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新西兰发现1900万年前巨型海克力士鹦鹉Heracles inexpectatus

巨型鹦鹉「海克力士鹦鹉」(Heracles inexpectatus)在1600万至1900万年前存活于如今的纽西兰。 研究人员估计,这种巨型鹦鹉的体重可能超过

巨型鹦鹉「海克力士鹦鹉」(Heracles inexpectatus)在1600万至1900万年前存活于如今的新西兰。 研究人员估计,这种巨型鹦鹉的体重可能超过7公斤。 在这只鹦鹉脚边的是称为「Kuiornis」的小型刺鹩,当时也是新西兰的原生鸟类。 ILLUSTRATION BY BRIAN CHOO

喜鹊、成人与巨型鹦鹉的剪影,显示体型差异。 ILLUSTRATION BY TH WORTHY AND P. SCOFIELD

喜鹊、成人与巨型鹦鹉的剪影,显示体型差异。 ILLUSTRATION BY TH WORTHY AND P. SCOFIELD

极度濒危的鸮鹦鹉提供了一些线索,有助于了解巨型鹦鹉可能的食物及移动方式。 如今野外仅存活189只鸮鹦鹉,高于1995年的低值51只。 PHOTOGRAPH BY

极度濒危的鸮鹦鹉提供了一些线索,有助于了解巨型鹦鹉可能的食物及移动方式。 如今野外仅存活189只鸮鹦鹉,高于1995年的低值51只。 PHOTOGRAPH BY JOEL SARTORE, NATIONAL GEOGRAPHIC PHOTO ARK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JENNY HOWARD 编译:涂玮瑛):这种无飞行能力的「嘎吉拉」高达90公分,体重为现存最重鹦鹉「鸮鹦鹉」的两倍。

在超过1600万年前的新西兰,有只巨鸟死亡并沉入湖底。 它被保存在层层砂土与灰蓝色的黏土里,后来骨骸出土,成为科学界目前所知的最大鹦鹉。

现存的350种鹦鹉中,最重的是鸮鹦鹉(kakapo),它是一种无飞行能力的鸟,也是新西兰的原生种。 但有一种称为「海克力士鹦鹉」(Heracles inexpectatus)的绝种鹦鹉打破了鸮鹦鹉的纪录:从两根腿骨化石来看,这种鸟可能重7公斤,高约90公分。

澳洲新南威尔士大学(University of New South Wales)的古生物学家麦克. 亚契(Michael Archer)说,这样的身高足以「能够从你的肚脐啄出肚脐垢」。 他参与的研究团队今天在《生物学报》(Biology Letters)上公布研究发现。

艾莉森. 波耶尔(Alison Boyer)说:「〔鸮鹦鹉〕是一种异类,所以或许有更多种栖息在新西兰又无法飞行的鹦鹉,而它是其中一员。 这种想法很有趣。」波耶尔是田纳西大学的生态学家,未参与该研究。

棒棒腿惊奇

研究人员于2008年在圣巴森斯(Saint Bathans)挖出这种大鸟的化石,那里曾是一处采矿小镇,坐落于一座干湖上。 该遗址保存了丰富的中新世(Miocene)早期化石沉积,包括植物、鳄鱼、蝙蝠与数十种鸟类。

研究主持人崔佛. 沃锡(Trevor Worthy)说:「圣巴森斯动物群的多数标本──超过6000根可辨识的鸟类骨头──都相当小。 」他是澳洲福林德斯大学(Flinders University)的古生物学家。

这就是为什么这种鸟的大型胫跗骨(棒棒腿的部位)会很显眼。 接下来十年内,这些骨头与其他来自圣巴森斯遗址且疑似老鹰骨头的标本都被放在一个柜子上,直到一名研究生发现,它们其实不是古代老鹰的骨头。

「这绝对是出人意料的新发现。 」沃锡说:「说服自己那是鹦鹉的骨头还不够,我还得努力说服全世界。 」

沃锡与他的团队比较那些腿骨与各处博物馆的标本及在线图像,以缩短可能物种的列表。 涵盖了鹦鹉与凤头鹦鹉的鹦形目成为最有可能的选项。

「根据他们发表的结果,这种推测很有说服力。 」波耶尔说:「鹦鹉具有非常独特的形态。 」

研究团队接着依据腿骨的周长估计这种鸟的体型大小。 海伦. 詹姆斯(Helen James)说,他们的算式没有考虑到鹦鹉具有与其他科鸟类不同的特殊站姿。 她是史密森尼国立自然史博物馆(Smithsonian National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的鸟类策展人,未加入该团队。 但即使他们的估算并非完美,她也同意以鹦鹉的体型而言,这种鸟可能特别巨大。

安德鲁. 迪比(Andrew Digby)说:「这让我大吃一惊。 」他是新西兰保育部的保育生物学家,未参与该研究。 迪比致力于保育鸮鹦鹉,这种鸟自1900年代早期就处于灭绝边缘。

悄然出没的嘎吉拉?

由于目前只发现两根腿骨,关于这种鸟的行为仍有许多细节尚无人知。 这些骨头的重量与其他位于末端的细微线索显示,巨型鹦鹉无法攀爬或飞翔──海克力士鹦鹉最有可能待在森林地面。

迪比说,这种大型鹦鹉可能只靠它能取得的植物来存活。 像恐鸟(moa)这种栖息于地面的巨型鸟类就是植食动物,它们在欧洲人抵达新西兰后灭绝了。 在化石周围的黏土层所发现的花粉显示,巨型鹦鹉栖息于温和宜人的副热带气候。 沃锡说,因为有超过60种热带果树可供选择,海克力士鹦鹉可能拥有丰富的食物选项。

汉德说,尽管如此,对于这么巨大的鸟而言,只从树叶与果实摄取足够热量可能不太容易,而且它可能需要补充营养。 吃肉在鹦鹉并不常见,但这类鸟以投机的特质为人所知。

啄羊鹦鹉(kea)是一种体型较小的新西兰原生鹦鹉,它们学会从羊背抓下一块块脂肪。 沃锡说,它们甚至会从地道中拖出幼年海鸟──「就像小团的油脂一样」。 额外的营养帮助这些鹦鹉度过新西兰的寒冬。 由于当时岛上没有大型肉食性哺乳类共享资源,巨大的海克力士鹦鹉可能跳进这个空缺的生态栖位,扮演类似角色。

亚契猜测:「这是嘎吉拉。 它可能很可怕,会吃其他鹦鹉。 」

大鸟宝库

如果进一步挖掘活动最终能显露出这种鸟的鸟喙,观察其形状可能提供更多线索。 但亚契承认,如今的杂食性与草食性鹦鹉鸟喙没有太多差异,所以古生物学家会需要仔细寻找其他证据。

亚契说:「关于它到底〔吃〕什么的信息可能来自沉积层的其他部分,而不是鸟本身。 」

目前古生物学家能确定的是,这种巨型鹦鹉能合理融入新西兰鸟类生态的悠久历史。 该岛长久以来与其他大陆分离,所以没有大型哺乳类能抵达。 相反地,鸟类具有稳固的立足点,而且它们能分化出各种各样的体型与特长。

研究共同作者保罗. 史柯菲尔(Paul Scofield)说:「我们从未想过会找到这么巨大的鹦鹉。 」他是新西兰坎特伯雷博物馆(Canterbury Museum)的资深策展人。 但鉴于新西兰历来的巨大事物──包括恐鸟、秧鸡、老鹰──这项发现并非全然出乎意料。

克里斯托弗. 威特(Christopher Witt)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这就是为什么这项巨型鹦鹉的发现会令人兴奋──它既可预期又让人惊讶。 」他是新墨西哥大学(Museum of Southwestern Biology)西南生物学博物馆(Museum of Southwestern Biology)的主任。

「古生物学最关键的就是缘分。 」沃席补充说:「你永远不知道会发生什么,这就是这个领域让人兴奋的地方。 」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环球趣视频”
上一篇 下一篇 TAG: 新西兰 鹦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