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太平洋沿岸海獭恢复的裨益每年将超过当地螃蟹、海胆和贝类水产的商业损失

太平洋沿岸海獭恢复的裨益每年将超过当地螃蟹、海胆和贝类水产的商业损失

太平洋沿岸海獭恢复的裨益每年将超过当地螃蟹、海胆和贝类水产的商业损失(Credit: James Thompson)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EurekAlert!:一项新的研究披露,太平洋沿岸海獭恢复的裨益每年将超过当地螃蟹、海胆和贝类水产的商业损失,其数额达5千万加元。James Estes和Lilian Carswell在相关的《视角》中写道,至关重要的是,该分析“为与捕食动物共存的成本和收益提供了一种超越捕食破坏的评估方法”。这对那些从事生态学与自然资源管理交集处的人来说一直是一个挑战。

海獭在18世纪和19世纪被猎杀到近乎灭绝之后,螃蟹、蛤蜊和海胆不再成为海獭的食物,它们因此而旺盛增长,因而为北太平洋东部沿岸地区开辟了新的渔业。海獭的重新引入如今已有几十年了,这种顶端捕食动物已导致转化型变革。即使这些变化在很大程度上恢复了标志性的太平洋海藻林的活力,但它们也威胁着如今确立已久的商业性水产。虽然这类源于关键性掠食动物回归的社会-生态冲突颇为常见,但它们很少得到评估,这使得对自然资源的公平管理变得困难。

利用在加拿大温哥华岛离岸水域进行的自然实验——海獭在那里重新占据了其历史上栖息地的一大部分,Edward Gregr和同事开发了一个建模框架,旨在评估海獭回归的一些重要的经济成本和收益及其影响。作者的模型用当地的数据进行了校准,它还对未来价值中的不确定性以及沿海生态系统中物种间的潜在相互作用进行了解释。据Gregr等人披露,海獭导致的旅游业、有鳍鱼类水产和碳捕集增加的总货币价值将远远超过受影响商业水产的损失。然而,作者说,海獭恢复的成本和收益将会在各经济部门和地方社区间分配不均,对正在遭受更大损失的土著尤其如此。但他们强调,对此类生态转变的影响进行量化将有助于减缓冲突,促进公众接受生态系统变化,并为当地社区发现替代机会。

Estes和Carswell写道:“ Gregr等人的分析应能开启生态—经济研究的新纪元;自然资源政策制定者和管理者可用其制定和辩护更理性、公平和富有远见的影响捕食动物的决策。”




上一篇 下一篇 TAG: 海獭 太平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