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登山季的圣母峰(珠穆朗玛峰)成尸山 沿路及帐棚内都有尸体

登山季的圣母峰(珠穆朗玛峰)成尸山 沿路及帐棚内都有尸体

登山季的圣母峰(珠穆朗玛峰)成尸山 沿路及帐棚内都有尸体

登山季的圣母峰(珠穆朗玛峰)成尸山 沿路及帐棚内都有尸体

登山季的圣母峰(珠穆朗玛峰)成尸山 沿路及帐棚内都有尸体

登山季的圣母峰(珠穆朗玛峰)成尸山 沿路及帐棚内都有尸体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ETtoday:世界屋脊「圣母峰」(珠穆朗玛峰)27日再传出第11名罹难者。刚攻顶第3次的加拿大电影制片人沙卡里(Elia Saikaly)亲眼目睹山上惨况,直言沿路及帐棚内都有尸体,简直如同遭遇大屠杀的「尸山」,并余悸犹存地表示「再也不会来爬了」。

据《渥太华公民报》报导,沙卡里来自渥太华,目前正筹备拍摄一部关于4名阿拉伯女性登顶的纪录片,为此才刚在本月第3次攻顶圣母峰,却对山上的所见所闻感到无比震惊。22日出发登顶的沙卡里说,「死亡、大屠杀、极致混乱,那就是山上的全部,我再也不会上山,这真的太可怕了。」

每年5月对各国登山好手来说,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到尼泊尔攀登圣母峰(珠穆朗玛峰),但尼泊尔旅游局长吉米尔(Dandu Raj Ghimire)指出,今年春季登记攀登圣母峰的人数达381人,人数过多加上天气因素,导致至少11人死亡,分别国籍为尼泊尔、爱尔兰、奥地利、美国和印度人等。

沙卡里告诉《每日电讯报》,「我们离开最后一个营地时,大概是晚上9点半左右,在途中就亲眼看到2个雪巴人安置已经死去的登山客,还有一名印度人严重高山症发作,神智不清地大喊大叫」。他表示,「更诡异的是,每个人都必须跨过这些死者才能登顶,你的每一步脚下都可能是具尸体,毫无生气地躺着,但除了移动别无他法,否则下一个死的就是你。」

62岁的美国律师克里斯托弗·库利甚(Christopher Kulish)在下山时的某营地过世,也是最新的一名死者,但原因尚不清楚。而44岁英国登山家罗宾也已在峰上8,850米处死亡,他出发前还曾明确表示「担心死亡地带太拥挤会有危险」。

除了因「大塞车」造成的死伤外,垃圾问题也逐渐浮现,尼泊尔当局27日已设法运回了4具尸体及10吨垃圾。目前当地政府已派出14人在大本营及4号营地周遭尽可能地搜集垃圾,包括空罐、塑胶制品和废置的登山装备。

相关报道:圣母峰上「宛如屠杀」 加拿大男攻顶吓坏:我们爬过尸体上去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ETtoday:世界的屋脊「圣母峰」(珠穆朗玛峰)近日因为攀登人数爆量,加上天候因素,山区出现「大塞车」,一周内已经有至少10人在登山途中丧命。加拿大知名冒险电影制片人沙卡里(Elia Saikaly)刚攀登完圣母峰,亲眼目睹了山区的情况,形容简直是「屠杀」,登山客必须爬过他人的尸体登顶。

加拿大媒体报导,来自渥太华的沙卡里已经三度攻顶圣母峰成功,刚下山的他在尼泊尔加德满都接受电话采访时形容山上「简直一团混乱」,「必须跨过一具又一具的尸体」。他还说,在经过今年登山季后,他可能不会再上山了,因为情景「真的太可怕」。

他说,就在离开最后一个营地的前20分钟,他看见有登山者被人用担架扛下来,还有人已经完全神智不清,被雪巴人向导拖回营地。在登顶的最后一段路程,他注意到一名女性登山者正苦苦挣扎,缺乏氧气。沙卡里试图说服女子放弃登顶,「她哭了…我告诉她这并不值得」。可惜的是,最后这名女子仍不幸命丧山顶。

沙卡里认为,圣母峰上憾事频传,必须归咎于某些「杂乱无章」的公司,完全不了解外国登山者的需求,还有部分登山者为了节省经费,没有充分准备好装备就贸然攻顶所致。他登山客呼吁,「这样真的值得吗?」

从登山者拍摄的画面可见,过去几天内,通往圣母峰顶的登山路线排了一队又一队人龙,鱼贯往山顶前进,造成路线壅塞严重,增加登顶的危险性,因为若在高山上等候过久,不止增加了氧气的消耗,也让身体更容易失温。

登山活动是尼泊尔的主要观光财源,根据尼泊尔旅游局统计,今年春季已经发出破记录的381张攀登圣母峰许可证,每张要价1万1000美元(约新台币34万元),但有心征服圣母峰的登山者仍络绎不绝,预估今年攻顶人数将打破去年的807人记录。

根据官方声明,目前在圣母峰上死亡或失踪者有8人,分别为尼泊尔、爱尔兰、奥地利、美国和印度籍,但当地旅游组织则认为至少有10人丧命。尼泊尔政府27日发表声明回应说,登山者死亡因素不完全是因为过度拥挤,也包括天气因素。

相关报道:圣母峰「大塞车」增第11死!登山客跨尸吓坏:抢自拍挤得像动物园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ETtoday(钱玉纮):攀登世界最高的圣母峰(珠穆朗玛峰)是许多登山爱好者的梦想,但近期连续多名登山客死于登顶「大塞车」,27日又再传出第11名罹难者。一名成功登顶返回的医师形容,山顶上挤得像是「动物园」,尼泊尔政府则否认塞车是「单一酿死原因」。

第11名罹难者为62岁的律师库利许(Chris Kulish),来自美国科罗拉多州,他攻顶之后,在下山回营区的途中不幸死亡,他的家人们也证实这项消息,「他在世界最高峰,看到了人生最后一次的日出,在他热爱的事情中过世」。库利许和登山俱乐部「7 Summit Club」的成员一起攀登圣母峰,并赶在近期天气好的时候攻顶。

从4月到5月以来,由于天气趋于稳定,许多登山好手都打算挑战圣母峰,却造成原本就狭窄危险的路上大塞车,许多人必须在严酷的寒风上排队好几个小时,引发失温或缺氧的等不适症状,最后死亡。

加拿大知名冒险电影制片人沙卡里(Elia Saikaly)就形容圣母峰山顶的景象「简直一团混乱」,登山客们必须要「必须跨过一具又一具的尸体」。他也回忆,在攻顶的最后一段路程执中,看到一名苦苦挣扎的女性,他试图劝退对方,但最后该女子还是不幸死在山顶上。

来自美国亚利桑那州的医师多林(Ed Dohring)提到,攀登圣母峰是他必生的梦想,但当他真的攻顶后,却被眼前的景象吓傻了,登山客们挤成一团,只为了自拍,山顶上唯一的平坦空间大约只有两张兵乓球桌大,却挤了15到20个人。

多林回忆,为了攻顶,他排队等了好几个小时,大家只能前胸贴后背,紧挨着对方,并且站立在结冰的石头边缘,旁边就是几千英尺的峭壁,他甚至必须跨越一名女性的尸体才能前走,「真的太可怕了,就好像动物园一样拥挤」。多林现在已平安下山,并在尼泊尔加德满都的旅馆休息。

不过,造成这么多人死亡的原因并不仅是天气恶劣而已,许多人把矛头指向不肖业者,随意就让经验不足的登山者上山,不管是对当事人或是山上的其他登山客而言,都是相当危险的作法。另外,也有人批评,尼泊尔政府为了向旅客收费,随意发放更多入山许可,才导致山上大排长龙。

尼泊尔观光局局长哈米尔(Dandu Raj Ghimire)则在27日发表声明指出,过度拥挤并非造成多人死亡的唯一原因,其中还包含了天气的因素。他提到,今年春天就有381人登顶,但由于好天气的时期不长,所以同时间上路的人「比预期的多」。

哈米尔的声明中称目前有8人死亡,但根据旅行社或向导通报,截至目前为止已有11人。

相关报道:圣母峰人肉车阵塞爆!他零下40度排队 想着刚出生的儿子攻顶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ETtoday(丁维瑀/编译):种种冻伤的迹象,迫使新加坡男子杰瑞米(Jeremy Tong)2017年离圣母峰(Mount Everest)峰顶大约只要150分钟就能抵达时,他必须为了健康状况而放弃继续攀爬。他22日再次挑战,终于征服了世上第一高峰,「没有任何出错的余地,你很轻易就会死亡。」

《海峡时报》报导,杰瑞米2017年攀爬圣母峰,最后因为身体冻伤而决定回头,当时的失败一直萦绕在他心头。直到上周三,他再度挑战这座位于西藏、尼泊尔边界的第一高峰,终于成功实现梦想;事实上,要完成这件壮举并不容易,登山者必须克服冰冻的天气与极度疲惫的身心。

28岁的杰瑞米这次还得面对额外的挑战,大批人潮排队等着登顶,「塞车」的情况导致他被困在危险路段好几个小时。他在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Kathmandu)透过电话告诉《新报》(The New Paper),如果有人不慎失足,不是跌入左边的尼泊尔境内,就是摔进右边的中国地区。

杰瑞米形容,攀登圣母峰的过程不允许任何错误,稍有不注意就会导致死亡,氧气瓶有可能故障,或是天气突然发生变化,「有太多事情可能出错。」他回忆2017年的经历,他在路上看到几具尸体,便立刻明白登顶的途中有太多危险,这都是难以避免的部分。

截至今年为止,至少有10名登山者在高海拔的圣母峰死亡或失踪;这些人长时间困在狭窄的路径。大约两个月前,杰瑞米的第一个孩子出生了,要暂时离开儿子去攀登高峰,对他来说有点困难,却也让他更有动力要活着回家。

今年登顶路线的人数超出预期,杰瑞米觉得心烦意乱,只有一个通往高处的方向,大家却都以不同的速度前进,「尤其到了晚上时,你觉得极度寒冷,没有食物又筋疲力尽,只要不能移动就会非常挫折。」

在摄氏零下40度的天气中难以移动,就会有冻伤的风险,因此杰瑞米必须持续弯曲自己的手指与脚指,「想从排队人潮中离开,唯一的方法就是试着开辟新道路。到了晚上,你太疲惫时,一个失误就会死亡。」

杰瑞米说,听闻今年攀登圣母峰而死亡的人数时,他心情受到影响,他曾与一些死者爬过山,「这很吓人,你意识到离开的可能就是你自己,太多事情会出错了。」

不过,杰瑞米最后依旧克服重重关卡,他也透过登山而替儿童癌症基金会募款,由于自己的叔叔患有癌症,他更加认为爬山具有重大意义。他总觉得,对抗病魔与登山的过程有很多相似之处,都是在生与死间战斗。

相关报道:征服圣母峰传讯「要回家了」却失联!他魂断世界之巅 孕妻爱女痛心告别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ETtoday(詹雅婷/编译):世界最高峰「圣母峰」(又称「珠穆朗玛峰」)目前传出多达11人死亡的消息。《爱尔兰时报》报导,爱尔兰都柏林大学三一学院的助理教授沙伊劳利斯(Shay Lawless)也是近日成功在圣母峰攻顶的登山客之一,他16日成功攻顶后立刻传简讯「要回家了」给爱妻报平安,但随后却惊传失联,尽管一度透过募资善款启动搜索行动,但最终仍失败收场。根据最新消息,他的家属已于昨(27日)在教堂举办纪念弥撒。

这场在布瑞Holy Redeemer Church教堂的纪念弥撒共计数百人出席,沙伊劳利斯的孕妻帕梅拉(Pamela)以及女儿艾玛(Emma)吹熄了眼前代表老公、爸爸生命的这根蜡烛。

神父迈可澳凯利(Michael O’Kelly)提到,沙伊劳利斯是个充满好奇心、智慧的人,过去过着充实的生活,深根友谊,且自中学以来就对登山运动怀抱热情,生前征服了美国最高峰、位在阿拉斯加州的德纳利山(Denali),也攀登过喜马拉雅山脉之中的许多山峰。但他内心始终把攀登圣母峰视为「最大抱负」(biggest ambition)。

「尽管对他来说,希望生命之光已逝去,但他把人生活得相当充实」,迈可澳凯利提到,沙伊劳利斯的最大成就在于经营家庭,与爱妻、女儿间都有着许多珍贵的回忆,艾玛与未出世的孩子一定会为他感到骄傲,「你的最后安息之地就在世界之巅,这很适合你,是你应该得到的。安息吧。」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环球趣视频”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