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军:别让江豚“哭泣”

长江江豚科考队员在鄱阳湖考察 期待更多的人关注江豚

被称作长江生态“活化石”和“水中大熊猫”的江豚,日益减少,这样的新闻频频出现在新闻媒体上,有专家预言,长江江豚将继白鳍豚后或在15年内功能性灭绝,几乎所有长江特有的迁徙鱼类都面临着灭绝的危险。为了更好的了解和保护江豚,余军就加入了世界自然基金会“2012长江江豚科考”的公益项目中来,开始与江豚结下了不解之缘。

28岁的余军是浙江衢州一家建材厂老板,平时一直热衷于环保。据他介绍,在读大学的时候,他就知道WWF(世界自然基金会),一直很想加入该组织,为保护动物做点事情。

去年12月份,余军自己独自背着包去东南亚一些国家旅行,了解下当地的风土人情。在柬埔寨kratie游玩的时候,听当地人说伊洛瓦底河有很多的江豚,好奇的他就租了一艘船专程看看江豚。当他去的时候,正好是江豚活跃的时期。余军说:“当天我看了好多的江豚,静静地在水中游荡,天然的微笑让人记忆犹新,最重要的是当天还是我的生日,我感觉自己和江豚有一种说不出的缘分,于是回到浙江查阅大量的资料得知,长江流域的江豚面临着灭绝的危险。”

前不久,他通过新浪微博得知WWF策划了一个“2012长江江豚科考”的公益项目,于是他就立马报名参加了。由于自己大学是学水产养殖专业、又有相关的户外经历,至关重要的是自己想为保护江豚做点事情的真诚打动了WWF的工作人员,最终他成功的入选了。

在武汉结束了科考集训之后,他和自己的团队立马赶往鄱阳湖主湖区开始自己的科考任务。余军说:“鄱阳湖水域的江豚占到整个长江流域江豚的三分之一,想保护好长江流域的江豚,必须重点保护好鄱阳水域的江豚。”

10月23日早上六点,余军就和自己的志愿者团队坐船从都昌县到余干县的康山来回考察江豚的行踪。余军说:“幸运的是,今天我们看见了不少江豚,当看见它们在鄱阳湖水域自由的游走,我们都发自内心的高兴。”

据余军介绍,由于近几年来,鄱阳湖边上很多的人围湖造田,导致鄱阳湖水域面积越来越小,江豚的生存环境也随之减少,当地很多的渔民铺设的网围、布围、迷魂阵、电捕鱼、滚钩铺天盖地,对鱼类资源实行毁灭式捕捞,给极“濒危”野生保护动物江豚造成极大的威胁。

为了更好的保护江豚,余军提了几点自己的个人意见。第一、建议当地相关的政府部门建议江豚保护区;第二、通过立法,加强对江豚的保护;第三、通过媒体加强对江豚保护的宣传;第四、组织民间的志愿者团队,壮大志愿者团队。

谈及未来的打算,余军侃侃而谈。他说:“通过这次集训及科考,我学到了不少东西,等这次活动结束之后,我回去的时候,立马把自己拍摄的照片打印出来,开展一个保护江豚的画展,另外也希望在衢州当地创建一个保护江豚的志愿者团队,让更多的人参与,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宣传保护江豚的重要性。”

为了能刚好的保护江豚,让更多的人知道江豚的现状,余军在新浪开了一个“i飞鱼转身”的微博,每天晚上他都会把自己的活动内容以及自己的感受写到微博了里和更多的博友分享。

余军在微博中写道:“10月23日,我并不想为沮丧写一首颂歌,倒是要像站在自己的栖所报晓得雄鸡,劲头十足地夸耀,哪怕只为唤醒我的邻居,鄱阳湖是江豚在长江流域最为重要的栖息地,保护鄱阳湖就是保护江豚,然而水位下降、围湖造地、采砂活动、非法捕鱼等导致江豚生存状况不容乐观。”

余军说:“别让江豚‘哭泣’,我们都行动起来吧!”

相关链接

江豚,是鼠海豚科的一个物种。江豚属于国家二级保护动物。被列入《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一种小型鲸类,鼠海豚科江豚属仅有的1种,主要特点是没有背鳍,背部自体前五分之二至尾鳍之间有不明显的隆起,隆起上有鳞状皮肤,全身均为淡蓝灰色,这些均与鼠海豚属不同。

长江干流曾是豚类最理想的栖息环境,但随着人类活动的扩展,近20年来长江江豚种群量快速衰减,已被《中国濒危物种红皮书》列为濒危物种。据科研部门监测研究表明,长江流域江豚数量1984年为2700头,2006年已锐减至1800头,目前不到1500头。而且该种群数量仍以每年7.3%的速率减少,按江豚目前的递减速度,15年后长江可能再没有这一物种。保护江豚必须与时间赛跑。

同时这仅剩的一千多头江豚,有一半生活在长江干流,另一半在鄱阳湖、洞庭湖,其中鄱阳湖约有400头,即约有三分之一的江豚被“排挤”到了鄱阳湖。这么多江豚的出现,让鄱阳湖似乎成了江豚在长江流域最后的“避难所”。国内外鲸豚类专家也一致认为,鄱阳湖是江豚的重要栖息地,对该物种的保护至关重要,而且估计随着长江干流环境的进一步恶化,鄱阳湖可能成为江豚最后的避难所。


中国广播网





上一篇 下一篇 TAG: 江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