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自然》:韩语、日语等98种语言可能源自于9000多年前中国东北辽河流域的农业文化

《自然》:韩语、日语等98种语言可能源自于9000多年前中国东北辽河流域的农业文化

《自然》:韩语、日语等98种语言可能源自于9000多年前中国东北辽河流域的农业文化(Frank Bienewald / Alamy)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ETtoday(记者 罗翊宬):韩语(朝鲜语)与日语在文法结构上高度相似,2种语言同时被归类为「阿尔泰语系」(亦称泛欧亚语系,Transeurasian),如今国际期刊《自然》(Nature)在近期一份研究中指出,其实包括韩语、日语、多种突厥语与通古斯语、蒙古语、土耳其语等98种语言,其实可能源自于9000多年前的共同祖先,即来自中国东北辽河流域的农业文化。

根据《路透社》、《卫报》,集结来自中国、韩国、日本、英国、德国、美国、俄罗斯、新西兰、荷兰、捷克等国学者的国际小组针对泛欧亚语系进行研究,从基因、考古遗迹、语言等资料来分析,发现泛欧亚语系涵盖范围超过8000公里,数亿人口其实有着共同祖先,最早可追溯至9000年前新石器时代中国东北辽河流域的小米农人。

研究指出,当时的人类从狩猎、采集的生活型态转为农业定居的过程中,小米为重要的农作物,其中9000年前定居于辽河流域的农民,透过农业文化逐渐迁徙与传播,从包括现今中国辽宁省、吉林省、部分内蒙古地区,逐渐从东北亚开支散叶,向北传至俄罗斯远东地区、西伯利亚、西可至西亚、向东可进入韩半岛(朝鲜半岛),过海可抵达日本列岛,可以想见现代人口与文化起源的复杂程度。

研究团队认为语言的传播,其实与农业扩张、人口流动的关系息息相关,泛欧亚语系源自辽河流域的假说,其实正挑战着过去传统学术界上所认为的「游牧假说」,而「游牧假说」则认为阿尔泰语系的开枝散叶是经由游牧民族从东部大草原向西部迁徙而来。

研究团队从语言学层面上分析,在98个语言中分厘清超过250个与农业有关的词汇概念,这些词汇包括小米、耕地、种植、播种,确立源自农业文化的假说;而在基因学上,则从23具古代遗骸、比对9000年前东亚与北亚居民的基因数据库,证实韩国(朝鲜)与日本民族具有西辽河的血统。

考古学者哈德森(Mark Hudson)表示,研究团队针对中国、韩半岛(朝鲜半岛)、俄罗斯远东地区等255个考古遗址,分析动植物遗骸、石器、陶器等文物相似性,确定中国东北辽河流域农民用大米、小麦补充小米,这些人口约在西元前1300年左右传播至韩半岛(朝鲜半岛)、西元1000年后再从韩半岛传播至日本列岛。

另外,现代韩语被历史学界广泛认为传承自「三国时代」的新罗语,韩国历史从西元前1世纪至西元7世纪为三国时代,分为高句丽(中国东北、韩半岛北部)、新罗(韩半岛东南部)、百济(韩半岛西南部),最终由新罗统一3国,有学界认为3国语言互不相通,但有派学者从中、韩古代遗留的史书中发现,3国使者在中原王朝通译古汉语时,3国语言在不用特别翻译的情况下可以互通,仅是腔调略有不同。

古代日本语与三国时代的百济语,也因为使用的部分单字发音相似,被学界认为有高度关联性,例如百济语的「熊」(고마,现代韩语为곰)与日本语的「くま」、百济语的「城」(키)与日本语的「キ」。

而观察韩国历史三国时代的脉络,可以发现高句丽的王族源自中国东北(满州)的扶余(夫余、东夫余),其最初的根据地位于卒本城(古称纥升骨城,位于中国吉林省),之后迁都至国内城(中国吉林省集安市),最后迁都至韩半岛(朝鲜半岛)的平壤,其实正呼应该跨国小组所提出的研究,语言的传播随着农民的迁移一路从中国东北辽河区域扩散至韩半岛、最后跨海至日本列岛。

参与研究的第一作者、比利时的比较语言学家罗贝兹(Martine Robbeets)表示,「其实要人们接受自身、自国的语言、文化、民族源自于国界之外,其实就等同于要求放弃自己的身份,这并不太容易,而中国、韩国、日本等东亚强权经常被认为源自单一的语言、单一的文化、一种基因特征,但国族主义者其实得承认的事实是,亚洲在内的人类、民族、语言、文化其实都是互相混合的。」

相关报道:科学研究表明:史前泛欧亚语系起源于中国北方种植粟黍农民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光明日报(晋浩天 韩芳):史前人类说何种语言,这些语言又如何一步步被不同人群所接纳?语言的扩散是否也同样发生了遗传混血和文化传播?《自然》杂志日前在线发表了题为《交叉学科研究支持泛欧亚语系的农业共扩散假说》的封面文章,研究通过对语言学、考古学以及古DNA的研究成果进行深度交叉融合,提出日语、韩语、蒙古语等都起源于中国北方地区,并且将语言的扩散和传播与粟黍农民的对外扩张联系起来。德国马普所-人类历史研究所马丁·罗贝茨为本文第一作者,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研究员宁超为本文主要通讯作者。

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副教授张海认为,这是一项真正意义上的跨学科交叉研究。该研究以泛欧亚语系(日语、韩语、通古斯语、蒙古语、突厥语)人群的起源、迁徙为对象,通过语言学、考古学以及古DNA三方面独立证据对泛欧亚语系人群的史前历史进行全面重建。

宁超介绍,这项历经6年、集结11个国家学者的三学科交叉研究,发布了东北亚迄今为止最大的语言学和考古学定量化的数据库,研究推翻了原有关于泛欧亚语系“游牧起源”假说,将泛欧亚语系可能的起源中心追溯到了中国北方新石器早期的农业人群中。

研究提出粟黍农业传播的两个路径:一支从中国北方指向韩国的篦纹陶器文化,另外一支则覆盖了包括黑龙江流域、远东以及辽东在内的广泛区域,进一步确认了此前植物考古学的发现。不仅如此,定量考古学也发现韩国的无纹陶器文化、日本弥生文化及西辽河地区青铜时代文化的相似性。

值得注意的是,研究还首次报道了来自韩国和日本以及琉球群岛的古人类基因组数据,发现朝鲜半岛在新石器早期就遗传了大部分的中国北方人群基因,并且在距今6000年前后,朝鲜半岛就与日本土著的绳文人发生过不同比例的基因交流,在随后的历史过程中,绳文人的祖先成分再次被中国北方农业人群基因所替换。




上一篇 下一篇 TAG: 农业 语言 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