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从对抗气候变迁角度来看一只鲸鱼价值多少?

这只年轻座头鲸的一生的价值是数百万美元。 因为牠能够不断地捕捉碳,并在死后将这些碳深沉海底。 PHOTOGRAPH BY GREG LECOEUR, NAT G

这只年轻座头鲸的一生的价值是数百万美元。 因为牠能够不断地捕捉碳,并在死后将这些碳深沉海底。 PHOTOGRAPH BY GREG LECOEUR,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数只座头鲸盘旋在一团磷虾周遭,爆出一串气泡将猎物围困起来。 PHOTOGRAPH BY PAUL NICKLEN, NAT GEO IMAGE COLLECTI

数只座头鲸盘旋在一团磷虾周遭,爆出一串气泡将猎物围困起来。 PHOTOGRAPH BY PAUL NICKLEN,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MADELEINE STONE 编译:曾柏谚):经济学家表示,大鲸鱼的提供的好处──包括碳捕集(capturing carbon)──可说成了保护它们的强力理由。

世界上最大的鲸鱼不只是演化上的奇迹。 根据经济学家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合作的分析指出,藉由把碳封存在海里,鲸鱼能协助人类对抗气候变迁──而这项对生态系的服务或许让每只鲸鱼可值数百万美元。

保护像鲸鱼这样大型、富有魅力的动物,通常被视为有点像个人或政府以自然的名义所做的慈善事业。 国际货币基金的能力发展研究所助理所长雷夫. 查米(Ralph Chami)所领导的经济学家团队,希望能将鲸鱼带给我们的好处量化为经济数字,藉此改变人们对它们的看法。 他们的最新分析刊载在最近一期的商业杂志《金融与发展》季刊(Finance & Development)上,同时也是人们对于这种作法的首次尝试。

虽然这项分析尚未刊登在同侪审查的期刊上,也缺乏鲸鱼究竟「捕获了多少碳」的重要科学知识,不过对经济学家来说,目前的研究明白指出如果我们保护了大鲸鱼,它将带给地球极为丰厚的报酬。

查米希望这项发现,可以「开启与那些不相信要为动物本身利益保护它们的决策者的对话。 」

「我们必须同意鲸鱼属于国际公共财。 」他说。

天然的碳汇

包含以滤食维生的须鲸以及抹香鲸在内,大鲸鱼们可以透过某些方法来封存碳。 它们将碳存在富含脂肪与蛋白质的体内,每一只都像棵会游泳的树木一样,累积着数以公吨计的碳。 在鲸鱼死后尸沉深海,这些从大气中移除的碳也随之保留在海底数百至上千年,可谓名符其实的碳汇(carbon sink)。

根据2010年的一项研究,每年总计有2万7000公吨左右的碳,随着蓝鲸、座头鲸、小须鲸等八种须鲸的尸骨沉入深海。 而作者估计,如果大鲸鱼的族群数量回复到商业捕鲸前的规模,碳汇的数量还可以再增加14万5000公吨。

当鲸鱼活着的时候,它们在碳捕集上甚至可以做更多,这都得拜它们特大号的粪便所赐。 大鲸鱼在海中以浮游生物、磷虾等微小有机体为食,随后浮上海面呼吸、排出尿液以及粪便,而后者的活动会释放出巨大的一团富含氮、磷、铁等的营养物到水中。 这坨「粪便海啸」(poo-namis )会刺激浮游植物、藻类等生长,而它们则凭借着光合作用,抽走大气中的二氧化碳。

在浮游植物死后,其中的碳元素有一部分会在海水表面回收;但一定会有另一部分沉向深处,将更多所捕获的碳送往海底。 在2010年的另一份研究指出,在南极海的1万2000头抹香鲸,藉由铁质丰富的排泄物刺激了浮游生物的生长循环,每年共可从大气中捕获约18万吨的碳。

究竟鲸鱼粪便一共滋养了全球多少浮游植物不得而知,钻研这个现象多年的佛蒙特大学保育生物学家乔. 罗曼(Joe Roman)表示。 而这也是为什么如查米等经济学家采取的是「假设」的方法,来探讨若目前的大鲸鱼族群数量能够让全球的海洋浮游植物增加1%,那么可以捕捉到多少碳。 对此,他们也纳入了其他文献,来估计鲸鱼死亡时可以存下多少碳:平均每头尸体可封存30公吨的碳。

接着经济学家再用当前二氧化碳的市场价格换算,计算出这些海洋哺乳动物捕捉下来的碳有多少金融价值,然后再纳入鲸鱼带来的其他经济效益,好比说生态观光。

总体来说,查米与他的同事估计,这些温柔的巨兽,终其一生平均每头可以带来约200万美元的价值。 那么全球所有的大鲸鱼族群呢? 对人类而言可能是相当于1兆美元的资产。

绝非一劳永逸,但愿能提供新的思考方式

在今日,地球的海洋中大约有130万头大鲸鱼,但如果能让它们回复到商业捕鲸前的数量──约莫是400到500万头,经济学家估计大鲸鱼们每年可以捕捉15亿4000万公吨的二氧化碳,这可比巴西一整年的碳排放量还要更多。

然而,这不过是人类每年排入大气约362亿公吨二氧化碳的冰山一角。 而且即便我们积极付诸全球保育,要让大鲸鱼要回复到商业捕鲸前的数量,也需要好几十年的时间──考虑到我们对海洋所造成的崩坏,这一点都不夸张。

「我们不想过度销售这个概念,」全球资源讯息数据库-亚伦达分部(GRID-Arendal)的蓝碳计划(Blue Carbon Program)主持人史蒂芬. 卢兹(Steven Lutz)说:「并非我们拯救了鲸鱼,就拯救了气候。 」GRID-Arendal是挪威一个与联合国环境规画署合作的基金会。

对卢兹来说,比起呈现最确切的数字,这份新分析报告更重要的意义在于引入了一种思考框架,考虑了维持野生动物存活的价值。 他期望看到这些方法应用在如海草床等富含碳的海洋生态系上,以及例如鱼类等的等其他海洋生物群。

「就『海洋碳』而言,我们认为『鲸鱼碳』只是冰山一角。 」卢兹说

或许经济利益的方法也可以沿用在陆生动物上,以近期刊登在《自然-地球科学》期刊上的研究为例,刚果盆地的森林象约为它们的雨林家园封存了数十亿公吨的碳。

该研究的主要作者,同时也是法国气候与环境科学实验室的研究员法比欧. 贝尔扎吉(Fabio Berzaghi)表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分析点出了一项关于大型动物的「至关要点」,即它们对生态提供的服务「能够让所有人受益」。

「我想这对理解它们确实提供了有价值的服务而言,跨出了非常好的第一步。 」贝尔扎吉说。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环球趣视频”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