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澳洲发现1亿年前的三只虾类躲进一颗巨大蛤蜊的化石

澳洲发现1亿年前的三只虾类躲进一颗巨大蛤蜊的化石

澳洲发现1亿年前的三只虾类躲进一颗巨大蛤蜊的化石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REBECCA DZOMBAK 编译:石颐珊):是谁住在远古深海的大蛤蜊里?现生虾类也会躲进其他动物的壳里,而这组奇异的化石是该行为的最早证据。

大约1亿年前,当恐龙还在陆地上游荡时,三只小虾子出发去找房子。它们可能远离了有保护作用的珊瑚礁区,因此需找寻能躲避掠食者的庇荫,然后选中一颗巨大的蛤蜊──不是那区最大的,但是足有舒适的25公分宽。

它们住进去以后很快就被淤泥淹没,原本的庇护所突然变成了坟墓。然后它们就待在那里,直到一名澳洲农夫在2016年找到了它们。这枚蛤蜊化石和里面三只体长约3公分的虾子目前被安置在澳洲的克柔龙转角博物馆(Kronosaurus Korner museum)。

描述这副化石的论文最近发表在《古地理学· 古气候学· 古生态学》(Palaeogeography, Palaeoclimatology, Palaeoecology)期刊上,它代表着虾子使用其他生物(或生物巢穴)作为藏身处的最早例证,而现在的虾子依然会这么做。许多陆生及海生动物都存在这种称作「客居」(inquilinism)的行为。

由于化石虾保存完整,它们在贝壳中迅速被泥沙淹没的时候可能还活着,而泥沙可能来自地震或强烈的风暴。如果它们死后才被冲刷进壳里,遗体就不会这么完整。 「虾子相当脆弱,」芮内.范洁(René Fraaije)说,他是荷兰史前史博物馆(Oertijdmuseum)的馆长,并未参与研究。 「如果你找到完整的标本,甲壳、尾部和脚都连接得好好的,那这只动物形成化石时一定还活着。」

这几只虾有可能为了筑巢或蜕皮而跑进蛤蜊里,但是科学家并没有找到类似行为的证据。它们可能为了躲避最终埋葬它们的风暴,但「没有时光机」的话,几乎不可能确认这样短促的事件过程,罗素.毕克涅(Russell Bicknell)说,他是澳洲新英格兰大学的古生物学家,也是这篇新研究的第一作者。

毕克涅说,一个可能的解释是这些虾子遵循躲避掠食者的生存本能行动。 「虾子离食物链顶端很远,」他说:「几乎任何东西,除了滤食性的双壳贝类以外,都可能会吞了这些小家伙。」

目前小动物借住其他动物处所的化石数量正在缓慢增长,而这份标本是其中最新的一组,它让生物学家知道有些虾子可能已经选择寄居至少1亿年了。

「这是一个重大结论、大发现,」尼侬.罗宾(Ninon Robin)说,他是比利时皇家自然科学研究所(Royal Belgian Institute of Natural Sciences)的古生物学家,没有参与这项研究。 「这样相互关联的标本很罕见。这真的要靠运气。」

客气但不请自来的房客

在生物的同伴关系光谱中,客居正好落在双方都收益的共生关系与单方受益且由另一方付出代价的寄生关系之间。如果宿主还能生活──有时候会有这种像是小豆蟹在贻贝里定居的情形──这样对宿主没什么好处,但也不会真的造成困扰。不请自来的房客不用付任何房租就能得到些许安全庇护。

寄居蟹是客居的经典例子。它们在成长过程中不会长出自己的壳,而是仰赖诸如蜗牛之类其他有壳动物抛下的壳。寄居蟹必须靠其他动物的壳生存,但是对于包括虾子在内的其他客居动物而言,这更像是方便之举。

客居现象在动物史中「开始得很早」,阿拉巴马大学古生物学家亚戴尔.克隆马克(Adiël Klompmaker)说,他也是这篇研究的作者之一。已知最古老的动物大约在5亿4100万年前演化而生,虽然有些证据显示最早的动物应该在更早以前就出现了;而有壳动物可能不久之后就诞生了。

克隆马克说,部分动物演化出壳之后不久,其他动物就开始用它们来藏身。貌似可信的最早客居化石证据是一组在鹦鹉螺的壳中发现的三叶虫,三叶虫是已灭绝的海洋节肢动物,而鹦鹉螺属于头足类,可追溯至4亿8500万至4亿4400万年前的奥陶纪。科学家也在菊石化石中发现过各式各样的海洋居民。菊石是一种已灭绝的软体动物,螺旋状的壳可长至直径1.8公尺宽。

「大型鹦鹉螺、大型菊石之类的动物能提供良好的保护,因为你可以往深处钻。」毕克涅说。但是在紧要关头,蛤蜊壳可能也非用不可。

躲避危险

除了这三只塞在蛤蜊壳里的小虾米以外,古生物学家还在同一个地层中发现另一枚内藏有大约30只小鱼化石的较大蛤蜊。目前还未有科学论文详细描述这枚装着鱼的蛤蜊,不过能在同种蛤蜊里发现两组保存良好的小型生物化石,这个事实清楚显示这些小动物是为了应对环境中的威胁才住进去的,毕克涅说。

如果这些小动物如同毕克涅相信的那样,当时正在躲避掠食者并寻求安全遮蔽,它们可能没有其他地方可躲藏。附近没有珊瑚礁的证据,而珊瑚礁能为虾和其他靠近食物链底层的动物提供更好的藏身地点。

「海床上存在各种危险。」克隆马克说。在远离珊瑚礁的地方,且缺乏躲避掠食者的选项,即便不算太坚固的双壳贝类在小虾米眼中可能都很有吸引力。

如果这些虾子确实是为了躲避掠食者或环境变动而搬进蛤蜊里的话,这份化石就保存了动物学习如何在海床生存的早期证据。 「它们从一开始就在适应这个非常特定的生态系,」罗宾说:「这是它们存活茁壮的唯一途径。」

毕克涅非常热衷于这项发现。 「我非常开心这些偶然形成化石能保存下来,这就像大海捞针一样,」他说:「它们就像是时光胶囊……能带给我们很好的洞见,认识已灭绝生态系中的成员如何互动。」




上一篇 下一篇 TAG: 澳洲 蛤蜊 化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