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台湾垦丁陆蟹发现拟相手蟹科五新种两新纪录种 港口溪占四新种稳坐“陆蟹之河”

恒春半岛港口溪陆续发现陆蟹新种,从45种增加为49种,而有陆蟹之河美称。 图片来源:垦管处

恒春半岛港口溪陆续发现陆蟹新种,从45种增加为49种,而有陆蟹之河美称。 图片来源:垦管处

延迟仿相手蟹(Sesarmops mora)因复杂而长久的鉴定史得名,历经20年才确认身分。 图片来源:垦管处

延迟仿相手蟹(Sesarmops mora)因复杂而长久的鉴定史得名,历经20年才确认身分。 图片来源:垦管处

金额拟相手蟹(Parasesarma aurifrons),以额头有一条金黄色的横带得名。 图片来源:垦管处

金额拟相手蟹(Parasesarma aurifrons),以额头有一条金黄色的横带得名。 图片来源:垦管处

宽腹针肢蟹(Bresedium eurypleon),因其第6腹节比近缘种短足针肢蟹(B. brevipes)宽大而得名。 图片来源:垦管处

宽腹针肢蟹(Bresedium eurypleon),因其第6腹节比近缘种短足针肢蟹(B. brevipes)宽大而得名。 图片来源:垦管处

垦管处支持愿意野外调查的研究生,以园区为科研基地进行基础调查。 图为李政璋调查陆蟹栖地现场。 图片来源:李政璋提供。

垦管处支持愿意野外调查的研究生,以园区为科研基地进行基础调查。 图为李政璋调查陆蟹栖地现场。 图片来源:李政璋提供。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环境信息中心(特约记者 廖静蕙):恒春半岛陆蟹家族再添新成员!台湾中山大学博士候选人李政璋在垦管处支持下,历经三年陆蟹调查研究,发现拟相手蟹科五新种、两新纪录种;其中四个新种来自港口溪,使得港口溪陆蟹总数累积达49种,稳坐「陆蟹之河」宝座。

拟相手蟹科家族添新成员五新种两新纪录种

五新种包括金额拟相手蟹(Parasesarma aurifrons),以额头有一条金黄色的横带得名;血螯拟相手蟹(P. sanguimanus)则指双螯为显眼的血红色;两种陆蟹除了在港口溪河口发现外,也栖息于保力溪口。

稀有的宽腹针肢蟹(Bresedium eurypleon),因其第六腹节比近缘种短足针肢蟹(B. brevipes)宽大而得名,在港口溪第一次发现后,于后湾海岸林里也有族群。

延迟仿相手蟹(Sesarmops mora)因复杂而长久的鉴定史得名,此物种早于2000年初在菲律宾发现,但身份未被确定,直到近年再度于港口溪调查时发现而重启相关研究,直到20年后才正式发表;目前台湾只记录于港口溪下游。

钻斑拟相手蟹(Parasesarma gemmatum)」于垦丁海岸林外围的高位珊瑚礁发现,全球只于台湾发现,属特有种。

两种新纪录种,包括民岛仿相手蟹(Sesarmops mindanaoensis),过去只于菲律宾民答那峨岛发现、记录,首度在台湾记录,而且只发现于满州港口溪下游;蓝氏拟相手蟹(Parasesarma lenzii)则于澳洲、菲律宾记录到,台湾首度于垦丁海岸林外围的高位珊瑚礁发现。

拟相手蟹科分类复杂 跨国比对标本一一爬梳

拟相手蟹科陆蟹一直是分类学者欲爬梳清楚的类群。 由于相关文献资料较久远、图片不够精确;相关的标本也相当有限,可能找不到,或存放时间过久,状况不是很好,取得DNA不容易、甚至无法取得。 另外,蟹类物种比对一定要有雄性标本,例如交接器及螯掌须从雄性个体才能看出差异,但大多数种类标本只有母蟹,增加比对的困难度。

其实李政璋一开始也都是采集到母蟹,陆蟹习性相当隐密,只有释放幼苗时才会出现,而且一定是母蟹。 后来在垦管处计划支持下,才有足够的资源及调查努力量,慢慢追踪公蟹的栖地,得以采集比对。 此次研究有些分工,李政璋负责型态比对,分子序列比对则与中兴大学教授施习德合作。

他举血螯拟相手蟹为例,原以为是双齿拟相手蟹(或称双齿仿相手蟹)(Parasesarma bidens)、从双齿拟相手蟹分出来。

双齿拟相手蟹在台湾是广布种,但在垦丁发现的族群螯掌是血红色,这个特征让他怀疑是新种,几经比对,起初以为是印尼的环指拟相手蟹。 不过,这个物种雄蟹螯指的颗粒,呈现环状纹路,但台湾的这个新种并没有这个特征。 为此,李政璋从印尼、菲律宾等国家索取型态相似的物种标本进行比对,经过大规模型态比对,确认台湾发现了新种。

栖地丰富多元造就陆蟹多样性 河川工程瞬息改变

据李政璋2019年的研究统计,港口溪的陆蟹物种共45种,加上最新的发表的四个物种共49种,是恒春半岛保力溪、后湾、香蕉湾、港口溪、出风鼻等,五大陆蟹热点物种数最高之处。

「港口溪高度的陆蟹多样性,表示此区的环境歧异度很高,能让多种生物利用,陆蟹只是其中一个指标。 」李政璋说。 只是,台湾的许多河川都面临着河川整治以及周边环境的人为开发,严重降低环境歧异度,也使生物多样性跟着降低。

他举过去发表的新记录陆蟹「特异折颚蟹」(Ptychognathus insolitus)为例,垦丁後湾海岸林的一小溪口,是牠在台湾唯一发现的栖地,发表时数量相当多;然而不到一年,这个小溪口就因人为的土石覆盖,使得整群特异折颚蟹溃散,一度消失无踪。 幸好栖地是被土石覆盖,而非水泥填实,几年因台风逐次冲开,族群逐渐回复。

垦管处表示,港口溪为园区内最长且最广泛的溪流,且由于栖地多样化而资源相当丰富,然因部分河段冲蚀严重需面临工程整治;垦管处承诺,面对相关工程申请案会谨慎评估,以维护港口溪陆蟹栖地。

垦管处于2016至2018年以补助计划支持李政璋进行陆蟹研究。 副处长许书国表示,国家公园具有保育、研究及教育等功能,除委托学者进行各项调查,也提供每年50万元经费支持研究生,将垦丁国家公园视为科学研究基地、进行基础研究,每项计划每年可获得十万补助,透过这项计划鼓励更多研究生投入野外调查。

本文转载自环境境信息中心网站,内容由许多专家学者及民间环团,提供国内外环境教育与环保信息;主题涵盖全球变迁、温室气体控制、环保生活、环境污染防治、生态保育、能源节约与能源效率、绿建筑等各面向。 期许能替没有选票的山林、湿地、海洋、土地发声。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环球趣视频”
上一篇 下一篇 TAG: 螃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