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对社会失望 男子Mauro Morandi在意大利拉马达莱纳群岛国家公园布德立岛上独居28年

   毛洛.莫兰迪独自在布德利岛住了28年。 「我最喜欢的一点是这里十分安静」他说,「冬天没有暴风的时候非常安静,别无他人,我也喜欢夏天日落的宁静。」Photogra

毛洛.莫兰迪独自在布德利岛住了28年。 「我最喜欢的一点是这里十分安静」他说,「冬天没有暴风的时候非常安静,别无他人,我也喜欢夏天日落的宁静。」Photographs by Michele Ardu

阳光照射着莫兰迪的门廊,夏天时,他喜欢在这里用餐、阅读。

阳光照射着莫兰迪的门廊,夏天时,他喜欢在这里用餐、阅读。

莫兰迪早上会在海滩上练太极,接收太阳光、吸进咸咸的空气。

莫兰迪早上会在海滩上练太极,接收太阳光、吸进咸咸的空气。

莫兰迪收集、雕刻漂流的杜松木,再将这些作品卖给游客,把钱捐给非洲或西藏等地的非营利组织。虽然他住在一小片土地上,他实际上也在乎整个世界。

莫兰迪收集、雕刻漂流的杜松木,再将这些作品卖给游客,把钱捐给非洲或西藏等地的非营利组织。虽然他住在一小片土地上,他实际上也在乎整个世界。

在岛上居住的这些年来,莫兰迪说自己从未生病,这都归功于「良好的基因」。

在岛上居住的这些年来,莫兰迪说自己从未生病,这都归功于「良好的基因」。

莫兰迪站在落日余晖中的倒影,这也是他一天最喜欢的时刻,因为整个世界变得安静了起来。 「我们觉得自己是超级人类、神圣般的存在,但我觉得我们真的算不了什么」他说:「

莫兰迪站在落日余晖中的倒影,这也是他一天最喜欢的时刻,因为整个世界变得安静了起来。 「我们觉得自己是超级人类、神圣般的存在,但我觉得我们真的算不了什么」他说:「我们应该适应环境而生。」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Gulnaz Khan 编译:陈冠吟):机运之下,毛洛.莫兰迪(Mauro Morandi)的双体船近三十年前带他到体岛(Budelli Island),他便从未离开。

毛洛.莫兰迪现年78岁,他常常沿着布德立岛的岩岸散步,望向忧郁的大海,看魑魅般的力量牵引着海浪,感觉到自身的渺小。

莫兰迪说:「我们认为自已是能够主宰地球的巨人,但我们就像蚊子一样。」

1989年,莫兰迪的双体船于萨丁尼亚岛(Sardinia)和科西嘉岛(Corsica)之间坏了引擎,又发生流锚,被一股无法抗拒之力拖到布德立岛。他发现原本顾岛的人在两天后将退休,莫兰迪因长期对社会失望,便将双体船卖了,接管他的位置。

他已独自在岛上生活了28载。

拉马达莱纳群岛国家公园(Maddalena Archipelago National Park)由7座岛屿所组成,布德立岛上有着粉红海滩(Spiaggia Rosa),是其中最美的一座。沙中细小的珊瑚、贝壳碎片造就了特别的颜色,沙子呈玫瑰色,而随着浪潮无止尽地更迭,这些碎片渐渐磨成粉末。

在90年代初期,意大利政府曾将粉红海滩(Spiaggia Rosa)封为具「高度自然价值」,为了保护其脆弱的生态系统,海滩禁止开放,游客只能造访少部分地区。很快地,这座岛便从每年数千名观光客,减少到只有一人在岛上。

2016年,新西兰商人与意大利政府争夺岛屿所有权的官司打了3年后,法院将布德立岛的所有权判给拉马达莱纳群岛国家公园。就在同一年,国家公园质疑莫兰迪于岛上的居住权,而大众为他发声,一份抗议莫兰迪受驱逐的请愿书搜集了超过18,000个签名,有效地对当地政府官员施压,将驱除莫兰迪的期限延至无限期。

「我永远不离开」他说,「我希望在这里死去,火葬,让骨灰随风吹散。」他相信万物生命最终都将与地球同在,我们都是相同能量的一部分。古希腊的斯多葛主义称之为「sympatheia」,意即整个宇宙都是不可分离的、共同生存的生物,能量流动永不停止。

这种万物皆紧密相连的信念促使莫兰迪愿意无偿待在岛上。每天,他会在海边捡拾被海水冲上岸、与脆弱的花卉植物缠在一起的讨厌塑胶。尽管他抗拒人群,莫兰迪热心地守卫布德立岛的海岸,也替夏天造访的游客讲解生态系的知识,以及如何保育生态系。

「我不是植物学家或生物学家」莫兰迪说:「我是知道许多植物跟动物的名称,但是我的工作与他们大为不同。照顾植物是非常技术性的工作,而我试着让大家了解植物(为什么)必须存在。」

莫兰迪相信,教大家如何看见美的事物,就能使地球免于剥削,这方法远比科学资讯有效率得多。 「我希望人们能了解到,我们不只应该看见美的事物,而闭上眼睛去感受它。

冬天时的布德立岛特别美。莫兰迪时常需要度过一段漫长的时间,至少20天不与任何人类接触。他在安静的内省中得到慰藉,经常坐在海滩旁、身旁空无一物,只有风声与海浪如歌剧般的声响,点缀着寂静。

「我好像在监狱里」莫兰迪说「不过是我自己选择的监狱。」

莫兰迪以一些富创意的消遣活动打发时间,他将杜松木刻成雕塑、在紊乱的图样中找出隐藏的脸孔。他也热爱阅读,沉浸于希腊哲人与文学神童的智慧。他替岛屿拍照,赞叹这座岛每分每时和不同季节的变化。

这样对花许多时间独处的人来说一点也不稀奇。科学家长期断定独处会激发出创作力,多年来,许多艺术家、诗人、哲学家都是在离群索居的状态下做出伟大的作品。

但独处的好处并不是那么适用于大众。彼得.塞德菲尔德(Peter Suedfeld)在《寂寞:当前理论,研究与治疗的资料手册》(Loneliness: A Sourcebook of Current Theory, Research and Therapy)中写道:「对科技发达社会的成员来说,独处可能会让人感到压力,因为他们认为该避免独处」不过,在世界上某些文化,独居生活仍是值得崇尚的传统。例如佛教的修行便鼓励精神奉献与学术追求,而非肉体上的乐趣。

然而,在快速全球化中,人们能够体验真正孤独的时代可能已经过去。因为布德立岛的开发越来越多,有间网路公司在岛上装设Wifi热点,将莫兰迪与他的天堂以社群媒体和世界连接。莫兰迪之所以会让步,接受这项新型的交流型态,都是为了更远大的目标:展现自然之美,促进人们与自然之间的连结。他希望这样的连接能够使大家关心正在枯萎的地球。

「爱就是美的体现,反之亦然」莫兰迪说:「当你深爱一个人的时候,你觉得她很美,不是因为外在的美,而是因为你产生同理,好像成为对方的一部分,对方也成为你的一部分。大自然也是如此。」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