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现代山羊“铁胃”源于古代杂交

现代山羊“铁胃”源于古代杂交

现代山羊“铁胃”源于古代杂交

现代山羊“铁胃”源于古代杂交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中国科学报:山羊是一种生命力很顽强的动物,它们能与克里斯托弗·哥伦布和“五月花”号的朝圣者一起穿越大西洋,并能忍受干旱、寄生虫等日常威胁。

近日,发表在《科学进展》的一项研究揭示了它们坚韧的起源:一些与野山羊有亲缘关系的近缘种给家养山羊提供了一种防止寄生虫感染的基因,这个基因和其他基因一起帮助山羊成为最早被驯化的动物之一。

美国史密斯研究所国家自然历史博物馆考古学家Melinda Zeder说,这一发现凸显出在驯化早期与野生种群进行杂交的重要性,“并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关于被驯化的农作物和家畜如何提高适应能力,从而被广泛传播的范例”。

许多研究人员认为山羊是最早被驯化的动物——始于约11000年前。今天,它们提供的奶比所有奶牛加起来还要多。研究人员知道,人类最早圈养了山羊的野生祖先,但从那时到现在到底发生了什么一直是个谜。

中国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动物遗传学家姜雨和一个国际团队对来自世界各地的88只家养山羊、6种野生山羊和4个山羊化石进行了基因组测序。他们将这些数据与之前收集的131只其他驯化、野生和古代山羊的基因组信息进行了比较,最终确定了山羊在驯化过程中最主要的基因改变。

研究人员发现,一个叫做MUC6的基因在驯化历程中特别重要,因为几乎每只家养山羊都有一个MUC6基因拷贝,该基因来自黑海沿岸的一种名叫“西高加索tur”的野羊种。研究人员逆向计算得出,MUC6基因的tur版本可能通过杂交,在7200年前渗入到山羊基因组中。

MUC6基因编码了一种存在于肠道内壁的蛋白质,在其他动物中,后者是免疫防御系统的一部分。为研究这种蛋白质是否能预防寄生虫,研究人员检查了山羊的粪便,这些山羊要么携带tur版本的MUC6,要么携带了体内有线虫虫卵的家羊的MUC6。研究人员表示,带有tur基因的山羊粪便中的虫卵要少得多,这表明MUC6基因具有保护作用。

姜雨表示,tur版本的MUC6基因可以更好地对抗寄生虫。这是有道理的。tur生活在黑海沿岸附近,那里温暖潮湿的气候可能比西南亚干燥地区山羊的原始栖息地更容易滋生病原体。

一些研究人员认为,驯化过程中最重要的特征与动物的外表或产奶等有经济价值的品质有关。姜雨说:“但是这项研究表明,在早期,饲养能够在拥挤环境中生存的牲畜更为关键。”

由于tur版本的MUC6会提高羊群胃肠道抗寄生虫能力,短短1000年里,该基因型在全世界60%的家羊中广泛传播,这一传播速度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姜雨指出:“这证明了人们极度渴望获得健康的动物。”

除了MUC6基因,研究人员还在驯养的山羊身上发现了大约7200年前来自其他野生山羊的基因。这些基因(可能与行为有关)可能使山羊更加温顺,姜雨表示,研究人员需要进一步验证这个想法。

Zeder认为,这篇论文表明驯化是一个动态过程。“几千年来其他物种的基因得到了又失去,这不是‘一劳永逸’的过程,吸收新基因的能力使它们能够更好地适应环境”。

相关论文信息:https://doi.org/10.1126/sciadv.aaz5216

相关报道:《科学进展》以封面论文报道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姜雨教授团队原创发现 现代山羊的抗病能力源于借用其他物种的基因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央广网记者 刘涛 通讯员 李晓春):近日,Science旗下著名期刊ScienceAdvances《科学进展》以封面论文报道了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动科学院姜雨教授团队有关“山羊驯化基因的起源”的论文,阐明了现代山羊广谱适应能力强源于通过杂交获得其他物种的MUC6基因, 该基因与其他驯化基因一起,帮助山羊成为最早被成功驯化并广泛传播的家畜。同日,《科学》杂志正刊以“Ancient hanky panky gave modern goats their iron stomachs”为题,对该发现进行了采访报道。

山羊驯化始于约11000年前,由野生山羊种群驯化而来,但其驯化历程中最关键的遗传改变一直是个未解之谜。姜雨团队对来自世界各地的164只家养山羊,24只野山羊,56个山羊化石及6个其他野羊物种进行了基因组分析比较,最终确定山羊在驯化过程中最主要基因的改变。

研究发现,一个叫做MUC6的基因在驯化历程中特别重要,因为几乎每只家养山羊都有一个驯化型的MUC6基因,该基因来自黑海沿岸温暖潮湿环境下一种名叫“西高加索tur”的野羊种。论文推算出该基因的驯化型可能是通过与tur杂交,至少在7200年前渗入到山羊基因组中。由于tur羊的MUC6会提高羊群的胃肠道抗寄生虫能力,短短1000年的时间,使该基因型在全世界家羊广泛传播开来,替换了家养山羊基因,让山羊更适合在人类环境中存活。姜雨表示:“以史前人类的交流和育种速度看,这样短的时间是不可想象的,这也证明了人们对获取健康动物的极端渴望。”

对此,史密斯研究所国家自然历史博物馆考古学家MelindaZeder在《科学》杂志评价说:“动物遗传学家姜雨及团队的这项发现,强调了在驯化初期与野生种群进行杂交的重要性,并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关于被驯化的农作物和家畜如何提高适应能力,从而广泛传播的范例。”

姜雨团队还发现,家养山羊超过99%的基因库都由野山羊贡献,但是至少112个片段来自其他山羊野生近缘种(如Tur或Ibex)。此外,还有105个山羊自身的基因座位受到强烈的人类选择。通过基因通路富集这两个集合,发现山羊驯化早期产生的主要变化是免疫和神经行为相关基因,而不是人们传统认为的外貌和经济性状改变。

姜雨表示,人类用数十亿只山羊历经万年做了一个适者生存实验,这是人类了解哺乳动物如何抵御疾病和改变神经行为的宝贵财富。通过研究野生动物被驯化后的关键遗传变化,将有助于开展动物育种和动物编辑工作。

西北农林科技大学毕业博士郑竹清,王喜宏副教授,博士生李鸣,硕士生李运嘉、杨祉睿和王小龙教授为论文共同第一作者,姜雨教授和陈玉林教授为通讯作者。西北农林科技大学为第一作者单位,参与研究的还有中科院昆明动物研究所、南非德班夸祖鲁-纳塔尔大学、意大利圣埃尔卡罗主教大学等国内外17家单位。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环球趣视频”
上一篇 下一篇 TAG: 山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