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放牧和耕作是分阶段传入非洲东部并影响人群的

放牧和耕作是分阶段传入非洲东部并影响人群的(Credit: © kubikactive/Adobe Stock)

放牧和耕作是分阶段传入非洲东部并影响人群的(Credit: © kubikactive/Adobe Stock)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EurekAlert!:由Mary Prendergast和David Reich主导的一项对41个古代非洲人基因组所做的分析表明,放牧和耕作是分阶段传入非洲东部并影响人群的,它们涉及有着不同先祖人群的多次迁徙和基因流动。这项研究揭示,当这些新颖的生产食物方法在非洲传播时,专门从事耕作的人群是如何与觅食人群“混合”的。

家畜的起源和在全球的传播历史性地影响了人群的潜在基因组成。然而在非洲(那里的源自亚洲西南地区的绵羊、山羊和牛等家畜是在约8000年前首次被引进非洲大陆东北地区的),识别在迁徙性的食物生产者与地方性的狩猎-采集者间的互动影响一直颇为困难,尤其是当觅食活动持续存在时。有些假说提出,畜牧活动是经过一系列的小型迁徙活动从苏丹和/或埃塞俄比亚地区的移民引入并扩展到更南部地区的后代子孙。另外一些假说则支持乡村局部地区采纳了新型的饲养牲畜方法,甚或通过2次不同的牧人活动的扩展而进入非洲东部的。作者说,到目前为止,测试这些模型一直受到数个因素的遏制。

为更好地检视放牧与耕作扩展对非洲境内觅食性群体的基因影响,Prendergast、Reich和同事在此对41个东非古人的牙齿和骨头DNA进行了分析,这些人所生活的时间为距今约4000年至100年前。通过对这些人及非洲其他古人和当代人基因组所做的分析,作者的结论是,与放牧活动扩展相关的人类混合分两个阶段,第一阶段发生在距今6000-5000年前的非洲东北地区,第二阶段发生在距今约4000年前的由该首次基因混合人群与非洲东部觅食人群间的混合。

据数据披露,进入新环境的牧人会以多种方式与土著觅食人群互动,导致“人群因各自采纳其他人群部分的文化行为而有的不同的文化反应和模糊的考古分际。”这常常意味着牧人和觅食者间鲜有基因流动,甚至在铁器时代仍然维持着他们间的分际。作者说,这一放牧在非洲的播散模式支持某些先前的理论但同时也否定了其它某些先前的理论。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环球趣视频”
上一篇 下一篇 TAG: 非洲 古人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