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塑料食品包装超越烟蒂成为最常见的海滩垃圾

菲律宾自由岛(Freedom Island)生态旅游地区出现的塑胶垃圾。 PHOTOGRAPH BY RANDY OLSON,NAT GEO IMAGE COL

菲律宾自由岛(Freedom Island)生态旅游地区出现的塑胶垃圾。 PHOTOGRAPH BY RANDY OLSON,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LAURA PARKER 编译:蔡雅铃):一场全球年度净滩活动在一天之内从116个国家回收了3250万件物品──其中包括一只花园小矮人、一张沙发以及一个浴缸。

糖果纸和洋芋片包装袋如今已成为最常见的海滩垃圾,首度超越烟蒂登上了榜首。

这份令人沮丧的统计数字是美国海洋保育协会(Ocean Conservancy)最新的年度净滩活动报告中的众多发现之一,他们在2019年从116个国家的海滩收集到2080万吨垃圾,这是在一天内捡到的3250万件物品的总重量。

2002到2014年间,塑胶包装占了美国、欧洲、中国及印度总塑胶生产量约45%,成为全球「垃圾流」的主要塑胶垃圾,但在海洋保育协会过去34年的净滩历史里,不起眼的香烟滤嘴仍抓着第一名的位置不放。现在它排在第二名,总共找到420万个烟蒂。食品包装是第一名,总共收集到了470万片个别包装。

一本依照国家和种类列表显示所有收集物品的手册在9月8日于线上发表。这些垃圾是从南极洲以外的每一个大陆的海岸收回来的。

前十名的其他东西都和食物及饮料有关,而且大多是不可回收的。这个名单包括瓶子和瓶盖、吸管和搅拌棒、杯子、盖子、外带用容器以及塑胶袋。虽然瓶子是高度可回收,但轻量的塑胶包装通常因为会堵塞机器而被排除在回收运作之外。

烟蒂由醋酸纤维素(cellulose acetate)制成,长期以来被环保团体的科学家视为异类──一项独立的问题,它的处理和较大的塑胶垃圾相关消费趋势无关。在未来的净滩活动中,取决于志工和被清洁的海滩数目,无所不在的烟蒂是有可能拿回第一名的,海洋保育协会管理无垃圾海洋计画(Trash-Free Seas)的尼可拉斯.马洛斯(Nicholas Mallos)说。

「食品包装登上垃圾冠军的位置突显了那些一次性、用完即丢的食物和饮料包装等非永续性产品,」他说。更麻烦的是,许多食品包装要不是无法让消费者主动回收,不然就是根本不能回收──马洛斯说这个情况强化了全世界各个社区处理塑胶垃圾的「总体不完全性(gross inadequacies)」。

根据美国环保署资料,2017年美国只有13%的塑胶容器和包装被回收──是各材质容器中回收率最低的一种。

海洋保育协会从1986年首次举行净滩活动时就开始登录海滩上收集到的每一项物品,并将其整合成一个已知全球最大的海洋垃圾种类资料库,拥有将近4亿个品项。它的时间轴基本上反映出消费者行为的趋势以及各类产品的可得性。举例来说,饮料铝罐和纸袋在2009年之后的净滩活动中都跌出十名之外,这大约是在全球能广泛取得瓶装水,与超市塑胶购物袋用量超越纸袋的十年之后。玻璃瓶则在2017年从前十名中消失。塑胶正好在这一年成挤进前十名,成为最常在海边捡到的物质之一。

「对世界上所有关心塑胶污染的人而言,海洋保育协会的资料库是此议题非常重要的时间快照,」国家地理研究员暨乔治亚大学工程学教授珍娜.简贝克(Jenna Jambeck)说:「我从19年前开始研究这个题目后就一直在引用这份资料了。」

2019年的净滩废弃物数量,经由团队的统计学家计算后,以适用于海洋动物的方式来量化,包括足够给322只章鱼每天喝八杯奶昔喝一年的吸管数,以及足够给6万6000只鲨鱼吃全套西餐的塑胶餐具量。志工们也收集到长度足以让一只海鸟从海面上88.5公里的高空垂钓的钓线量。

一如往常,今年从亚洲太平洋到北大西洋到南美洲长达3万9358公里的净滩活动也找到了许多奇怪的东西。一只出现在日本海滩的花园小矮人(garden gnome)验证了它们果然无所不在。其他发现的东西有:出现在香港的烤肉炉,出现在牙买加的浴缸,出现在委内瑞拉的熨衣板,出现在墨西哥的长沙发,出现在挪威的高尔夫球袋,以及出现在加州的提基火炬(tiki torch)。

今年的净滩活动将于9月的第三个周六举行,不过因为疫情,所以鼓励志工以小团体单独工作──或是干脆不去海滩而是专注在他们自家的垃圾减量。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环球趣视频”
上一篇 下一篇 TAG: 海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