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凶猛的大山猫这次成了晚餐 凶手竟是这种萌萌小动物“鱼貂”

看起来很凶猛吧?不过体型只有它们一半大小的鱼貂可不这么认为。新的研究显示,这种黄鼠狼对于咬死加拿大大山猫当晚餐丝毫不畏惧──在缅因州,它们是真的把这种大猫当猎物

看起来很凶猛吧?不过体型只有它们一半大小的鱼貂可不这么认为。新的研究显示,这种黄鼠狼对于咬死加拿大大山猫当晚餐丝毫不畏惧──在缅因州,它们是真的把这种大猫当猎物。 PHOTOGRAPH BY TIM FITZHARRIS, MINDEN PICTURES/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别被它们萌萌的小脸骗了。鱼貂是工于心计的捕食动物,猎杀大山猫和其他动物时会直攻对方的脖子。 PHOTOGRAPH BY TIM FITZHARRIS, MIND

别被它们萌萌的小脸骗了。鱼貂是工于心计的捕食动物,猎杀大山猫和其他动物时会直攻对方的脖子。 PHOTOGRAPH BY TIM FITZHARRIS, MINDEN PICTURES/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JOSHUA RAPP LEARN 编译:钟慧元):大山猫和鱼貂这两种行迹飘忽的掠食者,在新英格兰的暴风雪中大战,而且至死方休。

在缅因州空荡荡的冬季森林里,这种个头娇小外表像黄鼠狼、名为鱼貂的动物在面对食物与生存之际,赌上了自己的生死。

新研究首度发现,这些并没有比大型家猫大上多少的投机掠食动物有能力,也真的可以扳倒体型能长到自己两倍大的加拿大大山猫(Canadian lynx,又名加拿大林㹭、加拿大猞猁)。

「就体型上来看,鱼貂对打算攻击的动物真的完全不设限。」史考特.麦克莱伦(Scott McLellan)说,他是与缅因州内陆渔业与野生动物部合作的助理地区野生动物生物学家,也是一篇最近发表在《野生物管理》期刊(Wildlife Management)上的研究的第一作者。

「我们知道鱼貂非常会利用机会,」他说:「它们根本就是一团狂暴的毛球。」

犯罪现场

研究人员从未亲眼目睹攻击事件,但麦克莱伦和研究的共同作者就像在玩「寻宝游戏」,从1999到2011年间为了追踪这些攻击事件,而在缅因州的大山猫身上挂上无线电项圈。当他们怀疑某只大山猫已经走到生命尽头时,就会去寻找项圈的位置。

就这点来说,将证据拼凑在一起的过程有点像是犯罪现场的法医人类学。他们会设法找出大猫的腿和身体各部位──尤其是脖子和头,因为这两个部位可以看到咬痕,是鱼貂咬死大山猫的证据,也可排除黄鼠狼只是刚好碰上一只刚死没多久的山猫的可能。

对研究人员来说,幸运的是这些攻击事件多是发生在冬天最冷的时候,一切证据都显露在雪地上。

研究人员发现,在真正攻击之前,他们常看到鱼貂的足迹跟大山猫的足迹连在一起,显示鱼貂在追踪大猫。

风雪中的魅影

根据足迹的状态判断,鱼貂通常都是在突发的暴风雪中攻击大山猫,这样的天气可能对这种凶狠的小掠食者有利。鱼貂常趁大山猫趴低等待暴风雪过去的时候,直攻大山猫的脖子。

「它们会直接锁喉。它们的咬力很强,也知道该攻击哪里。」麦克莱伦说,补充说鱼貂很快就能解决掉大山猫。 「当然它们还是会扭打一番,但也不会拖很久。在大山猫想逃离的现场会发现断掉的树枝、一簇簇的毛皮,还有爪痕。」

对恐怖的鱼貂而言,大山猫死掉以后乐趣才开始。它们会肢解新鲜的大山猫尸体,把尸块藏在不一样的地方,可能是因为没办法把9-14公斤重的尸体一次吃掉。

「它可能会把一条腿拖到树上,也可能会把一条腿拖进树丛,或埋在哪里的雪下面。」麦克莱伦说,并补充说它们有时候也会把头咬下来。
猫的复仇

不过也有证据显示,并非所有大山猫都乖乖地束手就擒。麦克莱伦说。 「在某些案例中,我们发现死掉的大山猫嘴里卡着鱼貂的毛,所以显然大山猫也会努力捍卫自己。」他说。但他并不确定在这类殊死战中,大山猫是否曾击败鱼貂,或什至有时反过来把鱼貂当成猎物。

在另一方面,大山猫的近亲截尾猫(bobcat),在面对好斗的鱼貂时却能扭转局势,这是葛瑞塔.温格特(Greta Wengert)的研究所发现的。她是致力于保护与研究野生动物与其生态系的非营利机构「整体生态研究中心」(Integral Ecology Research Center)的共同创办人。

「这点很快就显而易见,那就是截尾猫是猎食的那一方,至少对雌鱼貂而言是这样。」她说。接着又补充道,因为美国鱼类及野生动物管理局正在研究把鱼貂的西部亚种列入濒危或受威胁物种的可能性,所以她和其他研究人员也花了很多功夫研究这个亚种。

根据她的说法,西部亚种的鱼貂通常比东部的种类娇小一些,这可能就会对猫科动物的优势造成决定性的影响。截尾猫也比大山猫小一点。

但同样的,体型大小是会骗人的。

「研究截尾猫和猫科动物的学者并不会非常意外,因为[截尾猫]本来就比较有攻击性──照体重比例来看的话,是[比大山猫]更凶猛的。」温格特说。

天壤之别

麦克莱伦说,他的团队在为期约12年、范围涵盖缅因州四个乡镇区的研究中,发现了数十个鱼貂猎捕大山猫的案例,他怀疑这种案例其实还要再多一些。不过虽然这些大猫的生命结束的很凄惨,但这样的互动对大山猫的族群数却似乎并没有造成任何负面影响,它们的族群数在这段研究期间实际上是成长的。

这项新发现的互动也提到了一项事实,也就是不同的动物有不同的生态区位,而麦克莱伦想再深入了解这些互动。 「如果能照我的意思,我们会多装一些项圈在鱼貂和大山猫身上。」

他不确定除了大山猫以外,鱼貂是否还会攻击这片地区其他难缠的猎食动物,但他认为鱼貂也有可能咬得死郊狼之类的生物。

「如果鱼貂能咬住某只动物的脖子,它们一定会拼了老命咬得紧紧的。」他说。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