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喝咖啡影响热带雨林鸟类的数量

红腿锥嘴雀(scarlet-thighed dacnis)是在哥斯达黎加发现的鸟类之一,牠们可能受到了热带雨林转变为咖啡种植园的影响。 新的研究发现,虽然咖啡种

红腿锥嘴雀(scarlet-thighed dacnis)是在哥斯达黎加发现的鸟类之一,牠们可能受到了热带雨林转变为咖啡种植园的影响。 新的研究发现,虽然咖啡种植园的树荫对某些鸟类有帮助,但它们并不足以停止其它种鸟类的减少。 PHOTOGRAPH BY ÇAĞAN ŞEKERCIOĞLU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CARAH WERTHEIMER 编译:潘可华):一项在哥斯达黎加对超过5万7千只鸟类进行的罕见研究,为咖啡种植如何影响热带鸟类的生物多样性提供了新的见解。

美国人每天总共喝下4亿杯咖啡,但多数的咖啡爱好者似乎都不晓得:他们珍爱的咖啡是如何在世上一些生物多样性热点影响雨林鸟类的数量。

幸运地,犹他大学(University of Utah)生物学家──强恩. 瑟肯乔格(Çağan Şekercioğlu)和他的研究团队正在研究这个主题。

在这项为期12年、划时代的研究中,他们追踪了在哥斯达黎加19个地点、2655个物种、5万7255只个别标记的鸟儿。 为「雨林鸟类是如何在改变中的农村里、一个拼凑的栖息地中存活」这个问题,带来了一丝曙光。 雨林鸟类是生态系统健康程度的重要指针。 研究团队将主要开放式咖啡种植园(只有少许树荫)里的鸟类数量与剩余森林区的鸟类数量做比较。 这份研究由国家地理学会提供部份赞助并于周一发表于《美国国家科学院学报》(PNAS)。 研究表明,就算咖啡种植园里的林木覆盖率只是些许增加──确切来说,增加了7%到13%,就可以对鸟类产生很大的帮助。

热带农业是物种丧失的重要推力。 研究人员发现,在提供了一些树荫的咖啡种植园里──不要跟生长在成熟树木下、被完全遮荫的「遮荫种植」(shade grown)咖啡混淆了──物种数量减少的情况仍在进行,且咖啡园无法取代大片受保护的森林。 在咖啡种植园和各种大小、类型的森林中,研究人员发现个体数量减少的鸟模拟个体数量增加或持平的鸟类多了61%。 唯一例外的是面积达4188平方公里的拉阿米斯塔德国家公园(La Amistad International Park)──一个面积接近美国罗得岛州(Rhode Island)、横跨哥斯达黎加(Costa Rica) 和 巴拿马(Panama)的跨界保护区。

为什么这很重要呢?

「鸟类多样性是生态系统健全程度的良好指针。 这就是为什么我认为人们应该关注像这样的研究,」罗伯特. 莱斯(Robert Rice)说道。 莱斯是史密森尼候鸟中心(Smithsonian Migratory Bird Center) 致力于保护研究和公共教育的地理学家,他并没有参与这项研究。

「每个喝咖啡的人都应该注意。 你喝下的每一口咖啡都会在地球上留下足迹,但那样的足迹对鸟儿是好还是不好? 这是一个开放性的问题,而这项研究能让答案更清楚,」保罗. 罗宾斯( Paul Robbins) 说。 罗宾斯是威斯康辛大学麦迪逊分校(University of Wisconsin-Madison) 尼尔森环境研究所(Nelson Institute for Environmental Studies) 的院长。

长期且大规模

「这项研究如此强大的原因之一,是它是一项长时间的调查,很少人这么做。 他们在1999年到2010年之间网罗了6万只鸟儿。 像那样长期、大规模的追踪极为罕见。 我之前参与过的研究总是一次性的──你去那里,然后计算X年或Y年的鸟类数量。 你无法知道历年的变化,你只能采集得到一部份的鸟类和物种样本。 」罗宾斯说。

瑟肯乔格招募当地的农民担任「公民科学家」,年复一年,他们辛苦地帮助研究团队、徒手为上千只鸟儿系上标记。 除了国家地理学会以外,他们还依赖摩尔家族基金会(Moore Family Foundation)、野生动物保护协会(Wildlife Conservation Society)、温斯洛基金会(Winslow Foundation)的资金赞助。

「这些人,他们真的充满了热情。 这是一项非常、非常全面的研究,地点囊括了许多不同的地形。 是的,他们探索咖啡种植园,但他们也探索河岸走廊、再生森林、原始森林,而那样的比较与分析也是极为罕见的,」罗宾斯说。

「短期研究只着重于物种丰富程度,」瑟肯乔格说,「很可能描绘出比实际生态情况更美好的画面。 」

「只观察一个栖地里有多少物种绝对是不足够的。 在一般人眼里,拥有很多物种是件好事——那的确是件好事──但光是这样绝对是不够的。 关键是那里存在了什么类型的物种,」他说。 重要的是,要特别留意濒临绝种的物种、只在地球上某些地区能找到的物种、以及「专性物种」──也就是只吃特定食物或住在特定栖息地的鸟类。 虽然树荫不是很多的种植园肯定也大幅提升了鸟类的生物多样性,这项研究发现,这类地点对于只居住在森林的鸟模拟较没有帮助──这些鸟类随着咖啡生产的扩张而逐渐失去牠们珍贵的栖地。

消费者的重要性

「为什么我们需要在乎生物多样性以及人类正在驱使这些物种灭绝的事实呢? 人类是造成地球第六次大灭绝的原因。 我们有道德上的义务不要在根本上毁了这个星球,」瑟肯乔格说。 「如果你喝咖啡──世界上许多热带生物多样性热点地区的重要作物,那你选择取得咖啡的地方可以造成正面或负面的影响。 」对于想要尽量减轻「与鸟类抢地盘」状况的咖啡爱好者来说,瑟肯乔格的建议是:购买来自衣索匹亚或肯亚的咖啡。 咖啡是东非本土的下层植被,通常人们仍遵循传统地将它栽种在6公尺高的原生树木下。 另外,墨西哥咖啡也有很大一部份的咖啡豆是采「遮荫种植」的,他说。 然而,在实践的层面上,单一来源的咖啡可能非常昂贵。 对于在乎鸟类多样性的人来说,史密森尼候鸟中心的「鸟类友善咖啡计划」(Bird Friendly Coffee Program,由莱斯在1990年代后期共同创办)是这方面最好的认证计划,瑟肯乔格说。

其它像是雨林联盟(The Rainforest Alliance)的机构也有提供它们自己的认证。 这些机构通常在专注于生态影响的同时,也会照顾到其它方面,比如劳工福利。

「我们需要知道这类型的农业景观是如何减低或促进生物多样性。 我们需要更多像这样子的研究。 不只是对咖啡,我们也需要对可可做这方面的研究,我们需要对全世界所有种类的作物进行这项研究。 」罗宾斯说。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环球趣视频”
上一篇 下一篇 TAG: 咖啡 鸟类 热带雨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