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已灭绝的生物有可能重返世间吗?让竹节虫告诉你

   雌性豪勋爵岛竹节虫的成虫,大概和一个大人的手掌大小差不多。 PHOTOGRAPH BY ROHAN CLEAVE

雌性豪勋爵岛竹节虫的成虫,大概和一个大人的手掌大小差不多。 PHOTOGRAPH BY ROHAN CLEAVE

一对豪勋爵岛竹节虫停在树叶上。 PHOTOGRAPH BY ROHAN CLEAVE

一对豪勋爵岛竹节虫停在树叶上。 PHOTOGRAPH BY ROHAN CLEAVE

一只雌性的豪勋爵岛竹节成虫停在豪勋爵岛特有的白千层属树种Melaleuca howeana上。 PHOTOGRAPH BY ROHAN CLEAVE

一只雌性的豪勋爵岛竹节成虫停在豪勋爵岛特有的白千层属树种Melaleuca howeana上。 PHOTOGRAPH BY ROHAN CLEAVE


视频:这群虫子的防御机制竟是……集体摇屁股?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Sarah Gibbens 编译:陈军名):研究人员原先认为,当年豪勋爵岛发生船难事件后,船上的家鼠入侵该岛的生态系,将岛上一种巨型竹节虫消灭殆尽。

过去一种栖息在澳洲小岛上的大型竹虫「复活」了!

豪勋爵岛竹节虫有时也被昵称为「树龙虾」,它实在是一种让人很难不注意到昆虫,成虫体色黑褐,体长约15公分,这种结实的昆虫有着坚硬的腹部和六条长腿。

近几十年来它似乎已经灭绝了,但新的DNA研究显示或许并非如此。想知道该昆虫「死而复生」的来龙去脉,得从100年前的某座小岛开始说起。

豪勋爵岛林木蓊郁,这座蕞尔小岛位于澳洲的东海岸。 1918年,岛上发生一起船难事故,后来豪勋爵岛竹节虫族群就急遽减少。

船难发生时,船上除了船员,还包括一群入侵者:家鼠。由于岛上没有更大的哺乳动物捕猎家鼠,使得家鼠族群爆炸成长。 1983年,豪勋爵岛竹节虫宣告灭绝,还有12种昆虫和5种鸟类也面临同样命运。

不过,在1960年有一群攀岩者登上了附近的火山岩小岛「柏尔的金字塔」(Ball’s Pyramid )。他们在岛上发现疑似早已灭绝的竹节虫部分尸体。但是一直到了2001年,研究人员才回到柏尔的金字塔研究,然后在海拔65公尺的一棵白千层树上,抓到了几只似乎是豪勋爵岛竹节虫的活体。

隔年,研究人员将几只竹节虫从岛上带回,并在墨尔本动物园里展开繁殖复育计划。

然而近十年来,这种竹节虫的身分仍然有争议。从肉眼看来,圈养的竹节虫与豪勋爵岛竹节虫的外型看起来不太一样,圈养竹节虫具有深褐色的身体,而且后腿比存放在博物馆里的豪勋爵岛节竹虫标本更细。

直到科学家把博物馆标本和圈养竹节虫的基因体定序比对完成后,才发现双方基因的遗传差异还不到1%,因此正式分类为同一物种。这些发现最近发表在《当代生物学》(Current Biology)期刊上。

问题仍然存在

这两型竹节虫间微妙的身体差异仍然是个谜。研究人员认为这可能与环境条件的差异或昆虫的年龄有关。

该论文的研究人员指出,这不仅是一个物种的成功故事,也展现了进步的科技如何帮助科学家研究前几世代已灭绝或濒危的物种。

物种的组成究竟需要哪些要件,一直以来充满争论。澳洲维多利亚博物馆的一份报告,列出了26个不同的概念,用来定义物种与物种之间的区别。竹节虫论文的第一作者亚历山大.米赫耶夫(Alexander Mikheyev)表示,他们团队区别物种的观点,是基于两个生物是否能够交换遗传物质。

这个争议对于生态保育目的而言是很重要的,特别是对于豪勋爵岛。澳洲政府计画根除岛上的家鼠群,并重新引入豪勋爵岛竹节虫。

对于米赫耶夫来说,这些发现代表着更多物种存在的可能性。博物馆里数百年前的标本除了让我们理解演化上的转变外,他也希望能借着研究让其他濒临绝种的生物,找到更多的生存下来的可能性。

米赫耶夫说:「我们可以有第二次机会,这个研究给了我们新希望。」

虽然豪爵勋岛的巨型竹节虫可能没有灭绝,但它们仍然处于极危的状态。野外究竟还有多少豪爵勋岛竹节虫存在仍是未知数,因为柏尔的金字塔只有攀岩者才上得去。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