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在地球最深的海沟里海洋生物正在吃塑料

这只状似虾子的微小深海端足类动物,把微小的塑料碎片和微纤维吃下肚。 PHOTOGRAPH BY DAVID SHALE, MINDEN PICTURES

这只状似虾子的微小深海端足类动物,把微小的塑料碎片和微纤维吃下肚。 PHOTOGRAPH BY DAVID SHALE, MINDEN PICTURES

在澳洲的爱迪斯堡,一只海绵蟹(sponge crab)在壳上覆盖着一层透明的塑料片。 以往海绵蟹会把海绵铺在壳上,以躲避掠食者。 但塑料这种人造覆盖物的保护性不

在澳洲的爱迪斯堡,一只海绵蟹(sponge crab)在壳上覆盖着一层透明的塑料片。 以往海绵蟹会把海绵铺在壳上,以躲避掠食者。 但塑料这种人造覆盖物的保护性不够。 PHOTOGRAPH BY FRED BAVENDAM, MINDEN PICTURES/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在也门附近的亚丁湾,一条鲸鲨在塑料袋旁游泳。 虽然鲸鲨是海洋中最大的鱼类,但仍然受到吞食塑料碎片的威胁。 PHOTOGRAPH BY THOMAS P. PES

在也门附近的亚丁湾,一条鲸鲨在塑料袋旁游泳。 虽然鲸鲨是海洋中最大的鱼类,但仍然受到吞食塑料碎片的威胁。 PHOTOGRAPH BY THOMAS P. PESCHAK,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SARAH GIBBENS AND LAURA PARKER 编译:蔡雅铃):科学家在六个最深的海底裂隙中,发现类似虾子的微小生物咀嚼塑料碎片。

塑料垃圾如今几乎无处不在,连海底裂隙都不例外。 一篇最新发表的研究更首度发现,住在这些最深远环境里的生物正在食用塑料,而且分量惊人。

英国的研究团队从六个世界最深的海沟里,捕捉到在海底食腐维生的端足类(这是一类小型甲壳动物),并带回实验室研究。 结果发现超过80%的端足类都在称为后肠(hindgut)的消化系统中有塑料纤维和塑料微粒,而且海沟愈深,发现的纤维愈多。 在西太平洋深度可达11.2公里的马里亚纳海沟(Mariana Trench)里,科学家发现取得的样本100%都有纤维,也就是每一只采集到端足类动物里都有。 与先前的研究相比,在接近海面处的海洋生物,摄取塑料颗粒的比例明显小了很多。

这份发表在《皇家学会开放科学》期刊的新研究,为早先2014年的研究增添更多细节,当时只在海底沉积物里发现塑料碎片。 新研究更充分地描绘海沟的状况,而海沟是海洋残骸的最终汇聚地。 这可不是好消息。

一旦塑料微粒沉到深海后,就无处可去了。

「如果我们可以弹弹手指神奇地跳过10年、20年、50年的时间,同时还停止制造塑料的话,那么河川里的塑料会发生什么事? 它们会被冲刷出去,」本研究的第一作者新堡大学海洋生物学家艾伦. 贾米森(Alan Jamieson)说:「海岸沿线的塑料会变少而分散掉。 到了外海,紫外线和海浪会作用在塑料上,于是海面会回复干净。 然而深海既无冲刷也无分散作用,塑料只会愈积愈多。 」

他还补充说:「这并不只是单一发现。 太平洋覆盖了地表的一半,我们的研究地点分布尔日本、秘鲁和智利外海,彼此相隔数千公里。 现在我们可以很有自信地说,塑料无处不在,所以别再浪费时间确认这一点了,而是把所有心力专注在这些塑料到底会产生什么影响。 」

肚里满满塑料微粒

这个研究团队取样的地点包括五个散布在西太平洋的海沟以及一个在南美洲西岸外的深海沟。 研究人员布置了带饵的陷阱,饵还被仔细包裹以避免生物体内遭受不当的塑料污染。

采集到生物后,他们只研究消化系统最深处的后肠部分,以确保这些端足类被捕捉后才吃下的塑料不会影响研究结果。

研究人员后肠里发现了各色各样的塑料。

在他们所发现的塑料中,有66%是蓝色纤维。 黑、红及紫色碎片也有出现,夹杂着蓝色及粉红色的碎片。

没有一个海沟找不到纤维,而且超过80%的端足类动物里面都有这些东西。 检测后得知这些纤维和纺织品使用的一样,而这份研究也暗示这些纤维是从洗衣机流出后进入海洋。

在2014的研究中发现了深海海底有微塑料的普利茅斯大学海洋科学家李察. 汤普森(Richard Thompson)说,这份新研究是「拼图上缺少的那一片。 」

「接下来就要问:它会不会造成损害,」他提问:「这是一种风险评估。 塑料数量愈多,大量生物和它互相影响的可能性就愈大。 关于深海的研究太少了,我们才刚刚开始了解它。 」

这对食物网有什么影响?

贾米森说当他揭开海底的海洋生物正以塑料为食的真相时,他获得的反应可以分为两种。 第一种是因地球无处不受塑料侵害而恐惧,另一种则教他目瞪口呆。

「信不信由你,那些人说:『这样很棒啊,这表示陆地的污染现在移到海底了,这是好结果,不是吗? 』」贾米森说:「有人会有这样的想法还真是疯狂。 」

「人类对深度的想法很奇怪,」贾米森说:「当你说水下11公里时,这对人来说很难想象。 但是转个90度,11公里就只是曼哈顿的一半长而已,一个马拉松选手20分钟就可以跑完。 这个世界从很多方面来看其实很小;把东西丢到海里,你会以为沉到很深很远的地方,但其实并没有那么远。 」

贾米森说应该采取另一个不同的观点来看海洋,就是把它看成「覆盖大部分地球表面的连续水体,里面有满满数百万只彼此互相影响的动物。 」

俄勒冈州立大学毒物学家苏珊. 布蓝德(Susanne Brander)研究微塑料对仔鱼的影响,她说端足类动物逐渐成为把塑料微粒送入食物网的媒介。

「他们发现的那些体内有纤维的端足类动物是较大鱼类的食物,而这些较大的鱼又是更大掠食者的食物,」她说:「这些在食物链底层的浮游动物之所以会吃微纤维,是因为微纤维和它们食用的浮游植物大小接近。 这些微纤维就由此进到食物网中。 我们正在寻找肠子内衬有微纤维的大型生物。 之前曾经发现一只搁浅的须鲸,剖开后在它肠子内衬就有这种小颗粒。 这让我们以更宏观的眼光,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

海洋里的塑料碎片多达51兆个,其中90%是微塑料。 科学家以前把这样的海洋比喻成某种「汤」。

日本的研究人员在去年12月曾提醒过《国家地理》,对这些遥远地点的了解已迫在眉睫。 要在实验室重现深海的高压环境很困难,因此塑料对深海生物的完整影响仍然未知或未定。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