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2009年奥斯卡最佳纪录片《血色海湾》(The Cove)情景再现

2009年奥斯卡最佳纪录片《血色海湾》(The Cove)

2009年奥斯卡最佳纪录片《血色海湾》(The Cove)

(神秘的地球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在2014年1月,日本太地町的渔民把估计有200多只的瓶鼻海豚赶入当地一处因为2009年奥斯卡最佳纪录片《血色海湾》(The Cove)而声名狼籍的海湾。根据监视太地町猎捕行动的「海洋守护协会」(Sea Shepherd Conservation Society),一个周末下来,约有51只海豚被挑选出来卖到海洋公园展示。

该团体表示,其他的海豚有许多或大多数现在都可能已经遭到屠宰。

这次被捕捉且稍后遭到屠杀的海豚数量之大相当罕见,引发了全球媒体关注,影星克莉丝蒂.艾莉、歌手布莱恩.亚当斯、演员艾莉莎.米兰诺等名人纷纷在推特上加以谴责,此外小野洋子也发表了一封公开信。

最值得注意的是不久前才就职的美国驻日本大使卡洛琳.甘迺迪表达出担忧,她在推特上说:「我为驱赶并杀害海豚的不人道行为深感忧心。美国政府反对驱猎渔业。」

到目前为止,日本渔业界没有丝毫退让。

太地町所在的和歌山县官员对任何问题都不予理会,但是一位日本渔业官员告诉法新社:「我们也要过日子。我们无法就这样(向抗议者)点点头,终结我们千百年来的传统……如果你们要说残忍的话,那牛啊、猪啊,还有其他活的动物都不能吃了。」

的确,每年9月到隔年4月在太地町进行的海豚驱猎活动虽然受到愈来愈多来自全世界的监督与关注,却还是留存了下来。根据国际鲸豚保育协会(Whale and Dolphin Conservation),自2000年至今已有分属七个不同物种的超过1万8000只海豚在太地町的猎捕活动中遭到屠杀或捕捉。

传统上,日本的鲸豚驱猎是一种取得肉类的方式。海豚肉长久以来一直被视为太地町的地方美食,而且在太地町捕获的海豚肉也销售到日本全国。猎捕鲸豚也一直是太地町的一项经济支柱。

「我们是一个捕鲸社会,我们不想失去这个传统,」太地町会议长三原胜利曾在2008年时对《纽约时报》这么说。 「在这里,男孩子从小就梦想捕鲸。」和歌山县也针对《血色海湾》的内容,极力为太地町的猎捕传统辩解,以下是一段节录:

「太地町的捕豚业成了国外激进动物保护组织再三变态骚扰和干涉的目标。当地的捕豚渔民只不过是以他们的传统方法进行合法的渔业活动,完全合乎相关法规并受到中央政府与县政府的监督。所以我们认为没有理由批判太地町的捕豚业。」

但是近年来,对海豚肉中汞含量的担忧在日本引发了以海豚肉为食物来源(特别是在学校营养午餐中)的争议。海豚肉也不再是主要食物来源,驱猎在取得食物上的实用价值因而降低。

于此同时,把太地町驱猎活动捕到的海豚卖给海洋公园展示(透过太地町立鲸豚博物馆等中间人)所获得的利益则稳定增长。海洋哺乳动物保护团体表示,2000至2005年间,每年平均有56只海豚被卖做圈养展示。 2006到2012年,这个平均值增长超过一倍,来到137只,而2012到2013年则有247只海豚被出售供圈养展示之用。

当前的驱猎季到目前为止,已经有137只海豚被挑选出来让海洋公园展示,包括上周末挑出来准备出售的40只瓶鼻海豚。根据海洋守护协会,上周末首批从太地町被移走的海豚中,有一只是罕见的白化症小海豚,它可能特别具有为海洋公园吸引人潮的价值。

国际鲸豚保育协会记录了将海豚销售至日本的海洋公园一事在驱捕活动中,角色日益吃重的情形。根据曾经参与《血色海湾》拍摄、现正致力于透过「海豚计画」终结太地町猎捕活动的瑞克.欧贝瑞(Ric O'Barry)所说,从没有人记录过太地町渔民出售活海豚的价钱。

但是贝瑞说,有文件能证明太地町立鲸豚博物馆负责训练与中介许多在太地町捕到的海豚,过去曾经以高达每只15万美元的价钱把海豚卖到国外。

一共拥有大约600只海豚并买下许多太地町捕获海豚的超过50座日本水族馆,还有许多国外的水族馆都不会付出这样的天价。 (根据国际鲸豚保育协会的寇特妮.维尔,价格范围多在4万到8万美元之间。)然而随着中国的海豚需求日渐升高(中国已有35座展示海豚的水族馆),销售太地町驱赶捕获的活海豚显然已经变成极为有利可图的交易。

日本海洋公园对太地町捕获之海豚的稳定需求引起三个日本保育团体──艾尔莎自然保护协会(Elsa Nature Conservancy)、帮助动物协会(Help Animals)和终止残杀与剥削动物协会(Put an End to Animal Cruelty and Exploitation, PEACE)再次呼吁世界动物园暨水族馆协会(World Association Of Zoos and Aquariums, WAZA)担保日本动物园暨水族馆协会(JAZA)的成员不会再购入驱捕所捕获的野生海豚。

WAZA为全世界加入该组织的海洋公园订定标准,过去曾经声明:「以所谓的『驱捕』方式捕海豚,是令人无法接受的捕捉方法之一。」但是该组织也一直不愿意为购买日本驱捕(包括在太地町)所捕获的海豚一事,向日本的海洋公园施压,因为担心会侵犯文化习俗。

前述三个团体在他们给WAZA的公开信中引用了一段由太地町在1979年公布的历史,质疑WASA的顾虑和太地町猎捕活动是​​一种长期历史与文化习俗的说法:「第一次有记录的海豚驱捕发生在1933年,后来在1936年及1944年也有后续的猎捕活动。1969年开始,海豚驱捕开始大规模进行。这个活动的历史并不是像他们说的持续了400年,而是只有45年。」

我们并不清楚停止出售海豚给海洋公园是否能终结太地町的驱捕活动,但是此举会大幅降低猎捕海洋哺乳动物的获利。瑞克・欧贝瑞确信这对太地町的猎捕活动会有重大影响。

「海豚的销售就是猎捕得以持续的原因。那就是屠杀行为背后的经济支撑,」他说。 「我认为卖海豚肉已经没有利润可言了。一切都是为了钱,大笔大笔的钱。」

撰文:Dan Gilgoff, National Geographic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环球趣视频”
上一篇 下一篇 TAG: 奥斯卡 海豚 纪录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