑容量相当于现代人的1/3或一半。一些古人类学者认为与非洲化石片段相比,它们提供了更好地了解比直立人更早的古人类的机遇。“我第一次认为通过德马尼西古人类,我们对直立人的起源有了更加确定的假设。”华盛顿特区史密森尼国家自然历史博物馆古人类学家Rick Potts说。

“小矮人”的踪迹

即便与经典的直立人相比,德马尼西古人类的身材和脑容量也更小,它们或其直系祖先来自非洲,迁徙了数千公里到达亚洲。

今年秋季,格鲁吉亚古人类学家在该国首都第比利斯和该遗址现场举行了会议,聚焦“德马尼西以及相关问题”。研究人员庆祝了发现德马尼西遗址25周年,考察了含有尚未挖掘的的6个化石坑,并就一个地理学谜题做了辩论:这些原始人类或其祖先如何从撒哈拉以南非洲跋涉至少6000公里抵达高加索山脉?“是什么让它们在没有火种、没有较大大脑的情况下走出非洲?它们如何生存?”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古人类学家Donald Johanson问道。

它们的行程一定不容易。如果检查德马尼西古人类的牙齿和颌骨,就会看到满嘴的痛苦,瑞士四历史大学古人类学家Marcia Ponce de León实验室博士后Ann Margvelashvili说。Margvelashvili发现将其与来自格陵兰岛和澳大利亚的现代狩猎采集者相比,德马尼西遗址的一名青少年年纪轻轻就有了牙齿问题,这是不良健康的标志。这名青少年有蛀牙、牙列拥挤和牙齿发育不全等问题,这表明在儿童时期某个阶段它的牙釉质已停止生长,这可能是因为营养不良或疾病。另一位牙齿严重感染者颌骨存在损伤,这可能是其致死原因。其他几人的牙齿上的沟槽和穿孔表明它们曾用牙作为工具弄破骨头以食用骨髓。所有这些古人类的牙齿都存在蚀斑,因为牙龈发炎或食物和水的酸碱度问题,细菌产物在它们的口腔内滋长。Ponce de León表示,牙齿损坏使它们每个人都走上了“掉光牙”的道路。

到达地球尽头

通过追踪一系列工具和化石,研究人员追踪了约2000万年前,早期人类走出非洲到达亚洲偏角角落的潜在路径。

不过,它们实际上也有工具保护脆弱的身体。尽管是一些粗糙的工具,但量却非常大。研究人员已经在可追溯至176万年前到185万年前的沉积层中发现了1.5万多个石片石器和石芯,还有900多个手工艺品。尽管非洲东部的直立人已经发明了手斧,即约176万年前的阿舍利文化工具,但这些在德马尼西均未看到。取而代之的是,这些工具属于奥尔德沃文化(东非旧石器时代的文化之一)或“模式1”的工具包(由古人类制作的首批工具),这些工具包括简单的用于刮削和砍砸的石片以及用于重击的球形砍刀。德马尼西的奥尔德沃工具来自50种不同的原材料,这表明工具制造者并没有进行特别的选择。“它们并没有选择原材料,它们会利用所有东西。”格鲁吉亚国家博物馆考古学家David Zhvania说。

然而,这些简单的工具却在某种程度上让它们走向全球。“它们能够就广泛的生态条件对自己的行为做出调整。”Potts说。其中的关键可能是用这些简单的工具切割肉,如果古人类会吃肉,它们就可能在难以辨别植物是否有毒的新栖息地生存下来。“食肉是一次很大的重要变化。”英国剑桥大学古人类学家Robert Foley说。

即便是用最微不足道的石块,“这些古人类也绝非善类”,它们会与大型食肉动物直接抢肉吃,Toth说。他在现场指着冲水沟入口附近一堆堆的鹅卵石说,这表明古人类通过向捕食者扔石头回避(或猎取)它们。

当它们离开非洲时就设定了自己的行程。研究人员一直认为,直立人在它们狩猎和食用的非洲动物走出该大陆之后,也走出了非洲。但据明尼波利斯明尼苏达大学古生物人类学家Martha Tappen的观点,到目前为止分析的所有约1.7万块动物骨骼均属于欧亚物种,而非非洲物种。无论是什么迫使它们走出非洲,这些移民者都在其身后留下了大量的工具,可供研究者追踪它们走出非洲的线索。

谜题犹存

同时,会议上对德马尼西颅骨的重新分析也让此次讨论更加白热化,热点是大多数颅骨究竟有多原始。哈佛大学古人类学家利用基于数字的技术将其颅骨的形状和大小与很多其他古人类作了对比,发现仅有一个颅骨(约730立方厘米)“非常贴近直立人颅骨”。而其他的颅骨尤其是最小的546立方厘米的颅骨与能人颅骨大小接近。

此外,德马尼西古人类与现代人的行走方式也不相同。对其三个脚趾交界处部分的新分析发现,这种骨密质(密集的外层)并不能像现代人的脚趾那样支撑德马尼西人。它们的行走方式更类似非洲黑猩猩,格鲁吉亚国家博物馆和南加州大学考古学家Tea Jashashvili说。

尽管这些化石的较小的身材和大脑表明它们可能更类似能人,但其相对较长的腿和现代身体比例却使它们与直立人也很接近,格鲁吉亚国家博物馆综合主管、德马尼西研究团队带头人David Lordkipanidze说。无论德马尼西人的确切身份是什么,它们的研究者均认为该遗址丰富的化石和手工艺品为了解早期人类事迹的关键时刻提供了非常好的证据。

尽管这个爱刮风的海角遗址中的这些古人类仍有许多未解之谜,但它们已经对格鲁吉亚以外的研究人员补了重要的课程。Lordkipanidze对此感激不尽。在营帐外烧烤野餐结束时,他举起酒杯说了祝酒词:“我希望可以感谢那些在那里去世的古人类。”他说。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