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终生一夫一妻的松果蜥这种“浪漫蜥蜴”是澳洲动物走私的最大受害者

终生一夫一妻的松果蜥这种“浪漫蜥蜴”是澳洲动物走私的最大受害者

终生一夫一妻的松果蜥这种“浪漫蜥蜴”是澳洲动物走私的最大受害者

资深森林与野生动物警察艾比.史密斯(Abby Smith),正为2019年2月在墨尔本查缉到的一只松果蜥拍照存证。松果蜥是国际非法宠物贸易市场上最受欢迎的爬行类

资深森林与野生动物警察艾比.史密斯(Abby Smith),正为2019年2月在墨尔本查缉到的一只松果蜥拍照存证。松果蜥是国际非法宠物贸易市场上最受欢迎的爬行类之一。

2018年墨尔本的邮政分捡单位拦截到了一只打算走私到国外去的瘤尾守宫(knob-tailed gecko)。 PHOTOGRAPH BY DOUG GIMESY

2018年墨尔本的邮政分捡单位拦截到了一只打算走私到国外去的瘤尾守宫(knob-tailed gecko)。 PHOTOGRAPH BY DOUG GIMESY 

澳洲邮政分捡单位在某次包裹的X光检测中,揪出了这只躲藏其中的澳洲最大石龙子──铜纹石龙子(major skink)。 PHOTOGRAPH BY DOUG GI

澳洲邮政分捡单位在某次包裹的X光检测中,揪出了这只躲藏其中的澳洲最大石龙子──铜纹石龙子(major skink)。 PHOTOGRAPH BY DOUG GIMESY

在墨尔本邮政单位从包裹中被救出的细纹蓝舌蜥(Centralian blue-tongue skink)是澳洲的特有种。 PHOTOGRAPH BY DOUG G

在墨尔本邮政单位从包裹中被救出的细纹蓝舌蜥(Centralian blue-tongue skink)是澳洲的特有种。 PHOTOGRAPH BY DOUG GIMESY 

包含图中的东澳洲水龙(eastern water dragon)在内,所有被查获的爬行类都会移交至环境水土规画部(Department of Environme

包含图中的东澳洲水龙(eastern water dragon)在内,所有被查获的爬行类都会移交至环境水土规画部(Department of Environment, Land, Water and Planning)调查。 PHOTOGRAPH BY DOUG GIMESY

藏在包裹中准备走私到海外的变色龙守宫(chameleon gecko),是仅在澳洲东北部某一小范围内分布的物种。 PHOTOGRAPH BY DOUG GIME

藏在包裹中准备走私到海外的变色龙守宫(chameleon gecko),是仅在澳洲东北部某一小范围内分布的物种。 PHOTOGRAPH BY DOUG GIMESY

2019年3月,墨尔本邮政分捡单位的职员在例行X光检验中,发现走私者在走私者在DVD播放器中用布袋(在胶布下)藏了三只蓝舌蜥活体;另一台DVD播放器中还有另外两

2019年3月,墨尔本邮政分捡单位的职员在例行X光检验中,发现走私者在走私者在DVD播放器中用布袋(在胶布下)藏了三只蓝舌蜥活体;另一台DVD播放器中还有另外两只。

走私的爬行类通常会被胶布限制行动,许多个体在途中经历脱水与极端温度之苦,到达目的地时可能几乎失去意识,甚至死亡。两台DVD播放器中共五只蜥蜴虽然被发现时都还活着

走私的爬行类通常会被胶布限制行动,许多个体在途中经历脱水与极端温度之苦,到达目的地时可能几乎失去意识,甚至死亡。两台DVD播放器中共五只蜥蜴虽然被发现时都还活着,但其中几只健康糟到不得不安乐死。

维多利亚州环境部门的资深调查员麦可.史文斯(Michael Sverns),正检验于2019年「谢菲尔德行动」(Operation Sheffield)专案中,

维多利亚州环境部门的资深调查员麦可.史文斯(Michael Sverns),正检验于2019年「谢菲尔德行动」(Operation Sheffield)专案中,在墨尔本民宅库房查获的爬行类。执法部门在数日之内扣下了所有动物,目前该案件也正在法庭上审理中。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 JUSTIN MENEGUZZI 编译:曾柏谚 摄影: DOUG GIMESY):这种「浪漫蜥蜴」是澳洲动物走私的最大受害者,松果蜥终生一夫一妻的行为,使它在两爬收藏家与盗猎供应者间成为炙手可热的商品。

野生动物警察一打开巧克力粉的金属盖子,空气中立刻弥漫着一股闻起来像排泄物的酸味。在罐子里头有一只用橡皮筋扎起来的黑色袜子,在小心地解开袜口后,她发现一只带有棕色鳞片的小型爬行动物;这是一只四肢被布胶带捆住的松果蜥(shingleback lizard),它不仅几乎没有意识,身体还严重脱水。

根据货运标签所示,这个罐子属于另一件大宗托运货物──一个装满其他罐子与物品的箱子──的一部分,正准备运往香港售予宠物市场。这宗走私货运被维多利亚州负责审查每件出境邮件、包裹的澳洲邮政墨尔本关口稽查员拦了下来,并通知了该州的野生动物警察。

澳洲有将近900种的原生爬行类动物,其中有90%以上都是其他地方绝无仅有的特有种,这些动物也因而在宠物贸易中炙手可热。尽管澳洲政府几乎完全禁止活体本土物种出口,但每年仍有上千只动物藉由邮政系统走私到东京、柏林、洛杉矶等地的市场。根据澳洲农业、水资源暨环境部(Department of Agriculture, Water and Environment)的资料显示,澳洲当局在2018年至2019年间所查获的所有野生动物中,有将近90%都是爬行类。

松果蜥又称为桩尾蜥、截尾蜥、睡蜥、瓦背蜥,是澳洲南部相当常见的蜥蜴。在玩家之间,松果蜥又以带有别致条纹的西澳黄金区(Goldfields region)赭色个体最受欢迎;在西澳同样备受瞩目的,还有伯斯(Perth)附近罗特尼斯岛(Rottnest Island)上带有斑点的个体,这些松果蜥由于数量稀少,目前在澳洲某些州被列为易危物种。

致力于野生动物贸易中「冷门」物种的温哥华非营利组织监测保育研究协会(Monitor Conservation Research Society),在2021年6月的研究指出,过去十年共查获超过500条松果蜥。保育人士表示,这个查获数量意味着松果蜥是这个国家最严重的走私动物之一。

任职于阿德莱德大学的莎拉.海因里希(Sarah Heinrich)是本篇研究的主要作者,她说:「实际的贸易数量肯定比我们研究所得的数目还要高。」海因里希表示,查获的野生动物不过是非法贸易中的一小部分,并提及玩家之间竞相较量更新、更有趣的爬行类之举则是贸易的幕后推手。

海因里希说:「人们总是在寻找与众不同的东西,不管是新的颜色、新的品种特征,甚至可以一个新物种也好。这样的追求永远不会满足,他们会寻找新的管道来获得那些蜥蜴。」

偕老的蜥蜴

海因里希解说道,以松果蜥的例子而言,它们少见的婚配行为助长了玩家们的需求:松果蜥终其一生,每年都会与同一个配偶重聚──有时候甚至能维持50年之久。

在福林德斯大学研究松果蜥超过30年的生物多样性教授麦克.嘉德纳(Mike Gardner)说:「松果蜥不仅是世界上首次发现采取一夫一妻制的蜥蜴,更是开创蜥蜴社会性研究的里程碑。」

据嘉德纳表示,有些松果蜥似乎会在伴侣死亡后为其哀悼:「曾有观察记录到雄性松果蜥在雌性松果蜥被杀死后,持续舔拭与轻牴对方,在其周围徘徊长达三天之久,不断试图理解伴侣发生了什么事。」

人们认为松果蜥一夫一妻的行为很「浪漫」,并愿意为其高额售价买单,这也使得松果蜥成为走私贩眼中的「梦幻物种」:一对松果蜥的价格要比单只松果蜥高出三倍不止。

嘉德纳表示,尽管松果蜥很常见,但它们也很容易被过度采集。嘉德纳说:「松果蜥的繁殖率相较于其他爬行类要来的低,有时候一窝只有一到两只幼蜥,还不一定年年有后。」正因如此,一旦盗猎者从野外带走性成熟的个体或繁殖对(breeding pair),就会降低它们的遗传多样性进而破坏当地族群。

另一个关乎松果蜥状况好坏的关键,是2015年在西澳发现的高传染力爬行类冠状病毒──松果蜥流感。伯斯好些野生动物康复中心的报告指出,他们经手的松果蜥有超过半数都感染了这种病毒。松果蜥流感所引起的症状与人类流感类似,而且死亡率在未加以治疗时高居不下。尽管目前没有任何证据显示松果蜥流感会传染给人类,不过嘉德纳直言,野生动物贸易可会促使它在澳洲国内外扩散到其他动物身上。

维多利亚保育动物园(Zoos Victoria)的野生动物健康顾问琳恩.威克(Leanne Wicker)为此发出警语,认为动物身上有着自己一套的寄生虫、病毒,以及细菌生态系,并说:「最让人担心的事情之一,就是爬行类身上很可能藏着许多人类未知的重大传染病。」

捆绑、堵嘴、寄出

监测保育研究协会这篇论文的作者之一,同时也是西澳生物多样性、保育与名胜部( Department of Biodiversity, Conservation and Attractions)的野生动物法令遵循专员马修.斯旺(Matthew Swan)说,有鉴于找到松果蜥并不是件难事,这唾手可得的属性让「盗猎旅游」应运而生。

「〔你可以飞抵伯斯〕,走出机场、预定渡轮,在24小时内抵达罗特尼斯岛。」斯旺说:「如果你是一名走私者,此时你就混入了当天在岛上的数千名游客之中。」

斯旺表示,走私集团以「全额支付假期」作为交换条件,诱使年轻国际学生伪装成快递员,来盗采松果蜥、蓝舌蜥,以及澳洲水龙等订单上的爬行类。在2019年初,一名台湾男子因在墨尔本一家旅馆投宿时走私数十只爬行类而被判处监禁。

老练的走私集团会在租借一辆箱型车后消失在澳洲的沙漠中。根据一位受审走私犯所述,那儿堪比他们的「糖果店」:在执法部门管不着的广袤土地上,盗猎者能放手大肆搜刮物种。斯旺说:「要是盗猎者在找寻松果蜥的时候遇上了一条蛇,就跟在地上发现一张千元大钞没两样。他们可不会视而不见。」

这些爬行类被放在玩具、鞋子、电锅、油炸锅等各种容器内被寄往国外。在缺乏空气、水,以及食物的情况下,许多动物撑不过舟车劳顿;有些动物甚至在过程中失去的爪子与四肢。但松果蜥高达数千美元的市价意味着,只要有少数几只存活下来,走私者就能从中获利。

在COVID-19疫情大流行期间实施的边境关闭及管制措施,不仅扰乱了野生动物走私的供应链,也看似降低了澳洲爬行类出口的数量。但根据澳洲农业、水资源暨环境部的资深发言人表示,这段出口衰退的时期正好给了走私集团囤积动物的时间。

在澳洲,想合法圈养繁殖爬行类需要许可执照,而澳洲当局怀疑走私者在隐密的非法园区内繁殖和饲养松果蜥以及其他爬行类。与此同时,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 (United Nations Office on Drugs and Crime)的内部报告指出,随着冠状病毒疫情管制放宽,东南亚的走私活动也日益热络。

从国际贸易中救出松果蜥

碍于盗猎行为难以实地监测,澳洲政府已经将资源集中在边境检测上。今年3月,澳洲政府在机场与邮政机构安装了全球第一台3DX光扫描设备,利用强化的扫描系统搭配机械学习来侦测野生动物;另一方面,雪梨科技大学 正在研发一款「电子鼻」,能够嗅出走私动物的气味。

基于松果蜥的数量还算丰富,根据规范全球野生动物及其产制品流通的《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规范,松果蜥并不在国际贸易的禁止之列。这也意味着,一旦走私松果蜥逃过当局追缉并离开澳洲的土地,它们几乎没有任何保护可言。

海因里希说:「松果蜥是一个很好的研究案例,它们代表了许多动物遭受的典型问题,尤其对澳洲的物种来说更是如此。在它们被走私出口后,由于缺乏国际或是国内法律的保护,一旦抵达海外就能公开买卖。」

在美国,《雷斯法案》(Lacey Act) 禁止输入违反原产国法律的物种,但走私者会利用法律漏洞,将松果蜥经欧洲和亚洲「洗产地」后,以伪造文件宣称这些爬行类是人工繁殖的个体,再送往北美。

海因里希建议,如果将松果蜥列入CITES的保护清单上,以授权澳洲当局能在海外查缉它们,将有助于改善松果蜥的处境。一名澳洲联邦农业、水资源暨环境部的代表告诉《国家地理》杂志,澳洲打算将包含松果蜥在内的125种以上高走私风险物种纳入CITES保护范围。

将物种纳入CITES是一项漫长的过程,平均得花上十年才能完成。在这之间的每一年都至关重要:澳洲是世界上物种灭绝率最高的国家之一。根据澳洲野生动物保育协会(Australian Wildlife Conservancy),澳洲在过去200年间,有超过10%的哺乳动物物种消失;目前还有1800种动植物面临灭绝威胁。

嘉德纳说:「我们真的需要谨慎的盯紧像松果蜥这样的常见物种,如果连它们都没办法妥善照顾,其他动物也很可能会陷入险境。」




上一篇 下一篇 TAG: 澳洲 松果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