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俄罗斯远东哈拉克特尔斯基海滩发生海洋生物大量死亡事件 可能危及濒临绝种的海獭生存

一只死去的斑海豹,伴随着一堆堆已无生命的海胆、海星及其他底栖生物,被冲上俄罗斯远东地区的哈拉克特尔斯基海滩(Khalaktyrskiy Beach)。 PHOT

一只死去的斑海豹,伴随着一堆堆已无生命的海胆、海星及其他底栖生物,被冲上俄罗斯远东地区的哈拉克特尔斯基海滩(Khalaktyrskiy Beach)。 PHOTOGRAPH BY ALEXANDR PIRAGIS / SPUTNIK VIA AP

黄色的泡沫覆上了哈拉克特尔斯基海滩。当地管理机关起初怀疑是工业用化学物质或石油外泄,不过现有证据却指向一场大规模的有毒藻华事件。 PHOTOGRAPH BY A

黄色的泡沫覆上了哈拉克特尔斯基海滩。当地管理机关起初怀疑是工业用化学物质或石油外泄,不过现有证据却指向一场大规模的有毒藻华事件。 PHOTOGRAPH BY ALEXANDR PIRAGIS / SPUTNIK VIA AP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ALEC LUHN 编译:蔡雅铃):大批海洋底栖生物的死亡现在被认为是由前所未有的藻华事件所引起,它还可能造成毁灭性的涟漪效应 。

9月14日在哈拉克特尔斯基海滩(Khalaktyrskiy Beach)是一个少有的晴天。徐徐海风激起了浪花,摄氏12.2度的海水甚至比空气还要暖上一些。这是个非常适合冲浪的一天,至少以远东地区俄罗斯的堪察加半岛(Kamchatka Peninsula)这块「冰与火之地」的标准来说是如此。

不过,当卡提雅.迪巴(Katya Dyba)这位「雪浪」(Snowave)冲浪学校的主管冲完浪回来半小时后,她的视力开始模糊而且喉咙发痛,她的一位同事连眼睛都张不开。

这些冲浪者一开始还归咎于太阳光的刺眼和风的冲击。不过,当他们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开始出现恶心、呕吐、腹泻和发烧时,才意识到伤害是来自海洋本身。总计有16人赴医就诊,好几个人被诊断出角膜被灼伤。

与此同时,一大堆死掉的海胆和海星也被冲上堪察加半岛的东岸,海滩游客则拉起了一只只瘫软的红色章鱼。一片好几公里长、上百公尺宽、散发着恶臭的黄色泡沫沿着海岸漂浮,潜水人员估计某些地方有95%的底栖生物已经被消灭了。

「我对此事的反应是全然的困惑,因为我们一向以为哈拉克特尔斯基海滩的水都是非常干净的,这种情况从来没有发生过,」迪巴说,事发至今一个月她仍然承受着干眼之苦。

这个问题现在已经沿着半岛外围往西南方扩散,而且也向着食物链上层推进:堪察加半岛的西部海岸在这周就发现了数千条死鱼,大部分是底食者;而有数只棕熊在吃了这些鱼之后发生了严重的食物中毒──在此次海洋生物大量死亡事件可能产生的涟漪效应之中,这不过是其中一例。

虽然许多人最初怀疑这是污染造成的,但科学家现在表示死亡很可能是藻华(algal bloom)引起的,不过这唤起了更令人忧虑的问题,也就是在这个全球生物多样性最高的海洋环境之一, 气候变迁会带来怎样的影响?这里同时也是降海型虹鳟(steelhead trout)和海獭等濒危动物的家园。

「我们没想到发生藻华的面积会这么广大,」远东联邦大学的海洋生物学家奇利尔.维尼可夫(Kirill Vinnikov)说:「这是前所未有的事件。」

「海岸地区全都被污染了」

堪察加半岛有如一条垂挂于俄罗斯太平洋沿岸的尾巴,这里拥有全球最高密度的活火山分布。河川从这些熔岩地与冰河区泻流而下,进入广阔的沼泽区,形成了六种降海行鲑鱼的绝佳产卵场,进而提供了食物给棕熊、斑海豹、虎鲸、以及日渐稀少的虎头海雕(Steller's sea eag)与北海狮(Steller's sea lions)。鲑鱼在营养丰富的堪察加洋流(Kamchatka current)中通常是以浮游动物为食,灰鲸和极度濒危的露脊鲸也是如此。

虽然堪察加半岛有如鲑鱼的同义词,那里还有很丰富的底栖鱼类、软体动物、海葵、海星和海胆等,供养着如海象和海獭等哺乳动物。这些底栖生物由于没有能力游离受污染的水域,死亡的数量也最多。

「这个生态系里的一项重要元素突然不见了,」瓦西里.叶布洛可夫(Vasily Yablokov)说,他是俄罗斯绿色和平组织(Greenpeace)气候计画的经理,一直都有在堪察加进行采样。

尽管科学家很快就把火山活动排除在这次海洋生物相继死去事件的成因之外,在哈拉克特尔斯基海滩所采的样本中,还是发现酚、铁、石油产物、磷酸根离子以及汞的含量都比正常值要高出数倍。但不管是这些成分或是在9月23日经过船只所排放的废水,它们的量似乎都不足以解释如此全面大量的死亡事件。官方也排除了从附近的杀虫剂倾倒场和军事试验场外泄的可能。

而在上个星期,当科学家飞越海岸上空寻找线索时,他们看到了数条呈黄色、绿色、红色、暗示着有藻华发生的带状海水。全世界多达一半的氧气是由这些微小的浮游植物制造的,不过如果被径流水里的养分「过度喂食」,或者是环境水温增加,其中某些种类的生长可能会失控。一旦发生这种情况,它们会排放出毒素,死后在海底开始分解时还会消耗掉水里面的氧气含量。这可以解释发生在堪察加半岛底栖动物的高死亡率,维尼可夫说。

「我们飞了100公里到堪察加半岛的南部,而且观察到几乎沿着整的海岸地区都有这种海水变色的情况,」他说:「海岸地区全都被污染了。」

在水和沉积物的样本里,后来又找到了好几种裸甲藻(Gymnodinium algae)的DNA,它们的毒素已知会使人的鼻子和喉咙疼痛。虽然它们的浓度不高,但加州大学圣塔克鲁兹分校的拉菲尔.库德拉(Raphael Kudela)说,9月底的卫星影像显示在半岛东南部的阿瓦查海湾(Avacha Bay)那里,叶绿素(chlorophyll)──植物和藻类行光合作用的色素──的含量是月平均值的两倍。

红潮来袭,红色警戒

藻华在堪察加半岛并不罕见,然而这个推定的事件比近代记忆中的任何事件规模更大且持续更久,维尼可夫说。

除了无脊椎动物之外,作为当地食物网和经济基础的鲑鱼,也随着一起被冲上岸。每年这个时候,银鲑(coho salmon)会从海里进入河流前往上游产卵──所以有可能会从红潮(又称赤潮)中通过。

「在藻华发生时游经那个区域的鱼类,如果体型够大的话,多半会受到影响,还可能因严重暴露在强烈毒素之下而死去,」伍兹霍尔海洋学研究中心(Woods Hole Oceanographic Institution )资深科学家唐.安德森(Don Anderson)说。不过海洋的混合作用也会很快地将污染清除,他补充道。

鱼类、浮游动物、以及在食物链底层的底栖生物会把藻类的毒素向上传递给掠食者,例如海象和鲸鱼;或者掠食者就只是因为缺氧导致的大规模死亡事件而失去了食物来源。

到目前为止,死去的海胆远多于鱼类,这点唤起人们了对海獭生存的关注,因为海胆正是它们的主食。在苏联瓦解开放了半岛可密集捕鱼后,海獭的数目就从数千只暴跌到今天在堪察加半岛南部约200只的估计量。而海胆的减少可能「对这种动物有非常负面的影响,」总部设在海参崴(Vladivostok)的太平洋地理研究所(Pacific Geographical Institute)位在堪察加分部的首席科学家维拉德米尔.布尔卡诺夫(Vladimir Burkanov)说,而原因则是海獭和其他海洋哺乳类相比,较不可能四处移动来寻找食物。

安德森说,堪察加当局应该持续调查有无化学污染的征兆,因为它很可能提供了养分进而引发了先前推测的藻华。相较于试图减轻预期上升的全球红潮数目背后的主要成因──气候变迁,处理污染会比较容易且能更快得到改善。

虽然北极地区愈来愈容易遭受藻华的伤害,然而目前还没有足够的资料来判定位在亚北极区的堪察加是属于这种情况。 「一般的看法是,水温愈暖这种藻华事件会愈多,不过情况其实是很复杂的,」安德森说:「比较暖的水可能会把某些种类的海藻推离这个区域,向北方转移阵地。」

在布尔卡诺夫呼吁「红潮即是红色警戒」之后,科学家们现在要求在堪察加做更多的水质监测。

「如果这真的是一次尺度超乎以往的红潮,那它确实是一个警讯,」他说:「而且甚至比某些化学物质造成的区域性污染糟糕多了。」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环球趣视频”
上一篇 下一篇 TAG: 俄罗斯 海獭 海洋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