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科学家发现气候暖化让鸟类的体形变小

芝加哥麦考密克广场的窗杀鸟类,标本现搜藏在菲尔德自然史博物馆(Field Museum)。 图片来源:密西根大学新闻稿/Field Museum, Karen

芝加哥麦考密克广场的窗杀鸟类,标本现搜藏在菲尔德自然史博物馆(Field Museum)。 图片来源:密西根大学新闻稿/Field Museum, Karen Bean.

1978-2016年间,由密西根大学主导的大型研究计划测量了7万多件鸟类标本。 图片来源:密西根大学新闻稿/Roger Hart/University of M

1978-2016年间,由密西根大学主导的大型研究计划测量了7万多件鸟类标本。 图片来源:密西根大学新闻稿/Roger Hart/University of Michigan Photography.

菲尔德自然史博物馆鸟类学家戴维. 乌伊拉德(David Willard)测量鸟类标本的手写笔记。 图片来源:密西根大学新闻稿/Field Museum, Kat

菲尔德自然史博物馆鸟类学家戴维. 乌伊拉德(David Willard)测量鸟类标本的手写笔记。 图片来源:密西根大学新闻稿/Field Museum, Kate Golembiewski.

7万多件标本测量的工作,全由乌伊拉德一手包办。 图片来源:密西根大学新闻稿/Field Museum, John Weinstein.

7万多件标本测量的工作,全由乌伊拉德一手包办。 图片来源:密西根大学新闻稿/Field Museum, John Weinstein.

7万多件鸟类标本的一小部分。 图片来源:密西根大学新闻稿/Field Museum, Ben Marks

7万多件鸟类标本的一小部分。 图片来源:密西根大学新闻稿/Field Museum, Ben Marks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环境信息中心(撰文:BEN GUARINO 编译:姜唯 上稿编辑:许芷榕 审校:林大利):英国独立报(The Independent)报导,学者分析了在芝加哥窗杀(撞击建筑物玻璃窗而死亡)、制成标本收藏在菲尔德自然史博物馆(Field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 的候鸟发现,这些鸟类的体形似乎正在变小。

菲尔德自然史博物馆的鸟类学家戴维. 乌伊拉德(David Willard)自1978年测量芝加哥死亡鸟类的体形,40年来共测量7万716只。 从他的卡尺和刻度尺得到的数据显示,几十年来鸟类身体变化的趋势是双脚愈来愈短、愈来愈细,翅膀愈来愈长。 他将研究发表于《生态学通讯》(Ecology Letters)期刊。

体型变化反应气候暖化 科学家找出标本一个一个量

乌伊拉德和研究团队表示,这个鸟类体形改变的现象反映了气候变化。 作者之一、密西根大学(University of Michigan)鸟类演化生态学者班杰明。 温格(Benjamin Winger)说:「暂且不论鸟类生活的其他方面,温度上升似乎对许多不同物种有相当一致且普遍的影响。 」

这项研究始于乌伊拉德的朋友向他提到,常有鸟类撞上博物馆附近麦考密克广场(McCormick Place)的玻璃外墙──麦考密克广场是北美最大的会议中心。 乌伊拉德说,20年前麦考密克广场减少夜间照明后,鸟类死亡事故减少了大约3/4。 最近麦考密克广场还在其中一个地下停车场上方营造鸟类栖地。

乌伊拉德说,他开始搜集鸟类标本并保存于博物馆时,并没有想到气候变迁这件事。 他测量了鸟类的喙长、跗跖长、体重和自然翼长度等标准的鸟类形质测量项目,主要是想研究季节性趋势。

后来其他博物馆工作人员和志工团体「芝加哥鸟类撞击监测」(Chicago Bird Collision Monitors)也加入工作行列。 该团体还会照护撞窗户受伤的鸟类,只将死亡的鸟类捐赠给博物馆。

到2016年,乌伊拉德记录了超过7万只鸟类、52个物种的测量数据。 未参与研究的澳洲麦考瑞大学(Macquarie University)生态学家赛门. 葛瑞菲斯(Simon Griffith)说,一位科学家能单独对如此庞大的馆藏进行测量,着实令人惊叹。

「这能减少数据集中的噪声。 」与过去其他探讨气候变迁影响鸟类体形的研究相比,他的研究方法和地理位置标准化得更理想。

常见鸟种的变化:体重下降、跗跖长缩短、翼长增加

大部分的标本属于15种常见鸟类,包括沼泽带鹀和暗眼灯草鹀。 但也有少数不容易看到的鸟类,如一只北美黄秧鸡,是一种罕见的湿地鸟类。 乌伊拉德说,他发现伊利诺伊州第一笔布氏雀鹀的纪录,这种鸟主要分布于美国西部。

从1978年到2016年,这些鸟类的平均体重下降了2.6%,跗跖长缩短了2.4%。 同时翼长增加了1.3%。

乌伊拉德说:「肉眼是看不到这些变化的,」但是透过如此庞大、涵盖各种鸟类的样本,可看出这种趋势真实且普遍。 温格说,目前尚不清楚这些变化是否不利于鸟类。 他说:「我们还不知道这些变化的生物学意义。 」

研究:夏天气温升高是鸟类体形变小的最强预测指针

但葛瑞菲斯将这些数据与其他鸟类的大范围变化趋势进行了比较,如最近一项研究报告称,1970年以来,北美鸟类的数量减少了29%。

研究作者检视了降水、植被和其他可能影响鸟类体形大小的因素,确定夏季气温升高是鸟类体形变小的最强预测指针。 「温度回暖的几年间鸟类的体形变小,气温稍低的几年间体形又有所增加。 因此,我们认为温度是非常重要的因素。 」温格说。

体形较小的动物表面积与体积比的比值较高,热从身体散失的速度较快。 温格说,温度升高可能会形成不适合鸟类生存的逆境,导致体形变小而避免热散失太快。

繁殖季遇「热逆境」 高温使鸟类子代体型变小

葛瑞菲斯提出了另一种可能性:他在实验室和野外对斑胸草雀和家麻雀进行研究的结果显示,繁殖季节的高温会使鸟类子代的体形变小。 他说,当幼鸟面临热逆境时,就不会长得太大。

科学家说,翅膀变长是出乎意料的结果。 飞行是脊椎动物最耗能量的移动方式。 作者认为,翅膀的变化可以帮助鸟类补充能量。 温格说:「翅膀更长、更尖的鸟飞行时或许能更有效率地使用能量。 」

现已退休的乌伊拉德表示,他打算继续测量鸟类直到再也量不动。 博物馆的储藏室里此刻有1000只鸟类标本在等他测量。 他对记者表示:「采访结束后我要再量几只。 」

参考数据:

英国独立报导(2019年12月5日),Global warming causing birds to shrink, scientists say
Shared morphological consequences of global warming in North American migratory birds. 

DOI: https://doi.org/10.1111/ele.13434

本文转载自「环境信息中心」网站,内容由许多专家学者及民间环团,提供国内外环境教育与环保信息;主题涵盖全球变迁、温室气体控制、环保生活、环境污染防治、生态保育、能源节约与能源效率、绿建筑等各面向。 期许能替没有选票的山林、湿地、海洋、土地发声。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环球趣视频”
上一篇 下一篇 TAG: 鸟类 气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