疾病控制看生态 台湾本土研究:银合欢纯林恙虫多 恐增加人类染病机率

恙虫(标本照,幼虫为六只脚)。 图片提供:国立台湾师范大学

恙虫(标本照,幼虫为六只脚)。 图片提供:国立台湾师范大学

银合欢原产于中美洲。 图片提供:国立台湾师范大学

银合欢原产于中美洲。 图片提供:国立台湾师范大学

恙虫(吸饱体液后)。 图片提供:国立台湾师范大学

恙虫(吸饱体液后)。 图片提供:国立台湾师范大学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环境信息中心(特约记者 廖静蕙):外来入侵种银合欢除了对生态环境造成负面影响,可能也提供病媒温床。 台师大生命科学院与卫福部疾管署研究团队透过囓齿动物监测,发现澎湖相当强势且难以根除的银合欢林内,提供了病媒恙虫适合的生存环境,而且不因季节改变而有差别,这让外来入侵种移除多了不同的意涵。

这项研究成果《被忽视的热带疾病(Neglected Tropical Diseases)》,近日发表于公共科学图书馆(Public Library of Science)。

恙虫病是由恙虫所传播的一种立克次体(Orientia tsutsugamushi)疾病,普遍出现在台湾花东及离岛地区,台湾每年约有300~500起病例。 在过去抗生素未发明前,恙虫病死亡率达40%,现在若能及早确诊,致死率通常低于1%。

恙虫是蛛形纲的一种螨类,和蜘蛛相近的节肢动物,在幼虫生长阶段,需寄生到动物身上,吸饱动物体液后,才能顺利蜕化至下一阶段。 在野外环境,恙虫常寄生在老鼠身上,当人类被带有恙虫病立克次体的恙虫叮咬后,即有可能感染上恙虫病。

研究人员透过环境中囓齿动物身上带有立克次体的恙虫数量,推估人类进入此环境感染恙虫病的机率。 地里恙螨(Leptotrombidium deliense)是台湾最主要会传播恙虫病的种类,近年来,澎湖县的恙虫病病例相当多,且多出现在废耕地相当多的湖西乡。

「别来无恙」新解 银合欢林恙虫多

这份报告指出,过去农民胼手胝足在澎湖开垦的农地,由于夏季干热、冬天强风等因素,不但须以珊瑚礁(咾咕石)在田地四周堆砌成围墙以挡风,加上土壤贫瘠、含盐分高,原已不利于耕作,1970年工业化后,更造成人力外流, 农地乏人经营下大面积休耕,至今约75%的农田处于废耕状态。

这些贫瘠的废耕地绝大多数遭外来入侵种「银合欢」占据。 原产于中美洲的银合欢,最初被引入台湾作为牲畜的饲料、薪材和纸浆原料;然而,银合欢能够适应干、热且贫瘠土壤的特性,让这种外来种植物大量出现在台湾许多废耕地。 澎湖也是银合欢密度可达每公顷3~5万棵,加上每平方公尺土壤中可含2000颗种子,导致根除银合欢十分不易。

为了知道广泛出现在废耕地的银合欢林地与恙虫病的关系,由台师大生科学院副教授郭奇芊和疾管署王锡杰博士合作的研究团队,比较了澎湖县湖西乡银合欢林地和还在耕作的农地,以及住家附近这三种栖地环境, 恙虫的数量和感染恙虫病立克次体的感染率。

研究人员从1323只臭鼩或称钱鼠(Suncus murinus)小黄腹鼠(Rattus losea)、家鼠或称鼷鼠(Mus musculus)、褐家鼠或称沟鼠(Rattus norvegicus)等小型哺乳动物取样得知, 银合欢林地的恙虫数量明显较高,且不会随着季节而有变化。

例如当冬天到来,其他栖地环境的恙虫数量明显变少时,银合欢林地的恙虫数量还是保持相当高,意味着银合欢林地的恙虫数量多且稳定,且能缓冲恶劣气候对于恙虫的负面影响。

银合欢保护了恙虫,却对人类健康有害──恙虫感染恙虫病立克次体的机率,在银合欢林中也是最高。

宿主是谁有要紧 寄生臭鼩难生存

此外,虽然环境中的土壤温度和相对湿度相似,但几种不同种类的啮齿类和鼩鼱动物数量有差,银合欢林中躲藏有特别多的小黄腹鼠,这种老鼠除了寄生相当多的恙虫外,恙虫也吸食得相当饱。

然而,在澎湖数量很多,最常出现在住家周遭的臭鼩(又称钱鼠),身上带的恙虫种类虽然和小黄腹鼠相同,但是恙虫体型却明显小许多;这似乎代表臭鼩虽具有类似吸尘器的功能,可以吸引许多恙虫寄生,但寄生后的恙虫,无法自宿主获得养分、 顺利存活,更无法繁殖。

「寄生到臭鼩身上的恙螨,就几乎吸不到东西,最后可能无法存活,留下臭鼩反而能够降低人类被恙虫叮咬的机会。 」郭奇芊说,这个道理就像研究人员发现北美负鼠(Didelphis virginiana)能杀死很多壁虱,因而可能降低莱姆症(Lyme disease)的感染机会。

他重申,并非每种宿主都罪该万死,应透过更细致研究、了解不同型态的宿主,才能得知该维持怎样的环境。

疾病控制关乎生态环境 从生态面着手有助预防疾病

郭奇芊十几年前在疾病管制局研究时,曾听前往澎湖研究的指导教授提及,银合欢林中捕捉的老鼠恙虫数量很多,让他多年后和指导的团队开启了这项研究。 这项研究也说明,银合欢除了对生态环境造成负面影响外,也提供病媒生物坚固的避风港,进而影响大众健康;这让外来种防治更具实质意义,同时提醒大众重视外来入侵种可能导致的各方面影响。

人类疾病预防无法自外于自然界,因疾病控制与野生物监测,在国内渐受重视。 郭奇芊表示,过去对于何以环境改变使得病媒增加,这一类属于生态学的范畴,十几年来已成欧美国家主流,相关的研究论文不断累积,亚洲及台湾较乏人问津,近年来随着几项人畜共通疾病受到关注。

郭奇芊认为,大多数虫媒传播疾病和人畜共通疾病都是生态问题,取决于野生动物的数量,若能清楚这些关系,从生态面着手,疾病风险也会跟着降低。 这个论述从近年来农委会防检局因狂犬病监测鼬獾,以及特生中心路杀社长期监测等科学研究调查,愈来愈清晰。

恙虫

恙虫是一种螨类,所以也叫恙螨,其一生可以分做四个时期(卵、幼虫、若虫和成虫),其中只有幼虫时期(chigger)会透过叼咬人,传染恙虫病给人。 恙虫虽为节肢动物,不过幼虫时期是6只脚,蜕化成若虫和成虫之后才会有8只脚。

经由感染恙虫病立克次体的恙螨叮咬人类时,立克次体透过叮咬部位的伤口进入人体而感染,属于法定传染疾病。 我们常说的「别来无恙」指得就是没有感染恙虫病平安归来。

本文转载自「环境境信息中心」网站,内容由许多专家学者及民间环团,提供国内外环境教育与环保信息;主题涵盖全球变迁、温室气体控制、环保生活、环境污染防治、生态保育、能源节约与能源效率、绿建筑等各面向。 期许能替没有选票的山林、湿地、海洋、土地发声。




上一篇 下一篇 TAG: 疾病 生态 恙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