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视频:凶猛非洲马赛人猎杀狮子 三个马赛人就吓跑一群狮子

   视频:凶猛非洲马赛人猎杀狮子 三个马赛人就吓跑一群狮子

视频:凶猛非洲马赛人猎杀狮子 三个马赛人就吓跑一群狮子

凶猛非洲马赛人猎杀狮子 三个人就吓跑一群狮子


视频:凶猛非洲马赛人猎杀狮子


视频:三个马赛人就吓跑一群狮子

相关报道:亲历非洲马赛人成年礼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中国青年报(特约撰稿 桂涛):与中国优雅而井然的“冠礼”相比,非洲“红衣牧者”马赛人的成人礼显得狰狞而血腥,但却更贴近生命与自然。

驱车5个多小时,终于从肯尼亚首都内罗毕来到马赛人聚居的奥罗米斯。一路上,车轮在疏松的黄土与苍白的石子间碾过,尘土飞扬。进入一片森林后,展现在我们眼前是摩坦尼克部落的草房,整个部落都在为马赛勇士(未成年男子)的成年礼忙碌准备。

对于生活在东非草原上的马赛人而言,从“勇士”变为“成人”是人生中极其重要的一步。在举行盛大的成年礼之后,马赛勇士就可以结束守卫部族的任务,娶妻生子,组织家庭。整个马赛族勇士成年礼每隔4至5年举行一次。摩坦尼克部落1.5万人中将有500多名勇士参加今年的成年礼。

“圣屋”和“马尼亚塔”

马赛勇士奥罗利勒今年18岁,即将参加成人礼。他友善地拉着我走向马赛传统房屋“马尼亚塔”。这些用牛粪、泥土、树枝搭建的土黄色房屋在森林中的空地上围成一圈,是人们为马赛勇士而建。

俯身走进奥罗利勒居住的“马尼亚塔”,这里昏暗、低矮,牛粪的臭味扑鼻而来,屋内基本没有任何家具。光线从土墙上巴掌大的小窗透进来,落在生牛皮铺成的土床上。真难想象平均身高近1.9米的马赛人平时如何在这么局促、脏乱的屋子里生活(从马赛部落回来,数着身上被跳蚤咬出的21个大红包,我更加佩服马赛人与自然相处的能力:他们光滑的皮肤似乎永远不受蚊虫侵扰)。

3年前,还是放牛童的奥罗利勒接受了残酷的原始割礼,并独自进入丛林疗伤一个月。走出森林时,他正式成为马赛部落中的勇士,随即和父母一同离开家,住进“马尼亚塔”,担负起御敌作战、保护部落的任务。

“为了今天,我们从两周前就开始成人礼的训练,包括装扮、舞步、呼喊,一切都要严格依照马赛族传统完成。”奥罗利勒说。

奥罗利勒的父母这天早早起床,去自家牛栏里,用马赛人专用的、镶嵌五颜六色马赛珠的长形葫芦装满牛尿,这些尿液将在成人礼上被泼洒到勇士们的身上。牛被世代以牧畜为生的马赛人视为最主要的财富和重要的生活组成部分,以至于马赛人见面问好时首先是问“您的牛好吗”?然后才问“您的孩子好吗”?

在清晨森林的薄雾中,奥罗利勒的父母和其他勇士的家人一同背着葫芦走向不远处的“圣屋”,并将葫芦斜倚在屋子周围。“圣屋”是在典礼日前一天用树枝搭建而成的尖顶、圆底的谷仓形建筑,顶部用树叶覆盖,这里将举行成人礼最重要的祈福仪式。“圣屋”外20米处用一人高的树枝搭成环形围栏。从四周村庄赶来观看仪式的马赛女人、儿童被手持树枝的卫士拦在围栏外,只有长者允许进入。

看到我们带着相机,围栏外的不少马赛人主动摆出姿势让我们照相,这让我们很吃惊。之前听说,马赛人认为照相会吸走他们的血液,所以连选举登记时照证件照也很反感。同行的马赛长老利基里瓦说,因为不断有人离开村庄,去大城市读书、工作,马赛人对照相的偏见已经没有了。

日上三竿。在深沉的牛角号声和马赛人高亢而有节奏的呼喊声中,光脚的勇士们手持长棍,抬着一根新砍伐的“神木”从远处走来,并和着领队长者的喊声尖声喊叫。

奥罗利勒走在队伍中,他和其他勇士身披马赛族传统服装“束卡”(由两块红底黑条的布组成),头发用泥土染成红色,手腕上戴着各色马赛珠编成的手链,一些勇士还戴着闪亮的电子表,表情严肃。当“神木”被插入“圣屋”顶部时,人群中爆发出欢呼,马赛勇士的成人仪式正式开始。

“猎狮人”的轻盈舞步

“圣屋”外,长者从一群牛中选出一头黑色的牛和一头白色的牛,黑白两色分别象征马赛人的肤色与和平。他们娴熟地将牛放倒在地,然后在牛颈部插入长刀,用事先准备好的牛皮兜住留出的鲜血。500多名马赛勇士依次跪倒在两头牛前,吸取牛血。牛血是马赛人日常的食物。他们用随身携带的尖刀刺取牛血,随时饮用,认为从中能汲取不竭的力量。

“不试试吗?”利基里瓦长老问我们。我们心有忌惮,委婉拒绝。在和马赛人接触的两天里,我们几次看到马赛长者喝带着温度的牛血,生吃动物内脏、骨髓,勇猛彪悍。

在人群中,我遇到了山姆威尔——一个在今年7月用一支长矛杀死过狮子的马赛勇士。在其他勇士的簇拥下,山姆威尔笑得腼腆。这个瘦高小伙和其它马赛勇士没什么区别,黝黑的肌肉在阳光下发出亮光。

“能够杀死一头狮子是件让人高兴的事情,作为勇士,我为自己感到骄傲。”山姆威尔说。马赛传统规定,每个勇士必须杀死一只狮子才能成人。但因为肯尼亚政府为保护野生动物而禁止马赛人猎狮,马赛人只有在自己的牛群受到攻击时才选择杀死狮子。

山姆威尔身上拥有其它勇士没有的灰色斑马纹。在500多名勇士中,只有几个人身上绘有这种条纹,有的是因为杀死狮子,有的是因为杀死部族的敌人。

“我能带你去看看(杀死狮子后)部落奖给我的牛吗”?“你能为我和我的母亲拍张照吗”?虽然英语不太熟练,但山姆威尔总是尽量有礼貌地向我发问。这个猎狮人还热情地为我取了一个马赛名“Lemayan”,意为“祝福”。

当“圣屋”周围的长者再次吹响牛角号时,山姆威尔向我道别,他要回到“马尼亚塔”中,和其它勇士去换上舞蹈的服装。

当我再见到山姆威尔时,他已经是另一番装束:下身裹着粉红色的布,赤裸的上身披着印着各式花纹的“床单”,腿上挂着一只小铁铃铛,叮当作响,头上戴着灰黑色羽毛制成的装饰物,像一头鬃毛浓密的雄狮。

勇士们在“马尼亚塔”前站成一圈,在长老的带领下反复吟唱表示欢乐的歌词,受邀而来的马赛族议员、官员、老人手持一头圆的传统“荣古”木杖从勇士们面前来回走过,与他们一起歌唱。突然,勇士们开始小步环绕“马尼亚塔”奔跑,一边跑,一边交替单脚向上跳。他们的舞步轻盈、整齐,铃声、喊声、脚步声交织成歌。在环绕“马尼亚塔”奔跑八圈后,勇士们列队前往远处的森林。

我们随着观礼的马赛人前往森林,却被守在森林外的马赛人拦住,不允许进入。他们解释说,因为森林里有巫医,除了马赛勇士外,任何进入这片森林的人都会被施以魔法。我们只能在森林外等待那里的“秘密仪式”结束。

最后的考验:牛尿和蚂蚁

一个小时后,马赛勇士们再次出现在我们面前。他们的身上已经抹上了灰白色的泥土。我找到山姆威尔,他说勇士们在森林里进行了“仪式性的角斗”,互相用细木棍击打对方,模仿作战。“木棍打在身上,没有人会躲避,那会被视为懦弱,不是勇士应该做的。”山姆威尔说。

不过,利基里瓦长老却否认勇士们在森林里进行“仪式性的角斗”。他说如今这种仪式已经被取消,因为它与成人礼的精神相违背。

“成人礼是为了让同时成年的马赛勇士意识到他们是一个集体,同一个年龄组,他们应该团结,而非互相攻击。”利基里瓦说。他指了指“马尼亚塔”中心竖立的黑白双色旗,再次向我们强调白色象征和平,马赛人热爱和平。

究竟森林里发生了什么,我们又询问了其他勇士,但他们似乎都讳莫如深,我们最终没有得到答案。在众人的注视下,勇士们列队来到“圣屋”前,争先恐后地从唯一的小门钻进树枝搭建的圣殿。

此时,坐在屋顶上的两名少女取过“圣屋”周围堆放的葫芦,将其中的牛尿倒在屋里的勇士身上。屋顶上的另两名马赛长者则用长刀砍碎事先准备的爬满蚂蚁的干土,无数蚂蚁落在勇士们赤裸的身上。这是对他们的最后一道考验,只有经受尿淋蚁咬的马赛勇士才能成人

随后,“圣屋”内外的马赛人全部蹲坐在地上,四周寂静无声。随后,屋内长老和勇士向马赛人的神——“太阳神”祈福。在屋内屋外数千人此起彼伏的呼喊声中,我们也被这神圣的气氛感染,不由蹲坐下来。
马赛勇士们走出“圣屋”时,不少人的脸上露出难得一见的轻松表情,甚至还有人互相开着玩笑。经过3年的勇士生活和最后一天的成人礼,他们已经顺利从勇士晋升为成人。

“我们所经历的一切磨难都是值得的,都是一个勇士应该经历的。”“猎狮者”山姆威尔自豪地说。

“圣屋”外,先前宰杀的两头牛已经被肢解、烤熟。牛腿肉被切成小块,放在牛皮上,由长老端着,每个参加成人礼的马赛人用嘴叼食,并由几位长老将一段细长的牛皮套在他们的中指上——这意味着这些成年的马赛战士在同一处取食,被同一头牛的牛皮所连接,他们将一生一世是一个整体。

利基里瓦长老说,在接下来的3天里,这些成年的马赛人将回到“马尼亚塔”中,一起吃光参加仪式的客人们赠送的120头牛,然后在80天内和父母一同返回离别3年的家乡。新的一批马赛勇士将在不久以后被挑选出来,开始继续守卫部落。

这一天,马赛族少了500个骁勇善战的勇士,多了500名能撑起一个家的成年男子。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