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中国驴皮需求激增 吸引野生动物走私犯

   中国将驴皮用于制作传统药物,但因为该国的驴子数量不足,所以提高从国外进口驴皮的数量。这里是肯亚一间已获许可的驴子屠宰场,一名工人拖着一张将要处理的驴皮。 PHO

中国将驴皮用于制作传统药物,但因为该国的驴子数量不足,所以提高从国外进口驴皮的数量。这里是肯亚一间已获许可的驴子屠宰场,一名工人拖着一张将要处理的驴皮。 PHOTOGRAPH BY TONY KARUMBA, AFP/GETTY

六个非洲国家已关闭屠宰场,试图遏止驴皮出口,但其他国家仍维持大规模的驴皮出口,如本照片所摄。 PHOTOGRAPH BY TONY KARUMBA, AFP/G

六个非洲国家已关闭屠宰场,试图遏止驴皮出口,但其他国家仍维持大规模的驴皮出口,如本照片所摄。 PHOTOGRAPH BY TONY KARUMBA, AFP/GETTY

在肯亚一间已获许可的屠宰场里,工人抓着尚未处理的驴皮。近年来,非洲开始输送更多驴皮去中国。 PHOTOGRAPH BY TONY KARUMBA, AFP/GE

在肯亚一间已获许可的屠宰场里,工人抓着尚未处理的驴皮。近年来,非洲开始输送更多驴皮去中国。 PHOTOGRAPH BY TONY KARUMBA, AFP/GETTY

在肯亚一间已获许可的屠宰场里,工人准备处理一张驴皮。因为其他国家关闭屠宰场,加上驴皮需求增加,所以地下交易更为活跃。 PHOTOGRAPH BY TONY KA

在肯亚一间已获许可的屠宰场里,工人准备处理一张驴皮。因为其他国家关闭屠宰场,加上驴皮需求增加,所以地下交易更为活跃。 PHOTOGRAPH BY TONY KARUMBA, AFP/GETTY

在肯亚一间已获许可的屠宰场里,驴皮在太阳下晒干,同时有一头驴子在树荫下望着这些驴皮。另一方面,南非大部分的驴皮交易都转为地下活动,野生动物走私犯购买驴皮,然后走

在肯亚一间已获许可的屠宰场里,驴皮在太阳下晒干,同时有一头驴子在树荫下望着这些驴皮。另一方面,南非大部分的驴皮交易都转为地下活动,野生动物走私犯购买驴皮,然后走私出口。 PHOTOGRAPH BY TONY KARUMBA, AFP/GETTY

在一间已获许可的屠宰场里,驴皮被打包好准备出口。这些驴皮会经过熬煮,产生一种动物胶,是阿胶的主要成分之一,而阿胶是一种治疗血液疾病的传统中药。 PHOTOGRA

在一间已获许可的屠宰场里,驴皮被打包好准备出口。这些驴皮会经过熬煮,产生一种动物胶,是阿胶的主要成分之一,而阿胶是一种治疗血液疾病的传统中药。 PHOTOGRAPH BY TONY KARUMBA, AFP/GETTY

阿胶在1990年代经过重新包装,成为一种消费品与美容产品,使驴皮销售与需求都飞速增长。 PHOTOGRAPH BY TONY KARUMBA, AFP/GETT

阿胶在1990年代经过重新包装,成为一种消费品与美容产品,使驴皮销售与需求都飞速增长。 PHOTOGRAPH BY TONY KARUMBA, AFP/GETTY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Kimon de Greef 编译:涂玮瑛):驴皮用于传统药物的需求很高,早已成为黑市里的热门商品。

在南非防止虐待动物协会督察员莱妮.迈尔(Reinet Meyer)的27年动物救援生涯中,这是她遇过最糟的案例。

在南非干燥内陆的布隆泉(Bloemfontein)外,有70头驴子圈养在一小块地里。它们埋头在垃圾堆里寻找食物,或是因为太虚弱而卧倒于尘土中。管理这块地的农场工人说,这些驴子已经有一周没进食了,老板只在乎驴皮,甚至也不给这些驴子水喝。其中有十头驴子已经死了。

在这座铁皮屋顶的低矮平房后面,驴皮放在太阳底下晒干。当天早上有两头驴子被剥皮了。

有一种称为「阿胶」的传统中药以驴皮做为主要成分,阿胶用于治疗各种血液疾病,也有越来越多人将阿胶当作一般的保健产品。过去十年来,因为中国的驴子数量减少,所以驴皮价值激增,每张皮价格可达400美金,使驴皮买卖成为前所未有的全球贸易,大部分是非法交易。

迈尔在2016年6月检查那群驴子时,还不知道驴皮产业。当时马匹福利组织Highveld Horse Care Unit的成员告诉迈尔驴皮产业的消息。

这些驴子「已经绝望地开始吃硬纸板与树皮」,迈尔说。 「许多驴子的蹄变形了,还感染疱疹病毒。好几头母驴因为紧迫而流产了,我们至少发现19个死胎,但很难计算数量,它们很小,而且已经开始腐烂了。」

当兽医宣布那些驴子太虚弱而无法救治之后,隔天它们就接受安乐死了。由于调查人员在农场的附属建筑内发现瓦斯炉及巨大的罐子,所以目前这宗动物虐待案已经变成一项野生动物偷渡调查。迈尔原本猜测这些设备的作用是烹煮驴肉,但后来发现是加工鲍鱼。鲍鱼是一种海洋贝类,每年有大量的鲍鱼从南非走私到中国。

「我们之前没想到布隆泉有鲍鱼盗猎。」她说。 「那种事通常发生在海岸地区。」

但由于黑市的利润很高,使非法供应链成为跨国贸易,并涉及各种产品。中国对于驴皮的需求急遽升高,野生动物走私犯已经开始参与这项贸易。

中国阿胶制造商集中于最东边的省份山东,每年消耗超过四百万张驴皮,根据2,500年前的配方萃取出驴皮胶。阿胶在传统上被视为一种补血剂,可治疗贫血等疾病,并在1990年代重新包装为一种消费品,提高售价与销售量。如今以阿胶制作的产品包括面霜、利口酒、甜点。

同时,中国的驴子数量从1100万锐减至600万以下。因为驴子数量减少,阿胶制造商更为依赖国外进口的驴皮。

大量进口驴皮来自开发中国家,当地的驴子自古以来就很便宜,如今驴子已经成为令人觊觎的农产品。在2012年到2016年之间,尼日一头驴子的均价从34美元攀升到145美元。自2017年2月起,肯亚的驴子价格已经升高超过两倍了。

有些农民将驴子作为驼畜,在某些地方也将驴子作为食物来源,但驴子价格骤增,使他们无力购买驴子。同时,大量驴皮出售(例如去年尼日在仅仅九个月内就售出8万张驴皮)也令人担忧驴子会在当地灭绝。

为了预防驴子灭绝,自2016年起,非洲有六个国家政府已经禁止驴皮出口,另外六个国家政府也已经关闭驴子屠宰场。但这些措施大多无法遏止驴皮流通,反而使大量交易转为地下化。

「反对驴皮交易的这些国家仍然面临大量非法或未管制的驴皮出口贸易。」驴子庇护所(Donkey Sanctuary)的亚历克斯.梅尔斯(Alex Mayers)说。驴子庇护所是总部位于英国的动物福利组织,今年稍早曾报导驴皮交易的问题。 「驴皮的来源千奇百怪。」

野生动物走私犯的新目标

虽然驴皮会输送到不同市场,但驴皮运输的筹画调配与其他走私货品很相似,由野生动物走私犯与其他惯于规避法律的团体负责处理并运送至亚洲。

「我们一直密切观察野生动物犯罪的部分。」梅尔斯说。 「谣言非常多,但我们很难证实其中的关联。」

像在布隆泉搜检的案例有助于找出各部分的关联。干鲍鱼是一种象征地位的食物,在中国每磅售价可达90美元以上,形成一种每年价值数百万美金的南非犯罪经济核心,而且与洗钱、毒品交易都有关联。

警方在布隆泉那座农场没收了不到两打的干鲍鱼,这只是冰山一小角,因为南非非法出口的鲍鱼每年​​超过2,000吨,大约等于50万个鲍鱼。这项发现支持「驴皮已经转入黑市」的猜测。

2017年5月警方在约翰尼斯堡城外的一座农场发现超过800张驴皮,进一步佐证这项猜测。他们发现在一捆捆的驴皮之中,还存放了七张虎皮,而虎皮在中国是地位象征。 「这些毛皮都还血淋淋的,似乎是几天前处理的。」防止虐待动物协会督察员葛蕾丝.德.兰格(Grace de Lange)说。虽然南非圈养了数百头老虎,却没有原生老虎,而老虎身体部位的交易在南非的管制非常薄弱。

目前南非每年可合法出口7,300张以下的驴皮。肉品安全规范规定,驴子必须在已认证的马匹屠宰场宰杀,但目前只有一间这样的屠宰场在营业中,每天依规定可处理20头驴子。 (政府当局最近关闭其他两间屠宰场,因为它们并未遵守规范。)

但今年约翰尼斯堡警方调查发现,光是一间称为「Anatic Trading」的出口公司就在八个月内(2016年7月到2017年5月)出口超过1万5,000张驴皮,超过全国每年合法的出口上限:5000张驴皮。

南非警察署牲畜盗窃小组警监奥奇.福瑞(Ockie Fourie)说:「除了动物虐待问题,我们也担心这些驴皮可能用于藏匿其他货品。」

其他国家已经有这项问题的纪录:玻利维亚及哥伦比亚的警方最近逮捕了利用驴皮偷渡古柯碱的偷渡犯,而且一般认为塔利班组织也曾在阿富汗使用驴皮隐藏地雷。

阿胶产业带来丰厚利润,加上利用驴皮掩盖非法货品运输,都吸引了非洲的野生动物走私犯,尤其是目前多国政府缩减合法的驴子交易,使这种吸引力更大。
透过WhatsApp通讯软体访问一位在肯亚的匿名出口商时,他说中国买家以每张驴皮48美元的价格购买,这等于以大约13万美元购买一箱满载驴皮的40英尺长( 12.19公尺)标准型货柜,不含运费。

「2015年引介我进入驴皮贸易的中国合作伙伴告诉我,驴皮非常畅销。」那位出口商说。他是住在中国六年的刚果人。 「驴皮生意非常好。」

驴子庇护所已经发现,有几间位于奈及利亚、查德、卡麦隆的公司宣传驴皮与濒临绝种的穿山甲,而濒临绝种野生动植物国际贸易公约已经禁止穿山甲的国际交易。

「你需要社交与贸易网络才能运送非法产品。」开普敦大学安全治理与犯罪学研究所的研究人员安妮特.修伯舒勒(Annette Hübschle)说。 「走私犯必须与供应链牵涉的人或隐瞒产品非法状态的人建立互信关系。」

修伯舒勒补充:「由于我们依赖犯罪报告与有限的逮捕资料,我们很难获得野生动物交易之间真正的集中程度。与合法市场的流通交会处往往也一样重要。」她的意思是走私犯常常利用纸上公司与其他合法渠道运输非法产品。

非洲几间驴皮公司已被发现与驴子盗窃及非法屠宰有关联。最近有人告发一间总部设在辛巴威的公司,理由是该公司在波札那购买数千张驴皮,并经由莫三比克运送至中国。最近一项调查显示,肯亚屠宰场利用层出不穷的跨国走私,从邻近几个国家获得驴子。

走私犯会注意这些报告,这代表阿胶产业内有尚未开发的获利机会。一位南非的中国黑帮前成员说:「我认识的一位鲍鱼买家去年也开始购买驴皮。」南非的中国黑帮是控制非法鲍鱼交易的地下组织。 「他参与过各种非法交易──从卖淫到贩卖豹皮与狮掌。但驴皮基本上是合法的,驴皮交易真的是很容易赚钱的产业。」

本报导接受南非金山大学新闻学院管理的中非报导计划资助。奇蒙.德.格里夫(Kimon de Greef)是一位南非开普敦的自由记者。他经常报导非法交易,目前正在撰写一本关于南非鲍鱼盗猎的书。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