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 mobile navigation

印度的早期人类在200万年来最大的超级火山中幸存下来吗?

研究人员报告在印度中部松河(Son River)河谷达巴(Dhaba)考古遗址发掘出了大量石器。 他们发现这些石器从大约8万年前开始持续存在于考古纪录中,显示当

研究人员报告在印度中部松河(Son River)河谷达巴(Dhaba)考古遗址发掘出了大量石器。 他们发现这些石器从大约8万年前开始持续存在于考古纪录中,显示当地人口成功在7万4000年前的多峇超级火山喷发中存活下来COURTESY OF CHRIS CLARKSON

印度中部中央邦(Madhya Pradesh)达巴遗址(Dhaba)的发掘现场。 PHOTOGRAPH BY CHRISTINA NUEDORF

印度中部中央邦(Madhya Pradesh)达巴遗址(Dhaba)的发掘现场。 PHOTOGRAPH BY CHRISTINA NUEDORF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LORRAINE BOISSONEAULT 编译:石颐珊):石器显示这个人群安然度过了200万年以来规模最大的火山爆发,但是有些学者并未被说服。

大约7万4000年前,印度尼西亚苏门答腊岛上的一座超级火山咆哮着苏醒过来。 该次喷发被称为多峇喷发(Toba eruption),是过去200万年间规模最大的火山爆发,火山灰散布范围达数千公里远,并且留下约100公里宽、之后成为湖泊的火山口。

部分科学家争论这次超级喷发造成了一段全球寒冷期,并让天空因火山灰与烟尘而暗无天日,且在南亚带来了长期的森林消退。 依据这篇科学家的报告,即便实际情形如此,火山喷发和后续影响却依然没有阻断印度中部早期人类的生机。

在中央邦(Madhya Pradesh)达巴(Dhaba)遗址发掘出的古代器具,是出现在8万至6万5000年前的沈积层中。 根据这篇《自然通讯》(Nature Communications)的新研究,同样类型的工具在喷发前后都持续有被使用,所以研究作者宣称,一群延续下来的人群必然从多峇火山的落尘中存活下来。

「现存的主流理论是说多峇火山的超级喷发制造出火山冬天(volcanic winter),然后造成冰河期并且重塑了生态系,(而且)也对大气与地景带来极大的影响。 」麦可. 佩特拉利亚(Michael Petraglia)说,他是马克斯. 普朗克科学人类史研究所(Max Planck Institute for the Science of Human History)的人类学家。 不过他的团队尚未在达巴遗址找到这般大规模影响地景的证据。

「这比人们想象的更加细微,」佩特拉利亚说:「这不代表生态没有发生变化,但是这些采集狩猎人群应该能够适应这些变化。 」

研究作者群相信这些来自印度的器物,可以对应至先前在非洲、澳洲与阿拉伯半岛所发掘,可追溯到大约28万5000年至5万年前于非洲中石器时代使用的相似工具。 根据这些工具的技术相似性,研究团队认为这座遗址提供了更多关于智人(Homo sapiens)比过去认知更早就从非洲外移的证据。

早期迁徙的线索

基因证据显示,现代人是一波于8万至5万年前离开非洲的智人后裔,虽然仍有其他人群留在非洲。 但在如今以色列却发现了可追溯到超过12万年前,看起来像是现代人的化石。 这类发现让研究人员着手找寻更多关于较小规模的人群何时离开非洲的线索。

在将近15年前,当佩特拉利亚前往印度找寻早期人类迁徙的线索时,他期待找到旧石器时代晚期的器物,也就是类似于欧洲智人在4万5000年前后使用的石器。 然而他的团队在达巴找到更加古老的石器,显示早期人模拟预期地更早就从非洲长途跋涉来到印度。

这个新研究提供了进一步证据,反对曾经流行的学说,即多峇喷发重创了人类人口并使全世界的人口暂停迁徙,珍. 威尔金斯(Jayne Wilkins)说,她是格里菲斯大学(Griffith University)澳洲人类演化研究中心(Australian Research Centre for Human Evolution)的人类学家, 并未参与研究。 2018年的另一篇研究也显示约在多峇喷发期间,南非有类似的器物持续使用情形,而这座位在印度的遗址与火山的距离比南非更近了4800公里左右──所以生存环境可能明显更加严苛。

「像达巴这样的新考古遗址产出的数据显示,7万4000年前的早期狩猎采集人群靠着复杂的技术、社会网络与其他高度发展的文化适应,拥有了面对重大气候事件的韧性。 」威尔金斯在电子邮件中写道。

「这是否为同一个人群是可以讨论的问题,但是根据现有的信息,这是合理的推测。 」

怀疑的碎片

然而,其他专家却对这篇研究的结论有更多批评。

「这篇论文并没有让我觉得振奋。 」史丹利. 安博思(Stanley Ambrose)说道,他是伊利诺大学的人类学家,自1980年代起就研究器物科技、地质学与人类演化。 安博思与帕特拉利亚曾在2010年一篇关于印度南部出土器物的研究合作过,该研究也显示了火山喷发后持续有人类居住,而且他于1998年曾写过一篇论文,讨论多峇喷发可能对智人的演化有影响。

「在我的实验室和靴子的折痕内,以及我的脑中都充满了多峇火山灰,」安博思说:「我对那个地方相当熟悉。 」

他指出作者群只找到六片微小的玻璃碎片符合多峇喷发的化学印记,然而8000公里以外的南非,却有远比此地多的火山碎片。 他说达巴找到的碎片,或甚至这些工具,都有可能是被松河或其他地质作用带来这座遗址的。

「这不能叫做考古遗址。 你可以说他是一座有着考古遗物的地质遗址。 」安博思说。 在达巴发现的这些工具是由早期现代人所制作的论点,也并未说服他,特别是没有人曾在这些工具附近找到过同时期的人类化石。

「必须要有仔细且谨慎的法医式调查,加上冗长单调的工作,才能显示这些证据真的指向这个结论。 」他表示。

佩特拉利亚响应火山灰碎片支持沈积层计算出的定年,并且另外提供了石器的年代与多峇事件重迭的证据,然而研究团队也承认,玻璃碎片可能是从邻近遗迹被带来的。 他补充说明这支印度人群不一定为现代人类贡献了基因;他们可能已经消亡殆尽,或被后来移民所取代。

「我们并没有要对现代人自6万年前以后数量增加的事实提出异议,」佩特拉利亚:「我们要论证的是,现代人只从非洲出走一次的概念是错误的。 」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环球趣视频”
上一篇 下一篇 TAG: 火山 人类