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毛蜘蛛也许是右撇子?

   宏都拉斯卷毛蛛(Brachypelma albopilosum)生活在中美洲靠近加勒比海侧的丛林里。 PHOTOGRAPH BY STUART LONGHORN

宏都拉斯卷毛蛛(Brachypelma albopilosum)生活在中美洲靠近加勒比海侧的丛林里。 PHOTOGRAPH BY STUART LONGHORN


视频:世界上最大的蜘蛛,展足将近30公分的巨人食鸟蛛(Theraphosa blondi)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大的蜘蛛。而它可有一招独门绝活避免自己成为捕食者的砧上肉。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Joshua Rapp Learn 编译:曾柏谚):过去认为对左右的偏向性只会出现在人类身上,现在看来可不是这么一回事啰!

毛蜘蛛与我们人类比想像中有更多共通点──比如有许多毛蜘蛛是右撇子这回事。

生物学家曾经认为对左右的方向偏好只出现在人类身上,不过愈来愈多的研究指出,其他动物身上也有相同的情况,好比大部分的袋鼠就是左撇子。

不过这可是科学家第一次在毛蜘蛛身上发现惯用手的特性。

最近发表于《动物学》期刊(Zoology)上的研究,科学家将饲养的雄宏都拉斯卷毛蛛放在T字型的迷宫中,迷宫另一端左右两侧的通道末首放置可能影响毛蜘蛛选择的诱因。

研究团队对这葡萄柚大小的毛蜘蛛做了非常多种的测试。比如在气味测试中,雄毛蜘蛛可以闻到来自两侧通道它最爱的佳肴正在飘香──活蟑螂;或者是一只雌蜘蛛的气味。而两项测试的结果均表明,即便在左右通道放置的诱导物相同,雄蜘蛛更常选择右边的通道。

编按:毛蜘蛛体型大小称为展足大小,测量法是从第一对步足左侧的最前端,测量斜对角到第四步足右侧的最末端,而不是蜘蛛的躯干本身就有「葡萄柚大小」;一般而言,成年宏都拉斯卷毛蜘蛛的展足在14到16公分之间。

编按:不过也有玩家认为,同一属的委内瑞拉粉红食鸟蛛(Theraphosa apophysis)才是世界上最大的蜘蛛。而在2010年,学者认为称作巨人食鸟蛛的其实有两种,因此将这个分类群一分为二,从此这个属从此有了第三种──勃艮地食鸟蛛(Theraphosa stirmi, Burgundy Goliath Birdeater);不过在此之前,勃艮地食鸟蛛早就以巨人食鸟蛛短毛种之名流通于宠物市场上,而当时与之尚未分家的巨人食鸟蛛(Theraphosa blondi)就称为长毛种啰。至于「世界上最大蜘蛛」的宝座,则在这三家轮流转。

编按:食鸟蛛的名称来自十七到十八世纪德国插画家玛莉亚.席布拉.玛丽安(Maria Sibylla Merian)的作品《番石榴枝上的蜘蛛、蚂蚁与蜂鸟 Spiders, ants and hummingbird on a branch of a guava》,在画中纪录了食鸟蛛捕食蜂鸟的景象。然而实际上即便是蜂鸟,鸟类都不是食鸟蛛主要的食物来源,食鸟蛛更偏好猎捕无脊椎或是小型脊椎动物,例如昆虫、蚯蚓、蟾蜍、青蛙、老鼠、蜥蜴与蛇。

研究团队也评估了在一天当中,什么时刻与怎样的光线状况雄蜘蛛会最活跃──结果显示雄蜘蛛最喜欢在夜晚与清晨趴趴走。在通道里蜘蛛会朝向光线来源爬去,而在两侧通道的光线条件完全一致的情况下,雄蜘蛛再次展现了对「右边」的喜爱。

除此之外,研究团队也观察到雄蜘蛛更喜欢用右眼与右脚来移动。

美中不足

英国牛津大学自然史博物馆(Oxford University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的名誉研究员──史都华.隆侯(Stuart Longhorn)表示这研究大体上不错,只不过还有一点小瑕疵。他表示尽管研究人员考虑了许多变因也控制得很好,然而却忽略了实验室中温度、湿度或者气压等因素的微小差异,这对于敏感的蜘蛛来说可不能忽视。

研究团队由法国雷恩第一大学(University of Rennes 1)的玛莉.翠巴隆(Marie Trabalon)领军,尝试将可能影响实验结果的因子降到最低。举例来说,他们重复实验时会将整个迷宫装置旋转,降低来自某一特定方向振动影响蜘蛛选择的可能。

不仅如此,研究人员还确保了放置于两侧通道的雌蜘蛛是来自同一包卵囊,而雄蜘蛛则是来自与雌蜘蛛不同的卵囊,避免了雄蜘蛛因为血缘亲疏而影响了左右通道的选择。

不过,翠巴隆与其他共同作者并没有回应来自其他学者的质疑。

蜘蛛的对称性

俄亥俄州艾克朗大学(University of Akron)专攻蜘蛛的博士后研究员候选人──熊柏凱,对于这项研究结果表示「结论非常扎实」,不过在方法上他自己可能会采取一些不同的做法。

不同于研究团队以不同蜘蛛测试同一个情境,熊柏凱更偏好每次以同一组蜘蛛测试像光线或是猎物气味的情境,来看看是否在左或右的选择上依然能有显著差异。

进一步的,熊柏凱无法同意研究团队宣称,他们用来实验的蜘蛛于体态与生理形质上并没有显著左右差异的观点:「我并不意外研究团队的看法,毕竟多数的非对称特性(并非表现于外部特征,而是)反映在神经系统上。」熊柏凱举人类当作例子,不论是左右撇子,从外观上看来都还挺「对称」的。

隆侯补充道:「诸如此类对方向的偏好,就演化上来说重要性何在?至今依然是个谜。研究团队也没有解释影响蜘蛛方向选择的关键因素为何。」于此同时,这份研究也没有说明在雌性宏都拉斯卷毛蛛,或者是其他种蜘蛛身上有没有相同的行为。

恐蛛者请注意

熊柏凱笑说:「不过随着这份研究发表,那些不想与这些八脚生物打交道的人们,可以多多考虑站在蜘蛛的左侧──不过倘若在场只有一个人,对蜘蛛来说就是只有一个刺激讯号,那它们当然会快速而准确地朝『猎物』奔去啦!」

这当然是玩笑话,宏都拉斯卷毛蛛其实对人来说没有什么大问题,隆侯补充说:「一般而言,这种蜘蛛真的非常温驯。」

参考资料

Rudloff, J.-P. & Weinmann, D. (2010). A new giant tarantula from Guyana. Arthropoda Scientia 1: 21-40.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