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为什么COVID-19(新冠肺炎)大流行最后一定会伤害环境

乌克兰基辅的工人将用过的医疗口罩和手套丢进焚化炉烧掉。 PHOTOGRAPH BY VOLODYMYR TARASOV, UKRINFORM/BARCROFT

乌克兰基辅的工人将用过的医疗口罩和手套丢进焚化炉烧掉。 PHOTOGRAPH BY VOLODYMYR TARASOV, UKRINFORM/BARCROFT MEDI/GETTY IMAGES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BETH GARDINER 编译:钟慧元):说COVID-19(新冠肺炎)大流行其实「对环境有好处」──因为人类都待在家里而使得大自然逐渐复原──是个很受欢迎的想法,对许多想从全球悲剧中找到一些希望的人来说很有吸引力。 不过,现实未必会跟这种愿望合作。

一开始让许多人觉得很振奋的好处——从比较干净的空气,到因为汽车飞机不再喧嚣而又能听到的鸟囀──似乎都是暂时的。 而随着封锁渐趋缓和,这些好处也已经开始消散。 现在,有些专家担心,这个世界赌上了一个可能会有更多交通、更多污染、而且气候变迁恶化程度更胜以往的未来。 这般黯淡的前景是否真的会实现,现在确定还嫌太早,但全球似乎都出现了愈来愈多令人担忧的迹象。

4月初,当许多国家纷纷祭出封锁令的时候,每日全球碳排放量跟去年相比降低了17%。 结果到了6月11日,新资料却显示跟2019年同时相比,碳排放量只降低了约5%。 而地球根本还没有完全恢复正常活动。

「我们还是有一样的车、一样的路、一样的工业、一样的房屋,」英国东安格利亚大学的气候变迁教授柯琳. 赖克利(Corinne Le Quéré)说,她也是原始研究及后续更新的主要作者。 「所以一旦禁令解除,我们就会立刻回到原点。 」

现在,风险很高的是碳输出可能会飙高到大流行之前的水准,她说:「尤其是因为以前就曾经发生过这样的状况,而且还不是在很久以前。 」2007-08年间的金融危机时,排放量曾经降低,但后来又回弹了。

中国复工的迹象

身为病毒发生时第一个关机的国家、也是最早重新开放的国家之一,中国经验等于提供了一项预览,让我们看到其他地方可能发生的状况。 在2月和3月因工业和交通停罢而大幅改善的空气质量,现在已不复见。

随着工业界急着补偿损失的时间,污染也在5月初就恢复到病毒肆虐之前的规模,在某些地方甚至还曾短暂超越,不过之后有稍微降低。 同时,各省官员又急着想要建设所能带来的经济振兴,所以让一大堆新的燃煤火力发电厂可以径付实行,罗莉. 蜜莉薇塔(Lauri Myllyvirta)说。 她是位在芬兰赫尔辛基的能源与洁净空气研究中心(Center for Research on Energy and Clean Air)的首席分析师,该中心据报了来自中国的污染信息。 专家警告,如果继续兴建新的电厂,未来在健康与气候方面注定将出现许多问题,因为这类基础建设通常会使用许多年。

「他们突然间就发出了更多许可,」蜜莉薇塔说。 如果世界想避免最糟糕的气候情境,中国就必须加强在洁净能源方面的投资、而不是投资在煤上面。 「所以这是非常令人担忧的。 」

污染者「比以往更大胆」

在大流行期间、还有大流行所导致的经济内爆中,像是化石燃料、塑料、航空和汽车之类企业都拼命抢夺利益。 有些政府——尤其是美国——答应了各公司对现金、监管回溯(regulatory rollbacks)及其他的特殊要求。

「有一个很大的风险,是污染者可能会从这次危机中脱颖而出,而且比以往更大胆、获利也更高。 」倡议团体「地球之友组织」(Friends of the Earth)的资深策略分析师鲁卡斯. 罗斯(Lukas Ross)说。

其中一种能赚进大笔现金的企业,就是原油和天然气工业。 这些公司的积极游说,让他们从公共资金取得了数十亿美元,而这些公共基金设置的本意,是希望能减缓大流行对经济的伤害,已经针对这类努力写了两篇报告的罗斯说。

这些协助包括了可以嘉惠这些企业的税改、可以暂停缴交公司在公有土地钻油或开矿的矿区使用费,以及可以申请联邦储备系统的6000亿主流贷款计划(Main Street Lending Program)。 这项贷款计划已经特别按照原油与天然气工业所要求的路线修订过了。 」罗斯说。

水力压裂采油工业损失现金已经很多年,也是求助的工业之一。 「这就表示在支撑这些崩垮中的公司的,不是只有气候方面的风险,同时还有纳税人,被要求要负担把这些公司拉出深渊的风险。 」他说。

美国石油协会(American Petroleum Institute)说,他们所代表的原油及天然气公司并未寻求特殊援助,而是从旨在协助所有受经济风暴打击的企业的计划中取得协助。 税改和申请贷款适用所有企业——从制造业和零售业到餐厅与能源生产者——是所有经历经济困境的人。 」该集团的发言人史考特. 劳尔曼(Scott Lauermann)说。

但这些经济援助就建立在特朗普政府于大流行期间持续大力推动的激进监管回溯方案之上。 在各种策略中,特朗普政府有效地暂时中止了在空气与水污染法规方面的实施,限制了各州阻挡能源计划的能力,也中止了在新矿区、输油管、高速公路与其他计划方面必须要有环境影响评估和公众意见的要求。

「整个4月期间,老实说,这几乎成了全职工作」才能追出所有开给企业的方便之门,艾米. 魏斯特维尔(Amy Westervelt)说,她是持续追踪这些讯息的记者、同时也是播客节目Drilled的主持人。

不过,政府单位可能本来就想要促成其中诸多改变,要不是大流行吸引了大部分的注意力,「我们现在就会发现,本来应该要求这些企业延后的时间,已经大幅缩短。 」她说。

交通是另一项隐忧。 因为在大众运输系统上很难保持社交距离,许多旅客会因为害怕感染病毒而避免搭乘大众运输工具,城市或许会朝着后封锁时代的车灾状态发展,就像某交通新闻网站警告的那样。

在中国,交通已经恢复到大流行之前的水准,即使许多人尚未重拾通勤和旅行,蜜莉薇塔说。 而世界各地的城市也急着扩张脚踏车道,以便消化从地铁、火车与公交车转移过来的人潮,这些到底能不能满足需求,是很大的问号。 」她说。 

亚马逊的失控局面

在巴西,非法伐木业者在冠状病毒肆虐巴西时加速了对亚马逊雨林的破坏。 根据太空研究机构INPE所提供的卫星资料显示,2020年4月份清理的土地,比去年同月多出了64%──而2019年甚至已经是十多年来砍伐最激烈的一年。

巴西总统雅伊尔. 波索纳洛(Jair Bolsonaro)向来支持对亚马逊进行更多商业开发。 最近几个月来,非法伐木业者、矿业和牧场主人在豪夺公有土地时,都并未面对多少来自执法单位的阻碍。

「你在亚马逊想干什么都可以,都不会受罚,」非营利科学机构亚马逊环境研究所(IPAM Amazônia)的科学主任安妮. 艾伦卡(Ane Alencar)说。 官员正利用大流行当作烟雾弹、转移注意力,让破坏可以继续进行。

整个亚马逊地区、包括其原住民族群,是受COVID-19冲击数一数二严重的,而且又处于一个已成为全球COVID-19重灾区的国家。 现在,这个国家的两种危机正威胁着要合而为一。 开垦业者通常会等被清除的植被充分干燥后,在7月开始放火焚烧,烧出的浓烟会导致居民心肺问题大幅飙高。

去年的火灾非常可怕,但这次的这个时间点──已经砍了这么多植被等着被烧,又还有一种呼吸道疾病肆虐──危险更胜以往。 除了雨林丧失所造成的气候冲击以外,焚烧造成的烟也可能加重COVID-19病人的折磨,并使本来就已经在挣扎应付大流行的医院压力倍增,艾伦卡说。

「他们的优先考量会是什么? 」

即使是在欧洲这样的地方,即使领导者并未推动大规模撤销环境法规,但持续演变的健康与经济危机,也可能让领导者的注意力抽离变化缓慢的气候变迁灾难,而气候变迁是去年因为年轻族群抗议、终于有机会清楚说明其急迫性后,才好不容易列入了政治议程的。 位于瑞典斯德哥尔摩的环境研究所研究主任艾莎. 柏森(Åsa Persson)说。

「他们的优先考量会是什么? 」她问:政府支持经济的方式,会是支持旧的、会造成污染的工业,还是拥抱呼吁『绿色刺激方案』、并利用振兴基金在干净能源及能源效率领域创造工作的企业呢?

若是能把这么庞大的巨额资金,以推动世界朝低碳未来迈进的方式分配——还能处理大流行所揭露的种族与经济不平等现象——能产生的将远远不只是几个月所降低的排放量而已,罗斯指出。

「我们不会再有另一个像这样的机会了,」他说:「我们负担不起又重建出另一个相同的旧现状。 」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环球趣视频”
上一篇 下一篇 TAG: 肺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