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希特勒相册六十年后重见天日

希特勒相册六十年后重见天日

它是德国纳粹专门为希特勒搜集的艺术品系列的一部分

  二战期间,希特勒计划在他的家乡——奥地利林茨——建“元首博物馆”,收藏纳粹抢来的艺术品和其他文化珍品。随着纳粹德国的覆灭,博物馆也就没有建成,不过,当初计划藏于博物馆的一本希特勒的相册却在六十余年后重见天日,令许多专家激动不已。

  无意中发现相册

  现年87岁的美国老兵约翰·皮斯顿(John Pistone)二战期间辗转欧洲各地,并在战争即将结束时与战友直捣位于巴伐利亚州阿尔卑斯山的希特勒“老巢”——德国贝希特斯加登附近的贝格霍夫。占领贝格霍夫以后,皮斯顿在搜查可疑分子时发现了一张桌子,桌子下面有架子。当时胜利在望,美军士兵们都沉浸在即将战胜纳粹的喜悦中,皮斯顿从桌子里抽出一本相册,打算战后作为纪念,相册塞满了油画的照片。

  皮斯顿日前在接受美联社采访时说:“在那里,大家都沉浸在即将胜利的喜悦中,那时我们知道,希特勒的末日即将来临。”战争结束后,皮斯顿也将相册带回了在俄亥俄州的家。64年过去了,已是花甲老人的皮斯顿直到现在才听说这本相册的重要性:原来,它是德国纳粹专门为希特勒搜集的艺术品系列的一部分,希特勒希望将它们统统收藏于计划在家乡林茨建设的“元首博物馆”。

  在明年一月美国国务院举行的一个仪式上,皮斯顿保留的相册有望正式归还德国。在此之前,已有19本在希特勒老巢发现的相册还给了德国。据悉,这样的相册一共有31本,全部是纳粹党从犹太人手中抢夺的,当时已确定或正在考虑收藏于林茨的“元首博物馆”。皮斯顿的相册厚3英寸(约合7.6厘米),重12磅(约合5.4公斤),一直摆放在家里书架上。

  今年秋天,一位朋友来到皮斯顿家,对这本相册感到十分好奇,于是开始从网上搜索相关信息,结果发现总部设在达拉斯的“古迹男人保护艺术品基金会”(Monuments Men Foundation for the Preservation of Art)曾在2007年介入归还另外两本相册的事宜。

  纳粹罪行的重要物证

  从事德国艺术品研究的奥地利历史学家伯吉特·施瓦茨(Birgit Schwartz)博士看到相册后相信它是真的。施瓦茨写过多部有关希特勒及其艺术爱好的著作,其中就包括介绍这套相册的《希特勒的博物馆》(Hitler's Museum)。施瓦茨女士说,她认出了卷序号、题目以及相册中的油画。

  在看过相册的扫描照片后,她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兴奋地说:“绝对不会错!例如,第13本相册的第一张照片,汉斯·马卡特的《佛罗伦萨的瘟疫》(Plague in Florence),就是墨索里尼送给希特勒的礼物。”保护艺术品基金会的律师托马斯·科里尼说,对于二战中的士兵来说,寻找纪念品是家常便饭,但是,如果有人试图将一些具有重要文化意义的物品卖掉而不是物归原主时,问题便来了。

  科里尼说:“当我们收拾阁楼,发现祖辈带回家的物品时,一定要意识到像相册一样简单的东西可能还具有文化意义。”美国国务院纳粹大屠杀问题特使克里斯蒂安·肯尼迪表示,该机构乐意协助将战争期间获得的艺术品物归原主。肯尼迪说:“这是在做正确的事情。”

  埃德赛尔在2007年创建了这个基金会,以纪念和继续“古迹男人”(Monuments Men)的事业,这个组织由来自13个国家的345名男女志愿者组成,他们曾在二战期间帮助盟军保护文化遗产。战后,他们试图将纳粹掠夺的艺术品归还给合法的主人,但现在仍有数十万件失踪。埃德赛尔说:“我渴望看到‘古迹男人’的工作早日结束。”他写过两本书介绍该组织的工作。相册的发现可能有助于这项事业。埃德赛尔说:“它们都是纳粹罪行的重要物证。”

  相册将公开展出

  据埃德赛尔介绍,希特勒用来装点其博物馆的艺术品有些是买来的,有些是抢来的,还有些则是没收的。第13本相册包括了希特勒最欣赏的一些德国画家的作品,比如阿道夫·门采尔所作的腓特烈大帝油画的照片,希特勒在慕尼黑的办公室就挂着腓特烈大帝的画像。埃德赛尔称,他的办公室曾接到过一些人的电话,询问是否有权处理祖辈战后带回家的物品。埃德赛尔说:“我们正在全力寻找那些不知道这些物品重要性的人。”

  皮斯顿在战事结束后返回美国,完成了大学学业,之后开始涉足餐饮业,有五个孩子。他的家在俄亥俄州的比乌德,这本相册大部分时间都放在家里的书架上,皮斯顿偶尔也会拿下来,让家人翻阅。在遇到埃德赛尔并了解到“古迹男人”的事业后,皮斯顿决定将相册归还德国。他说:“我只是希望让它们物归原主。”据埃德赛尔介绍,在归还德国之前,这本相册以及另一本由该基金会帮助找到的相册将在新奥尔良的美国全国二战博物馆公开展出,展出时间大约为三个月。


新浪科技(孝文)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环球趣视频”
上一篇 下一篇 TAG: 希特勒 相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