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百年前消失如今重新发现 菲律宾拯救传说之树“椭圆叶青梅 ”

2015年,EDC团队在三宝颜锡布格省重新发现椭圆叶青梅。 图片来源:EDC

2015年,EDC团队在三宝颜锡布格省重新发现椭圆叶青梅。 图片来源:EDC

EDC在安蒂波洛市建有尝试培育芽苗的苗圃。 图片来源:EDC

EDC在安蒂波洛市建有尝试培育芽苗的苗圃。 图片来源:EDC

椭圆叶青梅树苗。 图片来源:EDC

椭圆叶青梅树苗。 图片来源:EDC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环境信息中心(撰文:JEN CHAN 翻译:王惠祥):1915年,菲律宾马尼拉的分类学家记录到当地称为「Kaladis Narig」的「椭圆叶青梅」(Vatica elliptica)。 它生长于菲律宾南方民答那峨岛的三宝颜锡布格省(Zamboanga Sibugay),此热带阔叶树种不特别美丽但极为高挑,是该省特有种,列为濒危级,且100多年来都被认为已然灭绝──直到现在。
重新发现该物种的过程仿佛大海捞针。 菲律宾地热大厂能源发展公司(EDC)于2009年开始率先研究,并在同年创办了全国性的濒危植物复育计划(简称BINHI),作为该公司履行企业社会责任的一部分。 EDC的吉贝(Roniño Gibe)表示:「椭圆叶青梅于1915年已列濒危,我们知道它很可能已经灭绝,我们可能在寻找一种早已不复存在的树。 」

民答那峨岛仍是南菲律宾伊斯兰长期酝酿暴动的温床,尽管有安全上的风险,EDC的成员仍动身前往三宝颜锡布格省,寻找传说中的树。

文献显示,这种树可能只存在于该省的纳加自治市。 原本兴高采烈地预期能有所获,然而考察却以失败告终。 记录于一百多年前的椭圆叶青梅已不在该地区。 团队失望地踏上归途,转而集中精力于支持环境与自然资源部(DENR)更新国家级保育圣经──红皮书名录。 说到树木保育,EDC是英国「国际植物园保育联盟」在菲律宾的唯一伙伴,负责更新该国树种的保育情况。 吉贝说,「我们计画的一部分是复育DENR标示为濒危,特别是极度濒危的树种幼苗。 我们特别关注13种树木,其中就有椭圆叶青梅。 」

更新物种纪录是一项关键而又艰巨的任务,因为有关当地物种的文献资料非常有限。 菲律宾的树种中,有179种为极度濒危级,其中94%为特有种。 难以寻觅的椭圆叶青梅,是该国红皮书名录中列名极度濒危的16种龙脑香科树种之一。

即使应接不暇,团队仍持续投注心力寻找椭圆叶青梅。 这份苦心终于在五年后得到回报:团队于三宝颜锡布格省的艾利西亚自治市,沿着城镇的溪流发现两棵树,而且城镇的名字「Calades」(Barangay Calades)恰好和椭圆叶青梅有着相同的涵意。

但吉贝和他的团队如何确定它就是1915年文献上所描绘的树种呢? 毕竟自1915年后不再有人记录及观察到它,就算是环境部门也无从评估树种的现况。 吉贝说:「菲律宾大学洛斯巴尼奥斯分校(University of the Philippines-Los Baños)的分类学家证实,这就是我们所寻之树。 」

扦插繁殖之路困难重重 原栖地唯二树又遭砍倒一棵

和其他菲律宾热带阔叶木相较,椭圆叶青梅并不特别出众,吉贝说:「它的外观并不特别令人惊艳,但很高,树围10公分,以树木标准来说是半成熟的个体,坚韧且在过去是乡村房屋建材的重要来源。 」

吉贝说,当地居民告诉他们,这种树木曾经遍布村落,城镇也因此得名。 失去椭圆叶青梅,不只意味着失去一个村落的重要认同,也失去了它在生物多样性生态系统中的丰富历史。

因此团队决定保护现存的这两棵树,并藉由生物复制技术进行复育,以保育这个珍稀树种。 技术上来说,所有的树种都有无性繁殖的能力,且在正确的情境下可诱发无性繁殖(vegetative material reproduction,VMR)。 该团队在无性繁殖的过程中,自树上取得扦插,并将其带到距离首都马尼拉一小时车程之遥的安蒂波洛市。 EDC在该市建有尝试培育芽苗的苗圃。

然而扦插并非总能成功。 因为缺乏有关椭圆叶青梅的研究,繁殖复育工作十分困难。 重新发现椭圆叶青梅之后的这些年,虽已致力于繁殖此树种,但依然成效不彰。

吉贝说:「我们搜集扦插、标本,有些我们给了社区和DENR,其他则带回马尼拉。 我们持续调整苗圃的(土壤)湿度,使之与三宝颜锡布格省相同,但仍无一存活。 」

雪上加霜的是,团队在2017年返回森林时发现,其中一棵椭圆叶青梅已遭砍倒,于是,拯救全菲律宾或全世界最后一棵已知的椭圆叶青梅,更形迫切。

转变策略 在当地培植保育社群

若要挽救濒危树种,需要所有利害关系人的充分合作,特别是以此树为名的社区。 起初,Calades镇的镇民对团队十分冷漠,据吉贝说:「他们对我们漠不关心,在我们询及树木相关问题时也不配合。 他们认为我们只是寻宝猎人。 」仅有两三位领取时薪者,陪同团队寻找树的踪迹。

但团队的毅力与推广树木重要性的倡议行动,成功说服了当地的怀疑论者。 最近有多达八位当地人,在无偿的情况下加入团队。

吉贝相信,当地人已充分了解到这种树木所剩无几,且只存在于该国特定地区的事实。 此外居民也享受参与保育工作的过程,因为这让他们感受到共同目标与认同。

然而,真正促使社区关心环境的原因,其实跟生存一样简单而深刻:没有树就没有收成,没有收成就没有食物来源或收入。 近乎诗意般的事情就是,复育这种给了小镇名字的树,很可能就是通往未来的钥匙。

吉贝说:「这是事实,不只政府和其他民间单位,若你想鼓励人们种树,你得让他们看见一丝商机。 」

团队和社区间温暖的关系于2017年有了丰硕的回报,双方皆了解彼此朝着相同目标努力,当团队回到乡村,居民告知他们已发现十多株椭圆叶青梅。

苗圃繁殖见效 全国森林栖地却仍受威胁

现在菲律宾的森林覆盖率只有7%,但环境或濒危树种(如椭圆叶青梅)的保育工作,仍充满希望,特别是地社区开始参与其中的时刻。

确保树木保育的条例已在起草中,但保护这种濒危物种确实十分挑战。 环绕小镇的大部分土地已转作农地使用,唯一留下的灌木林位于沿河区域。 (该省为橡胶主要生产地,有210公顷的土地是过去栽植的橡胶林与加工厂)。

菲律宾的其他森林也面临相同威胁,一旦土地转作农业使用,之后势必会变成住宅区,吉贝说。

「我们想复育受胁树种,先救援,再将其种植在安全的地方,之后一旦取得栽植部位,我们会在全菲律宾进行这树种的大规模重新造林」,吉贝补充。 「如果我们这么做,也许下个五到十年,它就能从受胁物种名单上除名,并且能够对伐木行为有所规范。 我们的最终目标是恢复原始森林,并使其更加可持续。 再之后,森林也能成为经济的一部份。 」

通往目标之路看起来充满阻碍。 除了眼前的人为威胁之外,菲律宾的生态系也正受气候变迁所挑战。 过去几年,菲国已经历好几回合严峻的干旱和豪雨,甚至影响到植树的季节。

这是BINHI不立即在各处种树的原因之一。 取而代之地,该计划尝试在苗圃繁殖受胁树种,以落实研究与救援工作,并将自己塑造成私人企业、个人、社区与政府部门的伙伴,以确保树木保育工作能够永续。

在校地与树木公园等安全处所种树,也有助于确保濒危树种能够存活。 有些伙伴学校会搜集种子并交给BINHI,其他则建立自己的苗圃或销售种子。

回到位于安蒂波洛市的苗圃,该团队付出十年努力,寻找并保育椭圆叶青梅的苦工已见成效:50株芽苗中,有一株已勉力存活且长出两片新叶。 这或许代表,曾经遍布三宝颜社区的这种阔叶树种,终将再次繁盛。

「在当地找到其他棵树木,不代表一切就没事了」,吉贝说,「想像一下,现在在全世界只剩下11棵椭圆叶青梅,且它们在全世界只存在于一座岛上的一座城镇中。 」

引用数据Mongabay(2019年12月3日),Saving a Philippine tree last seen a century ago

本文转载自环境信息中心网站,内容由许多专家学者及民间环团,提供国内外环境教育与环保信息;主题涵盖全球变迁、温室气体控制、环保生活、环境污染防治、生态保育、能源节约与能源效率、绿建筑等各面向。 期许能替没有选票的山林、湿地、海洋、土地发声。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环球趣视频”
上一篇 下一篇 TAG: 菲律宾 椭圆叶青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