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史上最杰出的绘图大师——查尔斯.约瑟夫.米纳德(Charles Joseph Minard)

   米纳德开创了数种主题制图技术,这些地图分别呈现出1858年、1864年以及1865年时棉花的产地以及进口到欧洲的情形。 MAP COURTESY LIBRARY

米纳德开创了数种主题制图技术,这些地图分别呈现出1858年、1864年以及1865年时棉花的产地以及进口到欧洲的情形。 MAP COURTESY LIBRARY OF CONGRESS

米纳德最著名的绘图是拿破仑1812年的莫斯科战役(下),与之对照的是公元前218年迦太基名将汉尼拔率领的坎尼战役(上),米纳德利用线条的粗细来呈现双方军队的伤亡

米纳德最著名的绘图是拿破仑1812年的莫斯科战役(下),与之对照的是公元前218年迦太基名将汉尼拔率领的坎尼战役(上),米纳德利用线条的粗细来呈现双方军队的伤亡人数(一毫米相当于一万名士兵),同时也绘出当时行军的路线与时程。 MAP FROM “CARTOGRAPHIES OF TIME” COURTESY OF PRINCETON ARCHITECTURAL PRESS

1858年全球移民的流线图,色块代表移民者的母国,线宽代表移民人数(一毫米相当于1500人)。 MAP COURTESY LIBRARY OF CONGRESS

1858年全球移民的流线图,色块代表移民者的母国,线宽代表移民人数(一毫米相当于1500人)。 MAP COURTESY LIBRARY OF CONGRESS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Betsy Mason):他因为绘制一幅拿破仑攻俄之战败北的地图而成名,这位制图大师充满创见。

听到查尔斯.约瑟夫.米纳德(Charles Joseph Minard)这个名字,立刻让人联想到1869年的一幅出色的绘图,描绘的是拿破仑在1812以及1813年率军入侵俄罗斯时惨遭败北。这幅地图(下图)通常简称为「拿破仑行军图」或是「米纳德的图」,获得了现代的资料视觉化大师爱德华.塔夫特(Edward Tufte)大力赞美,因此占有一席之地。耶鲁大学的统计学教授塔夫特在他1983年发表的经典著作The Visual Display of Quantitative Information一书中说拿破仑行军图应该是史上最杰出的统计图。

如今米纳德在资料视觉化的领域中享有崇高地位,与John Snow、Florence Nightingale以及William Playfair齐名。然而米纳德的名声几乎是建立于他那幅著名的拿破仑行军图,事实上,更精确地说,这是米纳德唯一广为人知的作品。拿破仑行军图的粉丝可能有很多人不曾看过米纳德当初与行军图并列对照的另一幅绘图,也就是迦太基名将汉尼拔在公元前218年率领的坎尼战役(最下图)。

表面上看来,米纳德只因为一张画就成名似乎不算卓越,尽管很多人都因为一个非凡的成就而成名,而拿破仑行军图确实值得赞誉,但米纳德绝非如此而已。

米纳德绘制了许多图表,还有将近50幅地图,他不仅开创了许多重要的主题绘图技巧,也改良了其他技术,例如在地图上加流线。本文第一张绘图便是一个很好的范例,以流线呈现当时欧洲棉花进口的情况。

安德鲁斯(R.J Andrews)是网站Infowetrust.com看图说故事高手,我遇见他之后才了解米纳德的职业生涯。安德鲁斯研读资料视觉化的历史,并撰文介绍这个领域的大师。他开始研究米纳德时,在巴黎国立桥路学校的数位档案里发现了大量米纳德的作品,当时米纳德在该校担任讲师。

米纳德有些作品是在他当工程师时绘制的,而作品的数量在他当学校讲师时达到巅峰。但米纳德一直到了70岁退休后,才真正全心全意投入图表与数据地图的绘制。拿破仑以及汉尼拔这两个作品是他的最后创作,完成时已经88岁。

把流线放入地图里并不是米纳德首创,但他确实提高了这么做的水准。这些地图是用来说故事的,米纳德说,这些地图对「你的眼睛说话」。米纳德绘制各种事物的流线,从煤、葡萄酒到人和语言,米纳德总是以资讯为优先,因此经常使地图变形以容纳所有资讯。

在某些例子中,例如先前提到的棉花进口图,米纳德以时间演进呈现同一个资讯。上方影片是安德鲁斯说明棉花进口图如何诉说当时全球经济起飞以及内战带来的影响。

虽然英国工程师普莱菲(William Playfair)是圆饼图的创始者,但米纳德至臻完善,首创把圆饼图运用在地图上,并加入自己的创新,把圆饼图制成有比率符号。

米纳德首批绘制的圆饼图中,有一幅呈现1858年法国各地运送到巴黎市场的肉品数量。圆饼图的大小代表各地区提供的数量,颜色则代表不同种类的肉,黑色是牛肉、红色是小牛、绿色则是羊肉。有供应肉品的地区以黄色标示,而没有供应的地区以浅褐色标示。 150年后,现今的制图者依然沿用这种绘图技巧。

安德鲁斯也发现,米纳德的作品在当时相当受欢迎,至少在政府单位间是如此。在一份尘封15年的学术论文里,安德鲁斯发现一段有趣的文字摘录自米纳德的法文讣闻翻译。内容说1850年到1860年,法国政府部门首长希望在自己的画像中都有米纳德画的图表。安德鲁斯看到这些,便一头栽进寻找这些画像的工作,想知道安德鲁斯的最新发现,请至Andrews’ account。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