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帕米尔高原吉尔赞喀勒墓地2500年前古墓中找到人类最早把大麻当药物使用的直接证据

在中国西部的吉尔赞喀勒墓地(Jirzankal Cemetery)一处有2500年历史的墓葬中,找到了多个木制火盆,里面曾焚烧过THC(Tetrahydroca

在中国西部的吉尔赞喀勒墓地(Jirzankal Cemetery)一处有2500年历史的墓葬中,找到了多个木制火盆,里面曾焚烧过THC(Tetrahydrocannabinol,简称THC)含量高于寻常的大麻植物, 而THC是一种能强烈影响人类精神的化学物质。 PHOTOGRAPH XINHUA WU

典型的吉尔赞喀勒墓地墓葬俯视图。 摄影:XINHUA WU

典型的吉尔赞喀勒墓地墓葬俯视图。 摄影:XINHUA WU

在吉尔赞喀勒墓地这处已发掘的墓葬左侧,可看到一个木火盆。 摄影:XINHUA WU

在吉尔赞喀勒墓地这处已发掘的墓葬左侧,可看到一个木火盆。 摄影:XINHUA WU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MICHELLE Z. DONAHUE 编译:钟慧元):和生活在中国丝路沿线的古代居民一起下葬的2500年历史木器里面,找到了强效大麻的残余。

根据6月12日发表在《科学前缘》(Science Advances)期刊的一篇研究报告指出,在中亚一处有2500年历史的古墓中,研究者找到了人类最早把大麻当药物使用的直接证据。

考古学家曾在时代相当、同样也位于那一带地区的其他考古遗址中找到大麻植株与种子——包括在2016年发现的大麻「裹尸布」——但科学家并不确定这种功能多样的植物在各个情境中的使用目的,究竟是为了其影响精神功能的用途, 或是有其他的仪式性目的。

吉尔赞喀勒墓地(Jirzankal Cemetery)位于目前属于中国最西边领土的帕米尔高原上,有一支跨国的研究团队分析了从该处墓葬中发掘出来的10个木制火盆的内侧与残留物。 这些火盆里装着曾暴露在高温中的小石块,而考古学家辨识出那些是用于焚香或焚烧其他植物的火盆。

化学分析显示,这十个火盆中有九个含有大麻,接下来,研究人员将这些样本的化学特征和在东边1600公里的加依墓地(Jiayi Cemetery)所找到大麻样本做比较。 而加依墓地的墓葬年代,约可追溯至公元前八到六世纪。

他们发现,吉尔赞喀勒墓地的大麻有加依墓地的大麻所没有的特质:也就是四氢大麻酚(tetrahydrocannabinol,以下简称THC)的分子残留,THC就是大麻对人类神经造成影响的化学物质。 在加依墓地发现的大麻品系并不含THC,该处的大麻应该是用于制作衣物与绳索的主要纤维材料来源,或是从中取得营养丰富的含油种子。

吉尔赞喀勒的大麻含有能影响心智的高浓度化学成分,是目前在所有古代遗址中发现的大麻品系中浓度比较高的,显示当地人可能刻意培育特定的大麻品系,以找出效果最强、或特别挑选了已知具备这种效果的野生植株。

大麻向来以「可塑性」高而出名,根据生长环境的阳光、温度与海拔高度等因素的不同,大麻新一代的植株能展现出与上一代不同的特性。 比方说,生长在高海拔处的野生大麻品系,THC的含量也可能比较高。

研究人员无法确定吉尔赞喀勒墓葬中使用的大麻来自何处,他们认为,吉尔赞喀勒位于帕米尔高原上海拔高度超过3000公尺的位置,可能使当地居民接近THC含量较高的野生大麻品系──或是这处墓地选在这个海拔高度, 可能就是为了方便取得需要的大麻品系。

罗伯特. 史宾格勒(Robert Spengler)是德国马克思普朗克人类历史科学研究所的古民族植物学(paleoethnobotany)研究室主任,也是本篇研究的共同作者, 他说人类不断在帕米尔高原上迁徙来往(帕米尔高原是链接中亚和中国与西南亚的重要十字路口)可能造成当地大麻品系与来自其他地区的大麻品系杂交。 杂交是已知的另一个会让影响神经功能的大麻品系中的THC含量提高的因素,问题在于仍不清楚这种杂交究竟是刻意造成,或只是个「快乐」的意外。

根据史宾格勒的看法,这项新研究显示,人类可能早在2500年前就已经会为特定化学产物而选择特定植物。

「这是一个绝妙的例证,可以看到人类现在和过去都是和身边的生物世界密切地交织在一起,还将演化压力强加给身边的植物。 」他说。

在吉尔赞喀勒的发现,同时也是人类吸入燃烧大麻植株,以取得其精神作用效果的第一个直接证据。 考古学家并未发现亚洲在现代与新世界接触之前就有烟斗或类似工具的证据,但公元前五世纪的希腊历史学家希罗多德,曾描述过有人会吸入从热源散发的大麻烟雾。 他在《历史》一书(编注:写成年代约在公元前五世纪下半叶)中描述,住在里海附近草原地区的游牧部族斯基泰人(Scythians)在埋葬了死者之后会以大麻烟雾净化自己:「然后斯基泰人会拿着这个大麻种子,钻进毯帐底下, 再丢到烧得炙热的石头上,让种子燃烧,发出任何希腊蒸汽浴都比不上的烟雾,然后斯基泰人便会在这蒸汽浴中欢呼嚎叫。 」

希罗多德同时也指出,这些大麻植株「有自己长出来的,也有播种的」,北卡罗来纳大学的古典学专家埃米莉. 巴拉格华纳(Emily Baragwanath)说,这样的说法通常会被解读为这种植物是人为栽培的──也支持了研究人员认为大麻是经过刻意杂交的看法。

「大众对希罗多德的异族民俗描写向来心存怀疑,」她补充说:「但随着考古学的深入发掘,也不断发现真实世界与《历史》中的相似之处。 」

马克. 默林(Mark Merlin)是民族植物学家,也是夏威夷大学马诺亚校区(University of Hawaii at Manoa)的大麻历史学家,他说如今世界上多样化的大麻,就是人类利用这种植物有多长时间、且掌控其多项用途的证据。 「这就是人类利用大麻究竟有多长时间的真实迹象。 」他说。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环球趣视频”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